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金储备时隔两年后再次突然跃升,背后释放了什么信号?

中国官方的黄金储备自2016年10月以来再次大规模增长约10吨,据外管局本周一(1月7日)公布的2018年末的数据显示,2016年10月至2018年11月,中国黄金储备一直稳定在5924万盎司(1842.6吨),但在12月底突然跃升至5956万盎司(约1852.52吨)。
从下图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从2009年开始,中国很长时间内一直显示黄金持有量没有变动(维持在3389万盎司),不过,到了2015年7月,中国官方宣布将黄金储备增加57%至5666万盎司时,这是六年来的第一次大规模更新。
近几年的中国官方公布的黄金储备增量趋势/ 数据来源外汇局和零对冲
而我们也多次提醒投资者,包括上海黄金交易所(SGE)的金库数据、俄媒RT及全球知名的贵金属研究机构BullionStar等近期的市场数据显示,中国似乎仍在大量的买入黄金,因为,几乎所有被开采出来的黄金和进口黄金都会进入了SGE金库,并在SGE上进行交易,同时,SGE是中国黄金市场的核心。而对SGE黄金提取的分析将为中国黄金市场的真实规模和黄金需求提供了一个现实的窗口。
中国黄金市场需求量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Goldchartsrus
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成为黄金市场有史以来第三高的黄金需求年度,仅次于2013年和2015年,比如,中国正在买入大量来自美国和英国市场上的黄金,据近日香港当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内地11月份对香港出口黄金6133公斤,而自香港进口的黄金却高达42218公斤。
与此同时进行的是,据美国财政部数周前(12月17日)最新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有两个月延迟)数据所示,2018年10月,包括中国、日本、爱尔兰等美债前十大海外持有者中,有9大美债持有者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持,其中,中国(内地)所持美债规模也减少125亿美元,降至1.1389万亿美元,我们注意到,这是中国连续第五个月大幅度降低美债仓位,且创下2017年5月以来新低。
数据来源美国财政部和零对冲
要知道,自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美国把黄金驱赶出世界货币体系后,通过石油-美元-美债这个完美的闭环使得美元重新以投资品的形式成为各国央行的核心储备资产,并充当着全球最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无数国家的银行系统维持外储核心资产总量和比率的稳定,不是黄金,而是美债。
换句话说,美元与黄金脱钩本身就是在说明美元价值在丧失,而这背后,是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并通过新载体“石油美元”进而又重新掌控了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但40多年过来了,现在的美元再也不是往日“美金”,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不仅仅是中国和俄罗斯在购买黄金,据彭博社报道,波兰和匈牙利也在2018年首次增加黄金储备,令市场大吃一惊。作为曾经央行中最小的黄金所有者之一(仅有3吨)的匈牙利央行也在去年11月突然对外宣布其黄金储备已经增长了十倍,而这也是该国央行32年以来首次增持黄金。不仅于此,当前,世界金融市场也正在发生一件意义极其深远的事,世界多国正在掀起提前运回存在美国或英国的黄金储备的潮流,截至目前,德国、匈牙利、荷兰、瑞士、奥地利、比利时、委内瑞拉、土耳其这八国已相继宣布运回或计划运回此前存在美国、英国等海外金库中的黄金,而触发全球中央银行加速增持或运回海外黄金的时间点正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开启数轮的量化宽松(QE)之际。
以上这些,也在间接的释放各国投资者在逐渐远离美债后,黄金的战略价值将越来越重要,黄金作为天然货币的价值也正在从人类视野的边缘回归,但现在至关重要的是,中国黄金储备时隔两年后再次突然跃升的背后:黄金增加的规模远不如释放“信号”效应更重要——中国为何要选择现在开始决定公开其黄金储备正在增加呢?
而按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的分析称,中国发出的“黄金信号”或是对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元终结黄金本位制时代(黄金被逐出货币体系)的警告。
而这背后的核心逻辑,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金融汇兑本位制,其实质是建立一种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基本内容包括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实行固定汇率制度,并可按35美元一盎司的官价向美国兑换黄金),从此,美元正式取代黄金,成为各国贸易的通用货币。
但是,现在的美元再也无法找回往日“光芒”,早已失去了信任的标签。因为,按现在黄金计价的美元价值仅相当于40年前的2.89%,在过去的45年里,美元对大多数主要货币的兑换汇率已经下跌了50-70%,BWC中文网也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就因为美元信用的急剧下跌,这也是近几年来世界多国去美元化的根本原因之一。
对此,新加坡首屈一指的黄金交易商罗南·曼利(Ronan Manly)表示,“中俄等国积累的黄金可以被看作是摆脱或绕开美元主导的包括石油等国际商品交易结算的一部分”,这就意昧着,如果中俄等国获得足够多的黄金并开始让其发挥作用时, 这可能将成削弱美元市场份额的一张强势底牌,并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坚强后盾,事实上,我们多次强调,俄罗斯一直把黄金当作是一种独立于外部金融市场系统的财富和货币力量。
First Mining Gold的董事长进一步解释称,他们大量增持黄金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我确信,当世界真正需要解决激增的美债赤字风险时,市场重置可能将会发生,可能会与黄金挂钩,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正在加速获取实物黄金,因为他们可能知道世界市场将会发生什么。
对此,Zero Hedge称,俄罗斯和中国现在正成为在全球市场中绕开美元转向黄金贸易的新力量,比如,2017年3月14日媒体就公开报道过俄罗斯央行在北京开设了首个海外办事处,这标志着中俄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绕开美元并逐步采用黄金支持的交易标准这一进程中又更了进一步。
而按稍早前资深金融评论员汤姆·霍兰德的分析,近一年半的时间内,人民币兑黄金的汇率变得更加稳定,这表明中国似乎也可以让人民币锚定黄金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数据基础,这样一来,就更能够加强市场对人民币作为保值手段的作用。
但现在,更有趣的是,中国、俄罗斯和德国等国都在公开自己的黄金储备,将黄金列为战略性货币资产,他们毫不隐瞒这一点(比如,德国央行在去年10月向公众举办了从美国运回的黄金展览),但美国却一直在低估黄金的战略地位,而这些又与非兜售即出售黄金的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