这个抛夫弃子的好女人,道出了婚姻最真实的痛苦

一个女人,有着深爱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拥有着让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差点选择自杀,后来抛夫弃子,独自生活。
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让她做出这样看似极端的选择?
在《时时刻刻》这部电影中,我们或许能找到答案。一本《达洛维夫人》串联了不同时代下三个女人的人生故事。
《时时刻刻》这部由史蒂芬·戴德利执导的剧情电影,由戴维·黑尔、迈克尔·坎宁安担任编剧,妮可·基德曼、朱丽安·摩尔、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
它也是一部女性题材的电影,原著和电影分别收获了普利策小说奖及奥斯卡奖等荣誉。
影片以一种时空交错的手法呈现了三个女人的一天:
1921年的某天,清晨醒来,伍尔芙开始她一天的生活,准备迎接从伦敦来探望她的姐姐;
1951年的某天,是劳拉·布朗丈夫的生日,她是一位家庭主妇,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并且正怀着几个月的身孕;
2001年的某天,克拉丽莎的前男友理查德获得了诗歌领域的最高荣誉奖,她因他患有艾滋病而一直照顾他十年,正准备为他取得的成就大肆庆祝。
这一天阳光灿烂,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天;而这一天,也是这三个女人一生的缩影!
她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家庭,然而有一点却是相同的,这才是真正将她们连在一起的东西——她们内心深处依然活着的梦想,以及她们所面对的庸俗生活。
从女性主义的视角,通过对生活在三个不同时代女性对于各自生活的抉择,引发我们对女性自主意识与生命终极意义的思考。
不同时代,三位女性各自的困境
生活在不同时代的她们有着看似美满的生活,实际上却面临着各自的困境。
生活在1921年的伍尔芙,一个才华横溢的女作家,正在创作着《达洛维夫人》,却有着精神抑郁症。
深爱她的丈夫为了给她治病,带她从伦敦来到平静的乡下生活,还为她专门开办出版社。
作为一个精神病人,伍尔芙无法获得自由,连出门散步这种小事都要经过丈夫的允许。游走于疯狂边缘的她甚至不受家里仆人待见。
丈夫的爱和生活的义务对于伍尔芙来说都是禁锢,她想努力挣脱,寻找内心的平静与自由。
生活着1951年的劳拉有着体贴的丈夫,乖巧的孩子,怀有身孕的她,不久将迎来第二个孩子。
日复一日重复的家庭生活令她窒息,她想努力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现状,但是除了相夫教子,还有什么是她“应该”做的呢?
放下正在阅读的《达洛维夫人》,劳拉强打精神,决定和孩子一起给丈夫做个生日蛋糕,这也不是她“想”做的事,而是“应该”做的事。
蛋糕没有做好,前来拜访的朋友那句“谁都会做蛋糕,你居然做不好”让劳拉更加沮丧,她想要安慰这个怀不上孩子的朋友,而对方只觉得她拥有一切。
朋友离开后,劳拉又做了一个蛋糕,这次做好了。她完成任务般如释重负,抓起几瓶药片,和那本《达洛维夫人》一起丢尽包里。
把年幼的孩子送到邻居家,在孩子不舍的哭声中发动汽车,去了一家旅店。面对无望的生活,劳拉想用死亡来对抗。
生活在2001年的克拉丽莎深爱前男友理查德,多年来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着他。
不同于伍尔芙与劳拉,克拉丽莎沉浸于平淡的生活之中,将理查德作为自己的心灵寄托。
实际上,这不过是她掩饰内心寂寞的假象,她痛恨平庸的生活,难以忘怀与理查德相恋时的美好回忆。
通过照顾理查德,克拉丽莎活在幻想中,试图通过依附他人来建立生活的秩序和意义感。
对于三位女性来说,庸常的生活是她们共同的牢笼,都在面临着现实生活与精神世界冲突的困境。
她们想要挣脱当下生活的束缚,却都在内心苦苦挣扎着。
尤其是伍尔芙和劳拉,她们受限于自己妻子和母亲的身份,甚至受限于丈夫和家人对她们的爱。
她们既渴望挣脱别人赋予的期待,又为这种渴望而感到羞愧。
其实,她们所呈现的困境,何尝不是我们当下很多女性同样面临的困境,游走于不同的社会角色和平庸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也会常常对自我价值产生困惑。到底怎样才能实现自我解放?
