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止定中寻找有所得-2800区域等反弹

《大学》一书是我反复诵读的文本,下面我从3个方面简单介绍我研磨《大学》的点滴心得。据说该书是曾子写的,这只是据…

《大学》一书是我反复诵读的文本,下面我从3个方面简单介绍我研磨《大学》的点滴心得。
据说该书是曾子写的,这只是据说,没有确切的证据,然我喜欢通过交叉文本去解读,发现大学的第一段跟曾子在《论语》中说的“三省吾身”不无暗合关系。
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那么,《大学》的开头是什么?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把它们放在一起对举阅读,发现了关联的细微处没有?
三省吾身跟大学之道三纲是神合的。例如,为人谋则忠,此为人谋是对主人、领导,忠为明德之重要内容;与朋交则信,及,亲民,信与亲从某种层次上是可以关联的,例如亲信一词,它是并列语,反过来说明亲与信是近似语,无论是朋交信还是亲民,都表达了相似含义。至于止于至善与传必习,讲述的是学习与实践的要求与标准。
通过对举诠释,我们可以大致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即《大学》一书可能是曾子的“三省吾身”的扩展。此为其一。
其二,我的研究还没就此罢休,我发现“止”的含义非常丰满。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知止与有定究竟是什么逻辑关系呢?止为何物?
我发现“止”为山,艮山止,这是易经里的“艮卦”,艮卦的含义是:兼山,君子以思不出其位。当一个人思不出其位,他一定很安定的。例如,当我研究金融、投资股票的时候,我是可以做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身心非常定,如大山一样,定在那里,专注一处,不会走神,不会游离,不会徘徊,只有一个目标:定死它。
身心定如山,人就会安静,安静后会心安,当一个人心安了,它的心就跟清澈的泉眼一样,能把外物照得一清二楚,这个时候就进入了虑的阶段,即:止—定—静—安—虑—得。
首先,制心一处,锁定一个目标,咬定青山不放松,这是止与定。跟打拳一样,站稳脚步,然后深呼吸,心就会安静,然后才考虑问题,然后就会有所收获。
我们大部分投资者身心不定,东张西望,没有目标感,没有使命感,来到股市,就是来抓阄,怎么能有所得呢?我之所以确信我能赚钱,是因为的定力超乎寻常。
第三,我发现朱熹与王阳明两个人都错了,错在哪里?错在他们陷入了边见。
朱熹讲致知格物,王阳明讲致良知,他们都围绕大学在讲,但是他们忽略一个根本,就是对“在”的哲学体验与反思。
看,致知在格物,王阳明选致知,朱熹选格物,两个人都漏掉了“在”。
这2个人的哲学旨趣,从一定程度上讲,客观上制约了整个中国思想1000年还停留在先秦,打不通了,因为他们及他们的同类人把“在”给搞丢了。
整个西方,以欧洲为代表,15世纪以来,西方的文明进化,它的最大价值就是对“在”的再次发现,而我们却把“在”给遮蔽了。
工业革命诞生在欧洲,而不是中国的明朝,从哲学上讲,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欧洲关注“在”,我们遮蔽“在”,选择在致知与格物间摇摆,从而忽略了现实的紧张感与紧迫感。
以上是我对《大学》的可能作者的文本考证及对“止”做了多文本交叉诠释,进而生发出我们“在”之主体的关注。
我对中西方古籍、典籍、元典的研究一般都是只说自己的,从来不会照着说,正如我从来不转发也很少看别人的市场观点、时事判断,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对市场与社会与政治与国际秩序的独立看法。
