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萳:那些花儿【原创散文】

作者简介:袁文萳,女,重庆市巫溪县红池坝镇人,文学爱好者。 《那些花儿》散文 作者:袁文萳 要问这世上最美的是…

作者简介:袁文萳,女,重庆市巫溪县红池坝镇人,文学爱好者。
《那些花儿》散文 作者:袁文萳
要问这世上最美的是什么,我首先想到的,便是花了! 花,象征着一切美好!花一样的少女,花一样的年华,花一样的娇艳,花一样的柔弱,花一样的顽强……瞧!所有的赞美,都离不开一个花字。 对花的兴趣,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每次去山里捡干柴,总不忘记收集几株花花草草回来。换一种方式来说,我的心思压根儿就不在干柴火上,主要是看能不能在大山里寻到我喜爱的花草。 尽管是在农村,我也没有自己的专属小花园,小小的泥巴土院子也是要用来晒粮食的,所以只能沿着院边栽上一圈。
山野的花就像农村的孩子,一点儿也不娇气,特别好养。随着季节的变化,花儿陆陆续续的开了,又陆陆续续的谢了。红的,黄的,粉的,白的……一年四季都为我的小院子增添着色彩。尽管我连她们的名字都不知道! 如今,城市的土地堪比黄金,我们拼尽了全力也很难换来自己的容身之所。那些花再也不能自由自在的生长了,每一株都只能拥有固定的土壤,固定的面积。这也正好像极了在城市中奋力求生的我们。我们不也是被固定在几十平甚至是十几平方的空间里工作和生活吗? 我爱花,她像爱人,像孩子,更像我自己。娇艳又温柔,敏感而脆弱。她总是沉默不语,却用肢体状态表达着各种需求与渴望。你精心呵护,耐心浇灌,她便盛开。你冷落不管,她便凋零枯萎,直至死去。
我曾经也是个不懂爱的人,花开时我兴致勃勃,花谢了就没了兴趣,因此,我养死过不少花。后来我才渐渐地明白,其实我们不也是跟花一样的吗?一朝春尽红颜老,我们不可能永保青春容颜,难道老了我们就不需要爱了吗?如果我们的爱人也只爱我们的美貌,容颜逝去就将我们抛弃,那得多悲哀呀!
我曾有过这样一段情感,他从不养花,每次我到田间挖土回来种花,他总会说上一句“你无不无聊,一个大人总做一些小孩子事。”这句话足以让我心凉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再养花了。
再后来的后来,独居的生活让我感到乏味,于是我又开始养花。我把她们当成远方的爱人,孩子,亲人,也当成自己。夜了,所有的小鸟和花儿都睡着了,每一片叶子都凝聚着一颗晶莹的水珠,每一颗水珠里都有一轮明月。在这样的夜里,连思念的味道都是香的。
看着她们生根,发芽,盛开,凋落,每一个变化,每一个过程,都是一种成长。我不再嫌弃她们花瓣凋零,叶片脱落的样子。因为我深知,这一次,如果再放弃了她,我想,她再也不会开了吧!
总编:红烛心曲
主编:温文馨语
编委:大海放歌、新源飞语
群管:小贝壳
特约作家:红烛强子
投稿须知
一、作者自行校对文字、古诗检测合韵,拒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时请注明原创首发,绝对禁止同题单独投稿,朋友圈发过的文字一律不收!
二、题材不限,诗歌(现代诗、古体诗词、散文诗)、散文、小说、随笔等。
(杜绝网络拼凑整合文字)
三、投稿邮箱:357437070@qq.com或2729704303@qq.com投稿格式:题目(原创首发)+作者名+内容+简历+照片+联系方式(微信)
来稿正文统一靠左对齐排版,投稿后关注公众号,并主动加编辑微信:s27298888、wenwenxinyu
四、【赞赏稿酬】:本平台赞赏自愿。收到赞赏金70%作为稿酬支付给作者,(阅读量500以上,80%稿酬),赞赏金10元以下(含10元)的不结算,由平台自行运作和发展之用。赞赏稿费自作品刊发之日起第八天红包结算,作者主动加主编微信:wenwenxinyu领取。后继收到赞赏金不再发放。
嗨,点个在看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