直面内心深度渴望,实现自我解放
伍尔芙的丈夫虽然深爱着她,却也在处处限制着她,他说,我们有义务去吃做的饭,你有义务保持清醒。
而伍尔芙则回答说,“只有我,我,才最清楚我想要什么,这是我的选择,作为一个人的选择。”
她时刻关注着自己的精神世界,一遍遍地质疑着生命的本原。她在精神世界无限自我放逐,以一种完全不被人理解的方式存在于世间。
正如她说过的那句话,“逃避生活,并不能换回内心的平静。”
她从未逃避过现实和生活,然而她有着一颗不能和当时社会相融合的灵魂,她在不断地以自己的方式固执地抗拒现实,在生命的每时每刻勇敢地面对着自己的天性,也面对着抵触现实而必然遭致的良心上的谴责。
最后,她选择了以自杀的方式来获得了心灵上的解脱。
劳拉在生下孩子之后,无法再持续这样相夫教子的生活,她选择了直面内心,为自己而活。
她抛弃了丈夫和两个孩子,去加拿大当一名图书馆管理员。
影片末尾,克拉丽莎与理查德的母亲相见——她正是当年抛夫弃子的劳拉。
对于当年的行为,劳拉并未后悔,她说:“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如果我说后悔,那么我会轻松一些。但是后悔有什么意义呢?当你已别无选择。”
克拉丽莎在理查德跳窗自杀的那一刻,其实是获得了真正的自我解放。
她终于选择了走入当下的生活中,离开了那个只有她和理查德的虚幻世界,拥抱眼前真实的爱人。
她们都通过不同方式,获得了自我生命的解放,突破了生活世俗为她们所设立的种种限制,有了选择的自由。
终究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认清内心的深度渴望,去找到自己想要去走的路。
就像伍尔芙在片尾的那句话:“要直面人生,懂得人生是什么;热爱人生,不管它是什么;最终要了解它,然后才能放弃。”
只有直面内心的深度渴望,才能突破世俗的种种束缚,实现自我生命的解放。
女性自主意识觉醒,才能活出真实的自我
三位女性或许都不缺乏来自另一半或孩子的爱,但爱并不能拯救她们抗争的灵魂,她们渴求着自由、独立、有意义并属于自己的人生。
她们彼此相互映照,述说她们对于生命真谛相似的理解,在她们身上体现了20世纪不同时期女性自主意识的觉醒精神,并通过相似行为的对比,来反映女性觉醒的时代历程。
在她们身上,仿佛看到了女性自主意识成长之路的漫长与不易,而这种成长和变化不会停止,会一直在我们的生活中逐渐地渗透、改变。
或许,我们也是新时代的达洛维夫人,有着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不足与阻碍。
当下女性经常面临着职场与生活角色的冲突,一方面想要在职场上实现自我价值,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做好一个妻子,一个母亲,这种平衡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有些女性不得不妥协于现实生活的束缚,选择成为一个全职主妇,内心却不甘于平庸。
而有些女性则选择放弃家庭生活,为自我事业奉献终身,比如一直以来很受关注的科学家颜宁。
尽管她们的选择不被很多人理解,她们依然活得我行我素,这其实是对女性自我意识的坚持。
当我们直面人生的时时刻刻,认清自我后,就会像伍尔芙说的一样:“一个人能成为自己,比什么都重要。”女性不该成为男性或社会道德秩序的附庸。
一旦女性自主意识觉醒,内心深处会迸发出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也是女人最原始的生命力。
当女人的内心有了力量,就不需要向别人去证明什么,只是做快乐的自己,自由绽放。
就像科学家颜宁说的:人生最大的公平是,我们每个人都“向死而生”。
“如果你选择去做全职妈妈,或者你选择去做文职人员,都没有问题。最重要的是,这是你经过思考,你独立的选择。你不是屈服于家庭的压力,不是屈服于社会的压力,要勇敢,要遵从你的内心,认真去想一想,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才是每个女性应该去深思的问题,不必被外界环境裹挟着前进,而是要明白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活出自我的节奏。
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不是为了过千篇一律的人生,而是在不断了解自己的过程中,接近自己想要的生活,拥有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只有自己的人生是由自己自由选择的,我们才能活出真实的自我。每一个活在当下、活得让自己满意、忠于自我的女人,才算不负此生。
如果疫情期间你不知如何调整心态,幸知在线倾情打造《心理疏导》系列课程,扫码零元听。13节课程,带你消除负面情绪。
扫描二维码
一键听课
潘幸知
携手 千位情感咨询师
百位婚姻律师
为你的婚姻和成长保驾护航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夫妻沟通|出轨|冷暴力修复
恋爱挽回|离婚适应|自我成长
预 约 付 费 咨 询请 联 系 微 信 号xingzhizaixian3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