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三生三世,许你十里桃红梨白

在古汉语里,“春”“蠢”同音同意,意即春天来了,天气回暖,万物复苏,春来虫动。照在人们身上的阳光是愈加地暖和了,滋养万物的雨水也逐渐丰沛了,于是草木萌动,百草新生,鸟语花香,桃红梨白,姹紫嫣红,大地繁花似锦。
九襄:南丝路上梨花如雪的春天里
三月温暖的春风沿大渡河谷奔袭而来,那泥巴山下的九襄,二万亩梨树就次第花开,如银似雪地缤纷灿烂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唐代诗人岑参的这句诗,本是描写雪景的,如今用来描绘九襄三月梨花盛开的胜景,却是再贴切不过的了。
地处大渡河流域的九襄,南距汉源县城25公里,作为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交汇之地,九襄一直都是雅(安)、甘(肃)、凉(山)三市州的民族文化走廊和商阜物质集散中心。古蜀国时的笮都,汉代的沈黎郡、牦牛县等,都在九襄设治,及至戊戌变法时,因九襄下辖九个乡镇,民众互助友爱,因而得名九襄。算起来,九襄建制历史距今已有2100多年。
然而,九襄于我,还在于上个春天我途经此地时,那梨花如雪带给我的惊鸿美丽。站在山腰,眺望开去,那横无际涯的梨花,犹如一场铺天盖地、纷纷扬扬的大雪。“雪”漫过陇岗,又滑入了山谷,竟与远处山巅尚未完全消融的雪影相连,恍惚中,哪处是花,哪处是雪,让人一时难以辨白。
及至近处,春俏枝头,那或疏或密、或浓或淡花树下,是一块块蒜薹地依着山岗的坡势铺陈开去。举目而上,阳光绚丽,云影散淡,花影瞳瞳。有浸透阳光的微风掠过,淡淡的花香和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让人心旷神怡。更兼飘零的梨花瓣儿,在春风中倏地消隐于蒜苗里,花的素白,苗的油绿,就这样雅致地彰显出九襄三月的盛大春色了。
花树上,有村人在忙着授粉;绿地里,成群结对的人们在忙着收剐蒜薹。问谁种下了这漫山遍野的梨树啊?当地人便娓娓向我讲起一则故事来。
说是唐初贞观年间,玄奘和尚奉唐太宗之命西天取经,取道古南方丝绸之路的汉源时,因日暮途穷,只好借宿一户农家。这户农家热情接待,玄奘和尚便以手中的禅杖相送为答谢,但这家粗心的主妇却将禅杖误以为是普通的树枝,于是将禅杖随意地插在屋前的院坝,不料来春,那禅杖居然抽出芽来,竟是一棵梨树。三年后,梨树开花结果,十分香甜,周边人家均来引种,经过数以十代上千年的繁殖,而为今天的规模。
一则神话传说,却从侧面说明了九襄梨树种植历史的久远。
大渡河温暖湿润的空气年复一年地滋润着九襄,泥巴山下明丽的高原阳光四季如春地照耀着九襄,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使得九襄自古物产丰富,商贸繁荣。除了梨,九襄还盛产樱桃、枇杷、桃子、李子、柑橘、葡萄等50多种水果,四季鲜果不断,是古南丝路上有名的“果都”,就连当年诸葛亮南征经过此地时,也曾赞誉九襄——天下绝收,此地半收;天下大乱,此地无忧!
梨园深处有人家。梨树掩映,不时有幡旗摇摇,掀枝而入,干净整洁的农家庭院张灯结彩,漂亮的梨乡妹子笑脸相迎。香茗、棋牌、农家风味佳肴,更兼不时落下的梨花瓣儿助兴,真是今夕何夕,天上人间。到了梨盈枝头的季节,头顶累累硕果,随意伸手摘之而佐美酒,又该是何等地惬意。

龙泉驿:夸父的桃林开在浪漫的《诗经》里
仲春三月,几个丽日一晒,那龙泉驿漫山遍野的桃花就恣意地开了,一树树、一簇簇,成垄成片的桃林花开原野,远远望去,绯红烂漫,灿若红云,热烈而壮观,真乃大地的红颜。
《山海经》中记述,“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山上住着一个巨人氏族叫夸父族,首领就叫夸父。在那个远古洪荒的世界里,为了本部族的人产能够活下去,夸父每天都要率领族人跟天灾猛兽搏斗。
一年大旱,火一样的太阳烤焦了地上的庄稼,晒干了河里的流水,人们无法生活。夸父于是立下壮志,要把太阳捉住。太阳在空中飞快地转,夸父在地上疾风一样地追。他追了九天九夜,最终却渴死半路,他丢下的手杖,化为一片生机蓬勃的桃林。
当然,龙泉驿的桃林,并非夸父的手杖,不过一枚出土于龙泉驿一处秦墓的桃核,却证明了这里久远的种桃历史。事实上,今天龙泉驿的桃林,是与一个名叫晋希天的人联系在一起的。
晋希天是龙泉驿山泉人。1930年,就读于省城华西大学文学院外文系的晋希天,到打箭炉(今康定)、建昌(今西昌)等地考察少数民族风情,被沿途的农家果园吸引,遂引种300株水蜜桃在家乡建设果园。
果园建成,花开时节,晋希天约友人园中赏花饮酒赋诗而乐。没想到的是,当年他的两首小诗,竟成今日龙泉山桃红遍野的预言——“龙泉山中桃花园,桃花开满龙泉山;今年赏花人两桌,半个世纪万倍多”,“云间烟火有人家,高山深处露桃花。赏花饮酒今日事,它年满山灼灼华。”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如今的龙泉驿已为中国十大水蜜桃生产之地,1700万株桃树铺天盖地植于龙泉山上。每到草长莺飞之时,这里便桃红缤纷,如火如荼。它们与梨花、李花、及其他各种时令花卉,把整个龙泉山打扮得春意盎然,姹紫嫣红,引来如织游客。
当然,龙泉驿桃花,首推晋希天桑梓地山泉的最为艳丽。因为地处山地,这里的桃花虽然会迟开一周到十天左右的时间,所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却是一下子让人感觉到这花于百花繁荣之后的醒目与鲜妍了。
红的灿若朝霞,粉的恰似胭脂,“桃花含笑,万枝丹彩灼春融”,络绎不绝的游人畅游于花海之中,只听得快门声声,笑语荡漾。
于是就想起崔护的诗句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不过,诗经有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意思是说,茂盛的桃林,开得如火如荼;待嫁姑娘过门后,定会使夫家和顺美满。
所以,诗人席永君春游龙泉驿后,曾写下他那首著名的《桃花十四行》——“通往《诗经》的路,也是通往桃花的路,通往龙泉的路;龙泉的桃花也是《诗经》中的桃花……当神话成为远逝的背影,晋希天的桃林也是夸父的桃林。”
文字/图片|余茂智
编辑|远流君的小表妹
往期回顾
故乡|生吃,才是生蚝的正确打开方式
影像|诗,远方,理塘
镜头下|且行且看,不负两全
试问春风何处好?辛夷如雪有花溪
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成都周边登山全攻略
关注远流文化,一个推广旅游体验的团队
投稿邮箱:HH2015@yuanliuwenhua.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