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太平洋:外汇全才的跨国创业路

访谈人物|Jeff Chao
文字| 许望
采编 | 高 玮
许 望
摄影| 胡立 衡
人生的际遇谁也说不清。当Jeff Chao年轻时在台湾、美国两处辗转时,不会知道自己的最终归宿是上海;而当他毕业后按部就班地进入IT行业时,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为交易员;2003年在波士顿创业成立IT咨询公司时,他同样难以预料十多年后自己又会在上海成立一家外汇公司。
从IT到金融,从后台到交易,从员工到老板,一路走来,Jeff Chao见惯了不同的风景,也在一次次转型中,走向了人生更广阔的天地。
“随波逐流”走上外汇之路
“在那样的年纪,我其实没有多少机会可以自己选择,身边的变化更多的是由家庭因素决定。”
比起一般人,Jeff的青春时代似乎更为动荡一些。他出生于台湾,这一点从他略带口音的普通话中可以窥得一二。小学未毕业,他便跟随家庭移民美国,因而养成了美式的思维和语言方式。后来他又回到台湾念国际高中,面临毕业去向的抉择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申请美国高校而不是留在台湾读大学。他自嘲道:“因为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下成长,我的中文都已经烂掉了。”
从小在各地辗转养成了Jeff独立的性格,也让他变得非常有主见,甚至有一点叛逆。“那个时候我有很多亲戚在加州,我想逃开他们,更自由一点。”因此面对加州和东海岸各大高校伸来的橄榄枝,他选择了去位于波士顿的东北大学深造。
出于对电脑科技的喜好,Jeff修读了信息系统管理专业。毕业后,他按照原先的规划进入IT行业,做过技术支持,也做过OMS系统开发,但他清楚地看到职业的局限性,开始为自己谋划新出路。
“那个时候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性格偏内向,交际技能浅,在一个完全是白人的公司里,我的职业上升空间是非常有限的。我可能必须要在一个岗位上保持至少三年的稳定期,但我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多。”
于是在二十几岁的年纪,Jeff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创业。得益于美国宽松的创业环境,他很快成立了自己的科技顾问公司,专门为金融机构提供IT方面的顾问服务。
在这家公司短短一年多的运营过程中,Jeff遇到了一家客户,并因为这次相遇而引发一系列反应,从而改变了一生的道路。这个客户就是下属于麻省一家当地银行下的外汇部门——CBFX(Commerce Bank Foreign Exchange)。CBFX是十几年外汇历史中,第一家接受零售客户做外汇交易的银行。受聘为这个部门提供IT服务后,Jeff也第一次接触到了外汇行业。
2004年,美国银行监管部门FDIC禁止银行将IT服务外包,于是Jeff被正式吸纳入CBFX管理IT部门。然而从那时起,这家银行已经感到无法把控外汇部门的发展方向。通常银行在外汇业务上不与零售客户打交道,CBFX的存在意味着银行做了外汇经纪商的工作。随着这一部门的存在走入死胡同,银行急于甩脱这个烫手山芋。正在此时,已经非常成熟的英国外汇公司IFX决定进入美国市场,于是双方一拍即合,IFX收购了CBFX,将之变为IFX的美国办公室。而Jeff也摇身一变,从银行工作人员变为外汇公司的员工。
年轻人应该多闯闯
刚成为IFX的一员时,Jeff仍然做他的老本行——IT,但每次路过交易部门时,他总会觉得坐在屏幕前交易是一件很酷的事情。Jeff自认是有着强烈好奇心和学习欲的人,尽管不曾交易过,但他已借助大环境优势,了解了外汇交易平台系统的方方面面。
大约2005年底,IFX美国办公室发生人员变动, 当时负责盘房的合伙人认为他很有潜力,便问他愿不愿意转型风控,做交易。
“第一,我本身对他们的交易系统非常熟悉,如果我转到交易部门,不用花任何时间去做培训;第二,我对市场结构、商务运用都足够了解,所以只需要在风控的概念、规则方面做培训。这是他选我的原因。”
“从我的角度,这是很大的一个转折。因为首先我要去做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事,第二要去承担更大的责任,而且当时我对这份责任还不够清楚。但同时,这也是一个机遇,一方面我可以学到更多东西,另一方面,能够有赚更多钱的机会,两相比较,最终我选择了接受这样一个挑战。”
2005年,IFX准备在上海开设办事处,会中文的Jeff自然参与了筹备过程,从前期办公室的准备,系统的搭建,到如何保持上海与美国两边有效的信息互动,Jeff承担了类似于项目经理的工作。也正是这次经历,让他开始对中国市场感兴趣,并且了解到了它的潜力,为自己后来在中国的发展做了铺垫。
