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已经亏欠我1个亿了,必须夺回来

没有思想,人是野蛮得可怕。有了思想,人是野蛮得可爱。人类思想是把人类的野蛮装饰成文明。
——题记
一个人的灵魂之所以安定或安宁,在于他身处的范式簇以安定与稳固为特征,当这个范式簇不再时,一个人一般会表现出迷惘甚至迷失。
中美博弈是40年或者说100年一遇,它是一个旧范式打碎、新范式尚未建立的模糊地带(真空地带),这个模糊地带(真空地带)一般会让人迷惘,让人的灵魂不安。
为了寻求灵魂深处的安宁而不迷失在慌乱的世界中,必须使用康德的启蒙方法。
大胆使用理智,理性冷静认识这个世界与自己,重构自洽范式,方能获得老庄的意境。
例如,这十多年,我一直在苦苦思考、反思、并尝试解决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儒家主义、基督教主义等几个关键交叉问题,我发现马克思与马克斯韦伯等大师都错了。
举例说,马克斯韦伯在解释美国资本主义精神时采用的宗教角度是新教,新教已经不是基督教,是基督教的变种——这个变种是我的定义。
正统基督教是厌世主义,耶稣就是典型的厌世主义者,而资本主义是入世主义,二者从哲学诉求与归旨上是格格不入的。新约马太福音说:人若赚得了全世界,赔上了自己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它暗含的就是厌世主义精神。
我做的事情是挑战全球社会学、政治学与哲学,重构中国话语体系,故我的思考过程很苦逼,具体落实到中国人的身份等子项目关键问题上,让人遗憾的事实是——中国人的身份的系统论证,目前中国都没有完成,天天屁颠屁颠。
总之,只有搞清楚以上关键问题,才能解释清楚中国的现状与未来。
聊完哲学,继续聊股票。
动物精神是20世纪萧条时代大经济学家凯恩斯提出来的概念,但我修改了凯恩斯的动物精神,我把动物精神嫁接了古希腊的狄奥尼索斯精神,同时汇集了狩猎-采集人类的诸多特性。
动物精神的本质不是凯恩斯说的自然本能驱动力,而是野蛮生存力,毛泽东借用近代的一句名言——“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是对动物精神的典型概括。
看狩猎时代的人类,如果不得到食物,就会饿死;为了不饿死,必须得到食物,没有第三个选择——把得到食物,表示赚钱;把饿死,表示亏钱;如果把自己丢到原始社会,你会怎么选择?为了活命,必须得到食物,必须删除饿死键,否则无法活命。
我惊讶地发现,1赚2平7亏是铁定的,因为一个人经过家庭、教育与社会训练后,一般会弱化甚至丧失掉野蛮生存力,只剩下一堆堆弱不禁风且冠冕堂皇的理由与借口。
1赚2平7亏的铁律表明70%的投资者的丛林生存能力都很弱,只有10%的投资者具备野蛮生存力,因为大部分人会在环境下寻找各种各样的很多借口,最后就赔钱出局。
所以,为了阻挡我寻找任何漂亮的借口与理由,我时刻想象自己在原始丛林中厮杀,我没有任何退路,我必须得到食物,至于丛林中各种乌鸦嘴叫声(市场噪音),我从来不听,因为它们只是鸟叫声,跟我得到食物的目标无关。
股市就是这样的博弈场所,它本质上是一个远古丛林游戏的现代投射。
我经常提出一个常识性问题:A股就是一个摇奖箱,你凭啥伸进黑黝黝的洞里面去,你确信能摸到奖品?这个问题,如果无法从哲学层面予以解决,其实就跟赌博一样的性质,结局只有1赚2平7亏中的7。
股市太残忍、血腥,一般人建议少去做短线,天天涨停、跌停上下翻,我每天涨停板跌停板复盘,赚5个点,次天亏5-10个点,屡见不鲜。还有一个常见现象,割肉后就涨停。
股票投资,本来就是马拉松赛跑,用一句话糙理不糙的话来说,就是——自己约的炮,跪着(含着泪)都要打完。在投资的路上,磕磕绊绊、跌跌撞撞算啥呢?关键是有一颗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心与永不言弃的行,当然,前提是一定是选择好票去坚持,尤其是注册制时代,否则就会遥遥无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