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看见|靠卖资产扭亏 这家疫苗企业的未来在哪?

作者 | 张彬 制图 | 吴曈 冯玥
5.37亿巨亏之后,沃森生物靠卖资产成功翻身。2018年净利润增长近300%至10.46亿元,创上市以来新高。
2012年以来,一系列外延式并购将沃森生物拽入亏损的泥潭。如今,嘉和生物控股权的转让,标志着沃森生物已放下“大生物”战略的野心,回归疫苗主业。新型疫苗的研发和产业化,是其主要发力的方向。
眼下,投资者都在焦灼等待被称为“疫苗销售之王”的13价肺炎结合疫苗的上市,以及HPV疫苗的研发进展。10亿净利润背后
2月22日,沃森生物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全年营业收入8.79亿元,同比增长31.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6亿元,增幅为294.64%,不仅扭亏,而且创下上市以来新高。
净利润超过营业收入,如何实现的?沃森生物在公告中称,2018年公司自主疫苗产品营业收入增加60.40%,同时,期间公司转让子公司嘉和生物46.45%股权,产生投资收益约11.76亿元。
原来,卖资产才是沃森生物“扭亏”的主因。这次被卖掉的嘉和生物,主要从事单抗F药物(单克隆抗体药物)的研发和产业化,2013年底被沃森生物收入囊中。
当时,沃森生物正在雄心勃勃地布局“大生物”战略,单抗药物是其中重要一环。2013年12月沃森生物斥资2.92亿收购嘉和生物63.48%股权后,2015年又以8500万元收购嘉和生物8.38%股权,对嘉和生物的持股比例提升至71.96%。
据了解,以单抗药物为代表的生物技术药在肿瘤、免疫系统、心脑血管等疾病治疗领域具有很高的医学价值,产品前景广阔。但也具有高资金投入、长周期、研发风险大等特点。
并购嘉和生物后的第二年,沃森生物的研发投入就从0.69亿元骤增至2.26亿元,并逐年上涨。2013年,研发投入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比例仅为12%,2016年占比已超过五成。由于嘉和生物的产品尚未上市,不贡献利润,如此长时间的高研发投入严重拖累了沃森生物的业绩。2014~2017年,沃森生物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均为负值。终于,不堪重负的沃森生物决定放手。2018年6月21日,沃森生物向浙江康恩贝转让嘉和生物8.6455%股权,转让价款为3亿元。6月27日,沃森生物又向HHCT转让所持有的嘉和生物约37.8%股权,转让价款13.1亿元。交易完成后,沃森生物所持嘉和生物的股权比例降低至13.59%。疯狂并购拖累业绩
沃森生物成立于2001年,最初主营业务为疫苗研发、生产和销售。2010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2010~2012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2.08亿元,2.33亿元,业绩稳健增长。
2012年起,沃森生物开始谋划“大生物”战略,围绕“疫苗、血液制品、单抗药物”展开产业布局。
2012年底,沃森生物先以5.29亿元收购河北大安制药55%股权,后两次增持,最终共耗资8.66亿元获得河北大安制药的90%股权,进入血液制品行业。
2013年1月,沃森生物以2.65亿元收购上海泽润生物50.69%股权,后者主要从事HPV疫苗等新型疫苗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
2013年,沃森生物还以11.13亿元收购宁波普诺生物、山东实杰生物、圣泰(莆田)药业以及重庆倍宁,试图打造疫苗和药品流通平台。
2013年12月1日,沃森生物收购嘉和生物63.48%的股权,进军单抗领域。至此。“大生物”产业格局初步形成。
