邴格格——自带流量的清华女神(经)

几天前,公众号后台的某小粉丝留了这样一条言——
PS:如果你有心仪的哪位大佬,或者有暗恋过的某位TA,想知道TA的近况,可以告知我们,我们团队尽量帮你满足(跪求他们)。所以,请在后台疯狂留言吧!万一实现了呢?
格格,那个出现在张纪鹏阿哥推送里,裸分清华的神奇女子,二中19届一定会有人不知道貌似伟大的我,但绝对不会有人不知道真正伟大的她。安排!
而就在那时,我接到到了一条好友申请……你懂,什么叫心想事成吗?
这一条我当时就截屏保存了,那是我人生的高光时刻!你们的女神,她叫我“女神”!感受一下我的气场,我的魅力,我的火力全开,我的势不可挡……之后的聊天内容为什么不给你们截图了呢?两个女神的神秘对话能和你们分享吗?大概就是……唠出了我人生中最卑微的那些话了吧,但我乐意呀!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么能!屈!能!伸!
早有耳闻,科高有个格格,超厉害。不过那时候没什么概念。高三,科高与我们成为了大19届,格格的分数永远高居榜首。我那时候就非常好奇,谁是格格,啥性格,长啥样,为何天赋异禀?然后记不得哪个老师发了个朋友圈,秀了下格格,我马上就保存到手机里了。刚才我翻了一下,居然找到了……所以格格来加我,我可以理解为,被偶像翻了牌子吗?
最关键的是,她不是那种沉迷学习不能自拔的学霸,她有快乐的大世界。热衷参加活动、爱好诗词歌赋、交友极其广泛,亲民而不高冷,自带光环和火炉。不能再夸了,虽不是嫡系的学生,但是心向往之。我知道大家也不爱看我写的了,有格格,谁还记得我这过气的嬷嬷,于是我默默的闭嘴,有请我们的格格出场。
听说转发这一只邴格格,你们也能得高分!!!
下面文字来自邴格格——
邴格格,1923班生活委员,一个在公共场合人模狗样,在熟人面前却会发出“鹅鹅鹅”式抽搐狂笑的练习册杀手,热衷于无脑综艺节目和烧脑悬疑小说,现在在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安心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听说不放黑照不能火?这张够黑了吧?)
你就不打算放一张正常点的照片吗?
这个要求可就有点苛刻了……
于是我翻箱倒柜终于找到这样一张摆拍照片来挽回形象——

