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燕南飞:笑在最后的都是金盆洗手的人

燕南飞:笑在最后的都是金盆洗手的人 燕南飞,男,本名迟颜庆。1978年生。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

燕南飞:笑在最后的都是金盆洗手的人
燕南飞,男,本名迟颜庆。1978年生。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草原》《诗潮》《绿风》《延河》《奔流》《上海诗人》《诗神》《天津诗人》《鹿鸣》《牡丹》《椰城》《北方作家》《海星诗刊》(台湾)以及委内瑞拉、菲律宾等海内外报刊。曾获科尔沁文化政府奖等多种奖项。种地放羊为生。
笑在最后的都是金盆洗手的人(组诗)
【内蒙古】燕南飞
●镰刀辞
1
那是光阴的暗器,掌管了整个天空
也掌管了旷野
手握刀柄的都是被贬下凡间的童子
江山如画,一寸寸泛黄
没人告诉他,该向哪一棵庄稼下手
刀锋吟唱:九月是一道宴席
斩首声中,与落日推杯换盏
2
飞鸟重获自由。
为了完成它的收割之梦,去山脊上
磨利翅膀的惊讶
它喜欢咔嚓咔嚓地吃掉光阴
刽子手是一个好父亲。一直活在
一把镰刀的记忆中
大地的骨架多么完美
它们彼此遥遥问候,却各自
坚守着天大的秘密
3
谁也无法抢走最后一块领土
锈迹斑斑的民谣活在茬口上,你一定会为
几寸伤口失眠
故乡的味道是从刀口里流出来的
琪琪格正一镰刀一镰刀地收割呼唤
小虫子的叫声近了
弄乱了小妇人怎么也割不完的河山
哎,你的领土要多宽广有多宽广
却还是盛不下一把镰刀对泥土的思念
●故人曰
它放任一条舌头在人间逃生。衣衫是一件包裹
足以盛放备受煎熬的渴望
乱世也是一味药引
紧紧黏住身躯,像握紧一件祭品
不知疲倦地提醒我们
重读那些崩溃的绝顶和记忆
大漠沦陷。百鸟尽。而我
依旧是和土地失散的兄弟
泥土里残留着草木的断裂声
给我一个地址,我才可以去石头的伤口里居住
它收买真相和仁慈,暗藏利刃以及斧头
煞有其事地安抚灾难
却无法安抚归路
漫漫风沙中没有意外。忍受几句谎言
此刻,才更像人类
美人终在他乡等你。人间是一盘棋
我们都是筹码
这世上最后的赢家,都是金盆洗手的人
●养虎记
光阴设下一个局,等你露出破绽
每一杯水酒都是暗语
蘸着几分醉意,和钟声叫板
不过是喂养几两风尘,在天幕上凿下胎记
那些星辰都在行走江湖
替我稳住阵脚
稳住一匹野兽的气息
山岗已不是叙旧之地。叩拜一座城池
交代苟活者的去处
落日没有手脚,却捆绑了一卷戈壁
用来祭奠一个氏族的音讯
唯有逐草而居,才可邂逅先辈遗落的器皿
仿佛游走于箭响处的呻吟
独守一捧黄土
我们终将是为自己守灵之人。恰好可以安顿那些灰烬
羔羊和羔羊相依为命
眼看着时光张大嘴,把亲人和对手放进去
一根骨头都不剩
●光阴教我们弃恶从善
所有树木都是打开夜晚的钥匙
叫不出每一个名字,你是我唯一熟悉的人。
星辰的锋芒可以止渴。一遍遍荒芜
乖乖地被窗子吃掉
我喜欢看着木门打开又关上
喜欢寂寞跌倒的声音
钟声一直都是罪魁祸首
像一场意外,集体陨落
比说出一个秘密更艰难
不愿意收起空网
收拾散落他乡的空茫
到处都是被打劫的遗迹。教我们
弃恶从善
怀恨一段光阴,如同怀念
●证词
一夜未眠,才知轻舟已过
把月光穿在身上,低语。说服人间烟火
取走一条河流的急切
而路还是那么远,鞭打快马,却始终追不上同行的人
每一句回答都,暴露他的野心
没有一截鞭影不爱惜伤口
只怕是把答案说出来
每一声安慰都是穷途末路
我们会在前方相遇。如同两只脚
测量彼此之间的距离
手握契约的人
不赌前生,不赌来世
只赌你
●喊牧场
我可以在今晚当一回猎手,去一场雪里洗澡
或者,陪一场雪入睡。
任由记忆钉透我的头颅
对,就像一块顽石,被按倒在河床上
抽打一匹亡命的马
那哒哒的蹄声,就要从胸口窜出来
风吹老了回家的路,堆积的山冈上
那一刻的冷是干净的
像它从前那样从容。
也许放弃了对自己的责难,两手空空
猜不透一个个贫瘠的面具
送你至此,他年不必相认
多么美的转身哦,江山是一具骸骨
有谁,凭吊它的宿命
我在绳索的痕迹里发现帝制
落日只是一件仿品
“谁收留我,谁就可以和我度日如年”
●火车
只看你押运着时光,游走于江湖
那些背负在身体里的重量
像爱人的手,慢慢拂过脊背
与草莽为伍,弹唱一个千疮百孔的身子
我们选择荒芜,旷远,和无尽的尘世
暗藏了好多空屋子
——一只只安静的耳朵
抑或是一只只猛兽的蹄印
长啸。知道那就是命。和一场风雨同行
自己与自己为敌,从心窝里
喊出一滴燃烧的泪
山峰是送我远行的头颅:兄弟,此去
自当隐藏欲望。而我
绝不拦着你
要走就走吧,用一生
把大地的肋骨
一根根数完
●穷人
黑鸦的啼哭,深不可测
守墓人抱琴而去,叩首。原谅我
原谅所有不肯臣服的人类
一滴血让大地怀孕
——那是谁的遗腹子
在枯木和残瓦上安息
哦,酒碗里腌着孤魂
直等到夕阳落下,像一把巨斧
轻盈地把人间一分为二
——乞讨者和行者
没有一种结局适合安葬
那些咒语试图掩饰鞭痕
它幸存的眼睛很古老
容不下哪怕一小撮灰烬
青铜般的肤色
为光阴镇痛
●瘦光阴
我们用一串脚印,把童年养大
每一块伤痕结疤掉落的时候
都会有一个失眠的人
在黑夜里练习走路
总想把一截空空的风声握住
光阴太瘦了。
身体是一个慢慢渗漏时光的水龙头
孩子们都已落草为寇
唯独你还是下落不明
漫天飞舞尘,企图淹没我们
你看,每个人的影子都那样陌生。
他的胸口有一场洪峰即将漫过堤坝
是的,只要撑下去,我们这一生
还有救
时光本来就是被掏空,又注满
万物如一坛好酒,用它的香,迷惑那些
归途上的行者
生命本来就是一场暴动
我不是亡国之君。
我还有一步好棋,很危险
●暮色记
风冷,微乱。
唯有山脊,看透生死,无视危险涌入
负一身青苔,心事被隐隐洞穿
手捧草木之香
扶我暗渡
那些声音还要蛰伏多久
才会把暮色扫出门外:嗜酒,余晖落尽
虚掩几卷铁骨
弄坏了多少光阴
你看雁阵还在修改天空
满天都是脚印
像经幡,拦住去路
人间有好多俘虏甘被押送
沿途还要设下伏兵,让你明白
整个夜晚都被我动过手脚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