但此后,剧情并没有朝沃森生物预想的方向演绎。2013年,沃森生物净利润仅0.48亿元,同比下滑79.43%,2015年和2017年更是巨亏8.41亿元、5.37亿元。2013年至2018年三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始终为负值。导致公司业绩恶化的,除了并购嘉和生物造成的研发投入大幅增加,还有两次黑天鹅事件。
第一次是在2016年3月,子公司实杰生物涉山东问题疫苗案,被撤销GSP证书,为此,沃森生物在2015年财报中计提商誉减值损失4.8亿元,导致2015年业绩变脸,从预计亏损3.89亿元到亏损8.41亿元,震惊市场。
2016年下半年,沃森生物将实杰生物剥离。失去这块资产对沃森生物影响很大:实杰生物作为疫苗和药品流通平台,为公司贡献了大部分营收,2015年,疫苗代理收入占比将近六成,远远超过自主疫苗收入。没了这部分收入之后,沃森生物的营业收入从2015年的10亿元骤降至2016年的不到6亿元,损失不可谓不大。
第二次是在2017年。因2014年沃森生物转让河北大安制药股权时,曾和受让方达成对赌协议:河北大安2017年、2018年、2019年血浆采集规模应分别不低于150吨、200吨、250吨。而2017年,河北大安仅采集血浆91.13吨,未达到最低承诺值,沃森生物履行赔付责任,导致2017年业绩再度变脸,巨亏5.37亿元。
暴雷仍在继续。2月16日,诺森生物公告,2018年河北大安共采集血浆101.8337吨,再次未达到最低承诺,预计将导致公司2018产生赔付损失约7600万元。
转让河北大安、实杰生物、嘉和生物控股权,标志着沃森生物相继退出血液制品、疫苗代理和单抗领域,至此,沃森生物的“大生物”版图仅剩下疫苗业务。靠疫苗业务能否摆脱困境?
回归疫苗主业后,沃森生物将未来押注到新型疫苗品种的研发和产业化上。
沃森生物的主营产品为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和Hib疫苗。近两年,公司自主疫苗收入连续两年高增长,2016年、2017年增速分别高达131%、60%。不过,外界显然更关注两大在研疫苗品种的新进展。
目前,沃森生物的两大在研疫苗产品:13价肺炎结合疫苗和HPV疫苗(宫颈癌疫苗),均已进入最后的研发阶段。机构普遍看好两个品种上市后的盈利前景。
其中,最受市场期待的是13 价肺炎结合疫苗,已进入申报生产阶段。机构此前普遍预测该品种将于2018年底至2019年初上市,但目前公司尚未公告13价肺炎结合疫苗获得生产批件的消息。
13 价肺炎结合疫苗是目前唯一一款用于全年龄组人群注射的肺炎疫苗,由辉瑞公司独家生产,2016 年全球销售额57 亿美元,被称为全球“疫苗销售之王”。
东吴证券预计,13价肺炎结合疫苗上市首年即可为沃森生物贡献近11 亿元的净利润。
另外,HPV疫苗的研发进展也备受关注。HPV疫苗是全球仅次于13价肺炎结合疫苗的第二大疫苗,2017年全球销售规模约25亿美元。据了解,全球范围内上市的HPV疫苗产品均产自GSK公司和默沙东两家公司。国内引进后,始终“一针难求”。
目前,沃森生物二价HPV疫苗已处于Ⅲ期临床研究最后阶段,九价HPV疫苗已于2018 年1月获得临床试验批件,正在开展临床研究。
国元证券预计,沃森生物二价HPV 疫苗将于2019 年年内上市,成为继GSK和默沙东之后,首个国产HPV疫苗。九价HPV疫苗申报进度国内领先,两个产品上市后每年将为公司带来10 亿元以上的净利润。
不过,疫苗从临床研究到上市需要一定时间,13价肺炎结合疫苗能否顺利获批上市也存在不确定性。手中没有资产可卖之后,疫苗业务能否真正扭转沃森生物的业绩颓势,还是未知数。

财看见·腾讯新闻出品
本文版权归“财看见”公众号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后留言,经允许后方可转载,并在文首注明来源、作者及编辑,文末附上财看见公号二维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