天地良心!我终于在毕业之后加到了久仰大名的齐老师的微信!(下一个目标,牛大伟!)
对于约稿,我的内心是蠢蠢欲动的。然而一口气怒刷了之前的N篇投稿,并且笑得地崩山摧壮士死后,我猛然意识到和大家相比我上学简直就是上了个寂寞(什么?寂寞也是说上就能上的吗),以下内容完全是班门弄斧、小巫见大巫、在Jony J面前唱“淡黄的长裙,火红的裤衩”。所以我决定小声bb。
中考之后受招生简章的诱惑,把高中幻想成了艾利斯顿商学院的样子(“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楚雨荨!”),来了才发现二北是郊区一个newblush(鸟不拉屎)的地方。
(四下无人的街道,和空旷的广场……)
科高是newblush的郊区一座朴实无华的小楼(现在还落得跟江南皮革厂一般下场)。相传只要考进这座小楼,就要善于背诵“科高学子应如是”(别问,问就是被罚了),并有机会在一楼弹钢琴以及看pljj弹钢琴、在图书阅览室玩沙盘、和外卖小哥对暗号(听说现在吃外卖合法了?我恨),将有幸结识一波干啥啥都行就是治不了你的老师,还能紧随开放二孩政策的脚步掌握送子技能(?)。
(睡觉圣地阅览室)
(仔细看这四个字里面其实还挺惊悚的……)
(最爱的科高语录)
(听说我会背一楼大厅里的“科高学子应如是”,爷爷奶奶可高兴啦)
(放这张照片会被F4老师打吗?(跪)渣像素盖不住的美丽,嗯,是这样)
(沉迷挖沙子忘记一切的本人)
(居然长得比老师老,我恨!)
科学高中不是搞科学的。科高19届唯二班级圈养着一群哥字辈姐字辈叔字辈爷字辈(和儿子辈)的newbee社会青年。大家原本都是一张白纸,变颜色的时候没有一个朋友是无辜的。说起来,还要感谢讲重口味传说科普鬼故事的老司机们一带一路,让我在飙车路上逐渐奔放并且赶超前辈;感谢一群又一群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在每一个不经意的顶楼、楼梯转角、操场尽头锻炼了我的抗压能力和闪避能力(md说起来好恨我酸了我酸了我酸了),感谢经常在班里进行多人运动(当然是指开黑和踢毽子)的广大男同胞让我见证了各式等样的社会主义兄弟情,并提供了无数可供添油加醋随意OOC的写文素材,哦吼~
这听起来一点都不科学。
(两位数的人数撑起一个年级)
(乱入的表情包?!)
鄙人不才,也干过一些正常人干不出来的事儿。擅长顶风作案,多次在晚自习跑到学生发展指导处借用值班主任的电脑改稿(跪),并屡次自作主张、软磨硬泡、放飞自我,请假回老家养生;喜欢追求刺激,在考完一科后对答案并口吐芬芳;非酋属性,经常考完生物后在练习册上偶然翻到原题并骂骂咧咧;口嗨式减肥,上一秒立flag下一秒吃下京哥的泡面学委的饼干大圣的零食马叔的酸辣粉,堂堂花季女高中生翘掉周末自习竟然只为……一碗炒焖子!曾创下周六晚休吃下十块钱鸡柳一碗涮串一碗麻辣拌一盒扬州炒饭的不为人知的记录。
一个单身狗就得做些肾不亏的事。所以那时我疯狂热衷于节假日前通宵上大晚写作业,曾和美丽的英语课代表共度美好一夜,刷完一本暑假英语练习册,然后一边看着日出一边探讨人生;但平时是个无情的睡觉机器——我王境泽就是在床上睁眼躺到天亮,也不会多写一个字!
年轻人不要总熬夜,直接通宵,这才是“大晚”的终极奥义,虽然更多时候上大晚是为了等头发晾干、追剧、吃零食、聊天、ghs、看小说,以及为以后熬夜的日子做铺垫。
现在看来,那时我的铺垫做得真是太少了啊。
秃头要从娃娃抓起啊!
(BGG的发际线进化史,怪不好意思的毕竟照片有P过)
高三从科1902猛然变成了1923还蛮不习惯。曾经无数次想从二北“监狱”逃出去,可是搬家前一天晚上跟一群同样不想学习且微醺的同学坐在科高四楼的露台上,恨不得能死在这里。
当时觉得死去活来的日子,现在好了伤疤忘了疼,得了便宜卖着乖又想起其中的好来了。
写这篇稿之前被齐老师夸得找不着北。我说我写的都是闲笔了,又希望有人听,所以自己也建了个公众号(没错我就是在夹带私货,“麦乐迪的小镇”,搜它!)写出来才发现这些回忆七零八碎,这些零碎又把我拉回到那段匆忙、混乱而有趣的生活。
(临走前在科高楼前的合影,张牙舞爪生怕你们找不到我)
(还是很想说,这老师跟学生没差啊,年轻真好,我恨!)
很久以后,或许你不再记得某一次周练的成绩,不再记得某一道物理大题,不再记得那些七荤八素的方程式或历史年表,但你会记得老师唾沫横飞的神态,喜欢的女同学跟你说的第一句话,球场上出过的丑,闷热的艺术节,掉了色的校服西装,教学楼外经过的洒水车的音乐……
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是我生命的编年史。
听2字开头的学弟学妹们讲《红楼》让人自愧不如,我赶紧盗了齐老师的表情包——
(one one没想到斗图我竟然输了?!我恨!)
参考前几篇帅哥靓妹写的文章,应该是要介绍大学的,但是对不起,我在学校里迷路过很多次,至今出门靠导航,我不配(流下了不争气的泪水)。不过……欢迎大家报考轻松养生的电子系!(笑容渐渐奸诈)
“姐,遇到电子系学生就嫁了吧!”.jpg.
另:我要给提供配图的小崔同学吹一波疯狂的彩虹屁!(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是她拯救了我这个永远直男视角,一无审美二无库存的懒癌!小崔是我四大皆空万籁俱寂的高中三年里最大的快乐源泉、灵魂之友、莫逆之交、不二知己……还有什么高b格的词都给我整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跑得了运动会,当得了啦啦队,快乐的事一起分享,难过给你我肩膀,日常充满惊喜的宇宙无敌第一宝藏女孩!!
虽然平时的她是这样婶儿的:
这样婶儿的:

但是加了我的沙雕滤镜之后就会变成:
(180度鞠躬,对不起,下次还敢)
当然 ,我也没能逃过沙雕滤镜这脸说不要就不要了:
吓到各位了,对不起对不起,下次还敢。
(成年人都不把表情写在脸上,他们都用自己的表情包。)
最后许一个朴素的愿望,愿各位都能拥有青春,友情,爱情、美貌,财富,和知识,而我拥有头发。
在此鸣谢表情包提供者!哦吼!
文案|伟大的齐老师、邴格格
图片|崔茜宁、白天宇、张梓祺、陈姿含
排版|徊竹
责任编辑|伟大的齐老师
往期推荐……
膜拜格格的1901同学们有……
考不上同济的帅哥不是好厨子!(张纪鹏)
高冷男神彻底Low化为B站UP主(于潇寒)
嘘!这里有“天大”的秘密!(葛雯)
重量级嘉宾空降压轴!(蒋莹)
这件事只有他做过!(范维)
齐老师微信封面原来是……(徐霁雪)
最美的妍之最美的颜值!(尹妍之)
1901的班长居然是他!(苏泊儒)
沈城彭于晏,二中暗黑扛把子(郑鸿宇)
听说打赏完,你也能不小心考上清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