从2005年到2008年,IFX一直经历变动。2006年,英国City Index收购IFX Group,2008年,City Index收购另一知名交易商FX Solutions,基于资源整合,其旗下两家外汇交易商于2008年9月30日合并。
“这四年当中其实公司内部有很多政治斗争,但我不是股东,所以对我都没什么影响。我也不曾担心过我的岗位,因为我相信自己的知识和能力,不可能被炒鱿鱼。”Jeff回忆道。
但2008年,IFX美国办事处确定要终止,Jeff不得不面对人生下一步抉择。尽管合并的新公司也希望他留下,但他感觉到了人生已来到特定节点,应当换一个环境给自己进一步的挑战。2009年,美国老牌外汇公司CMS邀请Jeff出任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帮助管理中国市场。出于对CMS品牌、产品和技术的信任,Jeff接受了这一职位。
“如果我是一个保守的人,我可能会选择继续留在美国,过平平淡淡安稳的生活。但当时的我还算比较年轻,也认为自己该去多走走、多闯闯、多尝试。”
过完农历年的第一天,Jeff就来到上海。然而好景不长,尽管Jeff对CMS的ECN交易系统以及交易平台软件VT Trader都抱有好感,但CMS对中国市场的态度和不成熟的运营做法令Jeff无法接受,一年后,他主动选择离开。
通过这件事,Jeff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要给客户一个交代,掌控权不能放在别人手上。2009年底,他开始和其他合伙人一起筹备GMI(Global Market Index)。
国际视野下的外汇行业
尽管成立GMI时,Jeff已是二度创业,但之前的创业经验却并没有带来太大帮助。美国鼓励创业,因此成立一家公司并不复杂。更何况那是一家规模很小的IT咨询公司,常用员工只有三四人,资金投入不高,办理手续也简单直接。而同样的事情在中国却复杂得多。
“在中国做生意不是非黑即白,没有清楚的法律法规来指导你如何做事。做生意的人必须时刻关注身边的形势变化,还得找到合适的人来帮助你、指引你。所以在中国,不管对事,还是对人,都必须非常小心。”
“现在中国公司拿的都是国外的监管,但有时客户是不清楚国外的监管制度的,所以就容易造成冲突和矛盾。所以当下,如果中国能引进本土监管和健全的法律法规机制,是非常好的事。这样所有人可以在同一个框架下做事,客户和公司之间的交流也会更透明,彼此也更信任。”
不光中国眼下的条件令Jeff有些苦恼,即使在美国,目前外汇行业的生存条件也不容乐观。美国的态度很明确,政府不喜欢外汇行业,于是制定出越来越严苛的规章制度,许多曾经在美国的外汇经纪商如今都远走欧洲。在Jeff看来,英国才是最适合发展外汇的国家。在过去二三十年里,伦敦一直是外汇交易的核心所在,就目前的形势和法律法规来看,未来也仍将如此。
作为有国际经验的外汇人,Jeff认为信息交流的透明度是眼下中国非常缺乏而又至关重要的一点。”因为语言差异和信息管控差异,很多时候国际上处理事情的方法和标准跟中国处理事情的方法和标准是不兼容的。所以以怎样的方式看待信息就变得非常关键,所以我很鼓励中国的外汇从业人员多去关心一下国际上在发生什么,如果我们接收到的只是翻译过来的信息,那我们对同样信息的看法就可能产生不同的理解。如果从业者、投资者、客户,我们所有人接受和理解到的是同样的东西,会有助于大家更公平、平等地做事。“
随着GMI2015年拿到FCA监管,以及Jeff成为CFH中国区代表,他感到自己的责任又重了许多。作为公司的所有者之一,他的目标不再只是完成自己的工作,而是让整个公司走向成功。从系统稳定性到业务增长到市场销售,甚至人力资源和行政管理,方方面面都要顾及,他付出的精力和时间,远不是当初只是某家公司的员工时所能比拟的。
“当我为一家公司工作时,我的动力来源于怎么样可以学到更多东西,丰富我的知识和技术,但当我拥有一家公司后,想的就是如何让这家公司成功。“
最近GMI内部正经历较大的变动,而Jeff也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工作时长最少也是12个小时,家庭与工作之外,大概一个月才能挤出两个小时的个人时间,舒舒服服看一场电影。然而他对工作狂的状态却并无不满,他说:“我没有选择,我必须让公司经营下去,成功是唯一的目标。”V
▼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订阅免费杂志
更多深度人物访谈尽在《VOICE MOOK》
我们的读者遍布
中国、美国、新加坡、日本、马来西亚、印度
是全球金融界华人的创新刊物
VOICE推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