然后,我们却生活在一个真实的世界中——大部分人天天沉浸在碎片化的信息时代,总是习惯去寻找信息,解读信息,解释事物,很少质疑自己获取信息、解码信息的管道、路径、方法、框架是不是可能出问题了,自己是不是上瘾了某些认知模式。例如,中国的自媒体、财经新闻天天满天飞,我们对如下严肃问题质问过没有?—–这些自媒体制造者的观念世界与认识体系到底靠谱吗?连基本框架都不质疑,却把结论信以为真,荒唐不?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眼睛,包括你的认知,都可能会欺骗你。
在这个浮躁不安、急功近利的世界里,充斥太多太多没有多少含金量的信息甚至垃圾信息,我们却花大量的时间在它们身上而很少安安静静去阅读与思考几本严肃作品。
在这个浮躁的互联网时代,N个投资者获得的信息已经接近相同,故信息指令–买卖行为构成的条件反射存在更为明显的趋同性。这里是信息接收-交易行为层面的趋同性假设。
但是,实际上有2个环节会导致很大的差异。
1、信息理解方面会千差万别,但总体上也开始趋同,因为市场上存在不同层次的意见领袖,例如各类股评家、经济学家等。
2、信息-心理环节,这里存在更深的关系,它关系到一个投资主体在信息接收、理解带来的心理关涉,它是黑匣子。
我在信息接收与理解上有办法延宕,同时我在交易行为与心性调试上也会采取延宕手法。
延宕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摆脱乌合之众的趋同性,寻找剪刀差,这个剪刀差就是少数人可以赚钱的唯一出口,其他都是陪衬与陪葬。寻找投资者与乌合之众的剪刀差效应决定一个投资者是否最后真正赚钱。
在某个时间轴上,这个时间轴跟牛熊无本质关系,跟进出无关,投资者的宿命只有3个出口:陪衬、陪葬、出彩。无论怎么玩,只有少数人能够出彩,大部分人只能陪衬与陪葬。
金融、社会本质是同构的,是投射关系。芸芸众生,只有少数人是出彩的,大部分人的宿命是碌碌无为,平庸一辈子。
我研究了很多西方、中方案例,只有少数人胜出——这是这个世界的铁律,金融市场是这样无情,非金融市场的社会场(职场、官场、创业场等)一样如此残忍无情——不是在赔钱,就是在赔钱的路上(你赚了,也要赔进去)——这是大部分投资者的归途——这个观察角度是对投资者赢赔在某个时间轴上的概率分布的细腻刻画,也是对赚钱、赔钱、赚赚赔赔等现象进行统一描述。
出彩的人一般都是特立独行的人,这个特立独行,本质上是跟乌合之众构成了一个剪刀差效应。
因此,不要问你赚钱还是赔钱,你要问的是:你是陪衬还是陪葬,你是不是出彩的那个集合中的人?这个才是投资的本质问题。记住一个事情:你是打算做陪衬?还是打算做陪葬?还是决心做出彩?三选一即可。
所以,不要去艳羡,不要去后悔,不要去忧伤,安安心心去寻找你要找的东西。
knockandthedoorisopen,lookandfind。
敲门,门会为你打开,寻觅,你会寻找得到。
总之,生活不易,投资不易,如何在止定中有所得,如何寻找到自己的剪刀差,进而得以出彩,而不是陪衬或陪葬,当是每一个个体考虑的重大主题。
这段时间,我开始淡化了指数预测,兑现了我去年下半年的承诺,只是写了几篇文章,大概意思如下:
1、股票投资是具有冒险精神的人的精神鸦片。真冒险精神与假冒险精神是决定一个人能否真正赚钱的关键因子,大部分人具有的是假冒险精神,当假冒险精神来到股市,一旦波动,就会被证伪,只有真冒险精神的人,才会走到目的地。
2、从讨厌到甜点,到底有多远。这篇文章是写下跌承受与容忍与甜点对价,论证投资者的风险厌恶、损失讨厌到甜点之间的关系。
3、鸥鹭忘机,是阐述从赚交易的钱到赚企业成长的钱。
4、allornothing是我的泛金融研究框架,分析大众是怎样分裂为allornothing的社会学选择,即任何场域,只有少数人分配all,大部分人分配nothing,从而反向证明股市是最安全最赚钱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最可能改变阶层属性的场所。
目前短期观点不变,在2800附近等反弹。
任何时候,记得如下一段话——
唯有我们的思想独立才能拯救我们自己,否则,无一例外,我们都可能会成为屠宰场的猪。金融市场,尤甚。金融场,无数人都是一个个待宰的猪,因为无数人的思想无法真正独立,整个认知世界被市场噪音裹挟着、奴役着,挣扎不出来,丧失了自己。
以上,纯属个人独家观点,仅供有缘人参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