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又火了!— 从“一元年薪”看家庭信托的巨大节税优势

2015年8月8日,京东集团董事长兼CEO刘强东在与“奶茶妹妹”章泽天结婚的前一天宣布“将自己未来十年的年薪降至一元”。网友忍不住调侃:“十年都买不起一杯奶茶。”
其实,“一元年薪”这种现象并不少见。鼎鼎大名的Apple精神领袖乔布斯、Googl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布林与佩奇、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等都是拿着一美元的年薪一路走过来的。 “一元年薪”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79年。当年,美国著名汽车公司克莱斯勒债台高筑,为表示拯救公司的决心,总裁李·艾科卡宣布,在公司扭亏为盈之前,自己的年薪为一美元。随后,艾科卡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终于在1980年公司扭亏为盈,1984年盈利达24亿美元。从此,“一元年薪”被写入商业教科书,成为带领企业走出困境、再创辉煌的代名词。
为什么这些高管都甘愿领一元年薪呢?首先,“一元年薪”的高管们往往就是本企业的重要股东甚至控股股东,股权本身就是一笔天量财富,拿不拿固定工资并不重要。其次,他们这样做还可以表明对企业未来业绩的看好,进而传递市场信心。还有,就是为了避税!例如刘强东早就为自己在“一元年薪”的背后设计好了一套周密的“致富经”。像他这样的大老板,致富主要靠上市公司原始股东的股票增值,而这部分资本利得实现的时候在中国要交巨额的税。这时就体现出家庭信托的巨大节税优势了。 节税优势与信托的本质密切相关。从信托的原理来看,客户作为委托人,将资产的法律所有权让渡给了受托人(Trustee,例如信托公司),而收益权也分配给了受益人(Beneficiary,例如家人)。信托资产不同其他自有资产,受托人只是资产的法律意义的持有人,但不是受益人。客户作为信托的委托人,在成立信托之后,这些资产理论上就和他没关系了,无论从法律所有权角度还是收益权角度。如果客户不是受益人,那这部分资产的任何增值及收益所产生的税负就不应该由他来承担。

正因为这样,很多赴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老板并不是以个人身份持有股份,在上市前他们用信托的形式来持有这个股份,与自己划清界限。个人把财富交给信托公司代为管理,原则上信托里的这部分财富就不是你自己的了,你最多所拥有的也只是这个信托所产生收益的分配权。刘强东的股票其实相当于信托公司持有的股票,所以刘强东本人交易股票产生的收益都会流回到信托公司,而不需要缴纳原先那么多的税金。
有这么巨大的优势,也难怪国内外的众多富豪家族对家庭信托青睐有加。例如,李嘉诚就把他的家庭信托视为他的“第三个儿子”。众所周知,李嘉诚有两个儿子,长子李泽钜是长江集团副主席及董事总经理,次子“小超人”李泽楷是电讯盈科主席。但李嘉诚说,在他心目中还有同等重要“第三个儿子”,即成立于1980年的“李嘉诚基金会”。 将家庭信托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的,莫过于拥有凯悦(Hyatt)酒店集团的普利兹克家族了。这个美国最富裕的豪门之一运用家庭信托简直到了“炉火纯青”、“无以复加”的地步。它的创始人A.N.积累财富时,为了避税,就用大量的家庭信托持有家族的资产。A.N.在1963年于巴哈马群岛的创建了1740个离岸信托,并由一位法国人担任受托人。通过这种方式,美国政府就不能对这些信托产生的收益及资本利得征税。在A.N.去世前,他已经通过上述方式将大部分家族财产转移到了众多离岸信托中。名义上,这位当时已经身家十几亿美元的富豪只留下了2.5万美元的遗产。家庭信托为他们整个家族节约了太多太多的税金。尽管美国税务部门宣称普利兹克家族至少应向政府缴纳5320万美元的税款,但是由于实在无法调查清楚这些结构复杂的信托名下的资产数额,最后只能眼睁睁地任由普利兹克家族只缴纳了950万美元的税款。
“天才设计师”普利兹克家族创始人A.N.那1740个离岸信托的“神来之笔”早已成为绝响。然而现今社会巧妙利用离岸信托来合理避税的例子比比皆是,每天都在上演。2014年10月底,中国龙光地产董事长纪海鹏的女儿——90后女孩纪凯婷以8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富豪榜,取代了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成为全球富豪榜上最年轻的富豪。纪凯婷通过设立了多层离岸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的股份,成为龙光地产第一大股东。由于她父亲纪海鹏是中国公民,若由他成立离岸公司,则必须向中国政府汇报,公司分红也要在中国交税。然而,家庭信托的委托人纪凯婷是圣基茨公民,居住在香港。信托的受托人为在根西岛注册成立的信托机构。信托内资产的增值部分,如果不提取,则免税。在接受信托的分红时,纪凯婷的公民属性也使她无需向中国政府交税。(圣基茨是位于加勒比海地区的英联邦岛国,至今未与中国建交,公民被充许拥用双重国籍,全球免税,无营业税、资本利得税、所得税、遗产税等)。家庭信托并不是只对富豪情有独钟,它也可以“飞入寻常百姓家”。加以巧妙地设计和运作,可以大大提升普通家庭财富积累的效果和速度。比如家庭信托的财富分配功能如果加以良好地运用,将一笔大的金额分割成数个小的金额,可以在个人所得税上获得好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不考虑过多的因素,只为了说明这样一个道理。如果一位男士赚取了一笔20万澳元的被动收入(Passive Income,如投资收益),按照澳洲现行税率,他要缴纳63,097澳元的个人所得税。但如果通过家庭信托的设计,将这一笔收入平均分给家庭内的4人(包括他的妻子、两个成年子女),每个人分得5万澳元。那每个人需要缴纳7,797澳元的个人所得税,4个人总共缴纳31,188澳元的税,比成立家庭信托之前省了一倍多的税。
