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余额宝:支付宝开放红利大爆发

714高炮打了谁的脸?
论持久战:支付战争将往何处去
BATJ金融布局最全梳理(2019年版)
在过去一年里,从产品到平台,余额宝完成了一场对自我的超越。
作为爆款基金产品的余额宝淡出了舞台中央,取而代之的是作为货币基金开放平台的余额宝。
经此一变,余额宝巩固了其作为国民理财品牌的市场地位,并驱动蚂蚁财富快速成长。
平台化的余额宝,还成就了一大批基金公司的增长奇迹。在接入余额宝之后,这些公司的货币基金产品,实现了数十倍、数百倍的增长。
再造余额宝的大获成功,是支付宝流量红利及开放红利持续释放的必然结果。
目前,支付宝及其合作伙伴全球活跃用户数超过10亿,是全球最大的非社交类App,也是国内第二大App。
作为超级入口的支付宝,成为蚂蚁金服1500亿美金估值的有力支撑。

1

余额宝以退为进
诞生于2013年夏天的余额宝,被视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元年的标志。
在余额宝问世的前五年里,它从成立之初仅仅2亿元的规模,一路飙涨到2017年末的1.58万亿元。
从前名不经传、行业垫底的天弘基金,一跃成为基金行业的领头羊。
与此同时,余额宝带动了一大批宝类产品的兴起,货币基金规模因此不断攀升,从2012年末的5700亿元增至2017年末的67357亿元。
这很难不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货币基金监管的加强随之而来。
2017年,余额宝先后多次对用户单日申购额度以及持有额度进行下调,个人交易账户每日申购总额降至2万元,持有额度上限则降至10万元。
进入2018年初,余额宝又进入“限量发售”阶段,并停止支付宝账户余额的自动转入。限额、限购、抢购,让很多用户倍感受伤。
优秀的用户体验一直是余额宝引以为傲之处。当用户体验屡遭伤害,无异于余额宝的至暗时刻。
除了余额宝,在强监管之下,蚂蚁金服旗下的花呗、借呗均面临类似的处境。
历史上,从阿里巴巴到蚂蚁金服,每一次外部因素的倒逼,都加快了他们的改革,而不是倒退。
这一次也不例外。蚂蚁金服走向了全面的开放。更确切地说,这一步被大大提前了。
没有什么比余额宝的开放更能彰显诚意和决心了。去年5月4日,余额宝宣布升级,新接入博时、中欧基金公司旗下两只货币基金产品。
自此,余额宝从单一的天弘余额宝基金升级为开放的货币基金平台。天弘余额宝的收缩,为余额宝平台换取了广阔的生机。
几乎在同一时间,借呗、花呗亦走上了这条开放升级之路。

2

开放红利大爆发
开放之事,知易行难。
从单一产品到开放平台,余额宝的神话还能继续吗?
对余额宝而言,开放的代价是自营产品的收缩与短期利益的让渡,如果不能换来足够的开放红利,就是得不偿失。
尽管在升级为开放平台之后,曾经的限额、限购问题得到了解决,但从2018年7月1日开始的快速赎回限额规定,令互联网货币基金的流动性大打折扣。
更何况,在货币基金收益普遍跌破3%之后,这类产品的吸引力还剩几何?
后来的事实证明,用户的成长超过预期,他们接受了收益下滑与流动性下降的局面,并保持了对余额宝的信赖。
来自支付宝的流量支持同样超预期。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红利趋于殆尽的背景下,通过强有力的用户下沉与全球化战略,支付宝的用户数保持了强势增长,从而为余额宝的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据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2018年年报显示,在经历一系列主动调控之后,截至2018年底,天弘余额宝的规模稳步回落至1.13万亿,但用户数依然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持有人户数达到5.88亿,较2017年新增客户1.14亿户,增幅为24%。
5.88亿持有人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每3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余额宝客户。当然,还是全世界客户数最多的基金。
在天弘余额宝主动收缩的同时,支付宝的流量红利及开放红利持续释放,余额宝平台得以复制一个又一个爆款产品。
从最近公布的货币基金年报来看,2018年接入余额宝的13只货币基金产品均实现了惊人的增长。
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末,这13只货基累计户数达到1.13亿户,较2018年上半年末的0.48亿户,增加了0.65亿户,环比上涨135.42%。
去年上半年接入余额宝的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国泰利是宝货币A、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分别在2018年末实现同比559倍、149倍、76倍以及57倍的户数增长。
在规模上,增速最快的是华安日日鑫货币A。2018年5月20日,该产品正式宣布接入余额宝,在随后的7个多月时间里,其规模从3.25亿份飙涨至1362.21亿份,增幅高达418.14倍。
还有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在2018年6月14日接入后,其在十余个交易日中规模迅猛增长,自一季度末的3.42亿份增至二季度末的232.5亿份,增幅达93.59倍;至四季度末规模达到743.15亿份,较接入前累计增长216.29倍。
到目前为止,余额宝总共接入了博时基金、中欧基金等20家基金公司的货币基金产品,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

