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致辞:我们每个人都应是守望者

新年致辞我们每个人都应是守望者黎荔
“黎老师,虽然我已经毕业了,但我还记得,您曾经写过《为陈仲伟医生之死写给交大医学生的一封信》,今天看到又一起杀害医生的暴力事件,确实十分痛心。想我在交大的时候,那些和我们一起上课的医学实验班同学,都是最认真、最刻苦的,女朋友也是医护工作者,所以我深知医务工作者的艰辛和不易。在此,恳请老师再给所有医护人员一点鼓励,让她们不要放弃,虽千万人与你为敌,我亦为你挡锋。”这条学生的短信,已经发过来很多天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近年来,杀医、伤医、辱医事件频发,门内在争分夺秒救人,门外在磨刀霍霍,如此场景,实在令人心寒。我深知在这个疯癫的时代中,守护医护职业,守护职业的理想与信念,是有多么地艰难,多么地困苦。我深知那些初涉人世的医学生们,那么希望作为老师的我,能够对他们的职业前行,给予哪怕一点点的安慰与鼓励。教师、法官和医生,分别守护的是一个社会道德底线、正义底线和生命底线,如今这3条底线都那么摇摇欲坠。当今的医患关系中,医护人员需要防范被打甚至被杀,这是这个时代无比的悲哀。我当然要爱护我的学生,我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不设身处地替人着想,却只顾高谈阔论,但是,我还是想重复塞林格在小说《麦田的守望者》中的一句话:“我们每个人都应是守望者,守望我们的心智,我们的理想,以防它在生活中不知不觉地坠落和被自己遗忘。我会一直守望,直到那一天…… ”
不是所有的崇高都是虚伪,不是所有的真诚都是造作。任何行业,要坚守自己的信念都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凡人要有所坚守,必定如此。我将当下中国命名为“无道德社会”,将中国人称为“无道德人群”,这是基于我对这个国度人们行为举止的性质判断。这个结论当然不令人愉悦,但它是一个事实。这个社会的基本特征是,总有人守规矩,但更多的人不守规矩。多少道德观、价值观正在被扭曲、被颠覆。我们每个人所曾经持守的东西,我们的底线,我们的是非和原则,越来越像存放在一个巨大的沙漏里的沙子,就快要漏光了!在这个纷扰的时代,让自己的心清静下来,并执著于自己一直坚守的信念是很难的,但我们不能放弃心里的这个方向感。要清楚自己的心里要什么,要持守自己的信念,矢志不移,这就是自我斗争。这个时代重变道,人们心里有太多破坏的欲望,而少了坚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人类的精神应该是有常道的,就像数学上有常数一样,有些东西,比如我们对友爱、仁慈、责任、善良、孝道等品质的向往和传承是不能变的,变了人世就会失去基本的坐标和底线,乱了套。为什么南宋被蒙元人所灭、明代为满州人所灭,天下忠义之士多出于江南,忠义守节之士之多,超迈前代?为什么江南是中国保种爱族的观念最为旺盛之地?为什么辛亥革命的种子植根于明清时代的江南?因为,中国古代的士君子群体,就是中国文明之守护者。在任何时代的考验里,真正的士人,都能以一种恬静而常态的心态来看待一切,求知问道,家国天下,风骨操守,德行担当。云在青天水在瓶,当你我改变不了“青天”之“势”,你我只能坚守“瓶”之“道”,持志安常,坚守和捍卫那些人类世世代代永远要守护的。去探索,去挖掘,去守候,去等待,去流泪,去相信。每一个文化理想的守望者,不都是怀着一份不计得失的挚诚吗?坚韧坚守,旁若无人,劫波渡尽,必有所得。
今日,中国人的确醒了,不是觉醒的,是吵醒的。时代如此喧嚣,众声喧哗,烽烟四起。有的人在名利场的漩涡里,野心勃勃,对着世界喊着“我要”,无论丢失了什么都在所不惜。而有的人,无比笃定的说着“不要”,不去争一个“舍我其谁”,不去恋一个“万众瞩目”,只是淡淡的低下头,拥抱自己想要的,尘埃里的清澈和坚守。磨铁研墨,守山望气,世间诸事徒耗心力。但还是要茫茫人海,燃灯守望。用我们内心像石头一般沉重、坚定的爱,镇守我们的灵魂,使其不致随风飘去。强大的另一种样貌,未必是与世界为敌,而是能守住本心。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条价值底线,守住了这条底线,守住的就是自己的人格尊严。假如有更多的人自觉地守护一己之价值底线,那么我们这个国家就有希望,我们这个民族就有依托。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时代,守护爱情信念的人们,守着一树似雪梨花,守着一池素色莲荷,执手相看,共偕白头,缓慢地看光阴在不经意间老去。金钱与成功一色、荷尔蒙共权力齐飞的时代,读书人依旧守着他的清静,抗拒着书斋之外泥沙俱下的摧毁。现行的医疗环境、种种的负面新闻与现实干扰下,真正的医者依旧守持着,他当初以手按在古老的医典之上,发下神圣誓言、以救治生命为最高职责的初心。2019年的最后一天,2020年到来的第一天,我静静地写下“守望”二字,与我的学生们共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