再比如,夫妻二人均从事全职工作,投资40万澳元进入股市,假设年盈利2万澳元。这对夫妇将股票放入家庭信托里,他们及两个没有收入的成年子女都作为受益人,分享每年的股票增值收益。设计的方案是:这2万澳元的收益大部分都分配给两个孩子。那么,孩子们或许不需要缴纳个人税款(年收入18,200澳元以下的免税),并可以享受红利抵免(Franking Credits)。这就大大减少了整个家庭的税务负担。
上述例子值得注意的是,受益子女年满18岁为宜。因为根据澳洲税法,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投资性收入超过416澳元,需要按非常高的惩罚性税率征税。
除此之外,自住房也不宜放入家庭信托中。因为根据澳洲税法,自住房无需缴纳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 Tax)。而如果将该房产转移至家庭信托内,它就不再被视为自住房,那么自然也无法享有免税优惠了。而且,投资房产存在亏损时,也不适合放入家庭信托。因为通常情况下,负收入不可以分配给受益人,只能留待下一年抵消盈利(Positive Income)。将亏损的投资房产放入家庭信托,就无法享受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抵消个人收入的这种税务优惠了。
为了有效地运用信托来达到预期的效果,从建立、运行到结束,都需要专业的规划和指导,需要有经验的会计师或理财师来帮您把关。详情可以咨询金石财富。++++++++++++++++++++++++
Frederick Xu
助理财富经理
Frederick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会计学(加拿大注册会计师方向)学士,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理财规划(Financial Planning)硕士。曾就职于华为总部,拥有加拿大注册会计师(CPA Canada),美国注册管理会计师(CMA),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CIA)等资质。
澳洲金石财富旨为高净值客户和家庭提供全方位的财富管理(Family Office),让客户轻松实现全球资产配置。产品范围包括全球股票,外汇,债券,基金,大宗商品,保险,金融衍生品等。金石财富的代客管理是澳洲顶尖的投资管理方式,用透明的方式和灵活的交易平台让客户的资产最优化。量身定制的投资组合帮助客户分散市场风险,从而帮助客户家庭财富累积及传承。
Golden Rock PrivateWealth
Email: info@goldenrock.com.au
Phone: +61 2 82889100
Address: Level 25,66 Goulburn Street, Sydney NSW 2000
Website: www.grwealth.com.auDisclaimer
Opinions expressed are solely of the author’s, based on current market conditions, and are subject to change without notice. These opinions are not intended to predict or guarantee the future performance of any currencies or markets.This material is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 and should not be construed asresearch or as investment, legal or tax advice, nor should it be considered information sufficient upon which to base an investment decision.Further, this communication should not be deemed as a recommendation to invest or not to invest in any country or to undertake any specific position or transaction in any currency.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here in has been obtained from sources believed to be reliable, but is not necessarily complete in its accuracy and cannot be guaranteed.
ACE Capital Investment Pty Ltd (ABN 41 622 974 654), trading as Golden Rock Private Wealth is a Corporate Authorised representative of Akambo Pty Ltd t/a Akambo Private Wealth (AFSL 322056) ABN 16 123 078 900 Level 14, 379 Collins Street,Melbourne, Victoria 300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