3

进击的蚂蚁财富
不只是余额宝平台,整个蚂蚁财富都在2018年实现了高增长。
我们从蚂蚁(杭州)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简称“蚂蚁基金”)的财务数据得以窥探。
据蚂蚁基金的股东之一恒生电子披露的2018年年报,蚂蚁基金2018年营收超14亿元,同比上年增长88.2%。
在2016年和2017年,蚂蚁基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7亿元和7.46亿元。
同时,东方财富近三年的年报显示,以旗下天天基金为主的金融电商服务2016年至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8.71亿元、8.44亿元、10.65亿元。
这意味着,蚂蚁基金在2018年终于实现了对老牌基金销售巨头天天基金的全面超越。
去年全年,天天基金10.65亿元营收对应5251.61亿元的基金销售额,也就是大概0.2%的综合费率,据此粗略估算,蚂蚁基金在2018年的基金销售额很可能在7000亿元左右。
这相当于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在2018年的基金代销规模,也是中国金融行业的顶级水平。
表面上,这是支付宝作为超级流量平台的胜利,更深层次地,这是新一代AI主导的财富管理开放平台对传统理财超市的胜利。
早在2017年6月,蚂蚁金服在北京举行蚂蚁财富开放平台大会,正式对外推出财富号,并首度宣布向金融机构开放最新的AI技术。
从那时候起,蚂蚁财富试图超越传统的代销模式,它的目标不再是一个理财销售平台,而是一个财富管理开放平台。
蚂蚁财富所做的,乃是借助科技的力量,搭建开放平台,联合金融机构并赋能其自运营,共同向用户提供服务。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天天基金对抗的并非是蚂蚁基金,而是蚂蚁基金及其身边的一大批基金公司合作伙伴。
显然,这是一场降维打击。结局早已注定。
套用这两年的一句流行语:或许天天基金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败给了时代。

4

蚂蚁的进化逻辑
如果将作为单一产品的余额宝,视为其1.0阶段,将开放平台的余额宝,视为其2.0阶段。
在1.0阶段,余额宝的最大贡献是唤醒了数亿中国人的理财意识,激活了互联网理财市场,所有从业者均因此间接受益。
在2.0阶段,余额宝是一种标准和模式,通过开放平台将创新红利直接惠及基金行业,牵手带动越来越多基金公司的成长。
从以一己之力撬开市场并一骑绝尘,到联合金融机构共同深耕市场,余额宝及蚂蚁财富完成了自己的升级。
这亦是蚂蚁金服与支付宝的升级路径——从单打独斗到开放协作,从闭环独大到共生共赢。
在此过程中,蚂蚁金服完成了从金融公司到科技公司的进化;支付宝则超越了金融本身,成为超级入口。
我们有理由相信,促成这场进化的,固然与监管环境有所关联,但蚂蚁金服自身对业务本质与商业模式的思索与抉择,才是决定性的。
开放之后,天高地阔。过去两年蚂蚁金服的高增长足以证明一切。
根据支付宝公布的最新数据,当前支付宝及其合作伙伴全球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10亿。仅在国内,支付宝用户数维持年均50%以上的增长。
近期多份市场数据报告均关注到支付宝用户数的逆势增长。App Annie的数据显示,支付宝是全球最大的非社交类App。
Trustdata发布的数据则显示,2018年12月的App月活(MAU)排行中,支付宝首次超越手机QQ,成为国内第二大App。
如今,当我们谈论起蚂蚁金服最新的1500亿美元估值,还会有人觉得贵吗?

从“双降”到“三降”,运动式监管何时休?
个人融资四十年:一部金融改革史
二手车金融的战国时代
新金融琅琊榜,覆盖雪球、企鹅号、搜狐号、和讯名家、零壹财经、网易号、头条号、大鱼号、百家号、一点号、新浪财经、知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