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红会说句公道话

我为红会说句公道话
我最近参加了一点民间志愿服务,有两个感受。
一个是民间志愿服务需要专业化,这次大疫情,涌现出大量的民间志愿者,他们满怀热忱无私奉献,绝对令人敬佩。但真的效果怎样,我觉得受助医院和医护人员心中有数,我们自己也有一杆秤。目前民间志愿服务最大的遗憾就是各自为战,互不通气。另外缺少医学专业人士,捐赠物品和医护人员需求难以对得上,捐赠物品很多都没啥用,辜负了捐赠者一腔热血,也浪费了社会资源。
另一个感受就是民间志愿者很抵触官方慈善机构。国家慈善组织公信力不足,在大家心中地位不高,号召力不大。大家更愿意绕开官方慈善机构,自己组团去做慈善。这一点我们大家都能理解,说实话,红会官气太重、暮气沉沉、效率低,还留下很多不好的故事。被人抵制,也是报应。
但我们必须承认,志愿者队伍其实是一支专门从事公益的军队,公益活动要做得好,就必须专业化、组织化。武汉现在突发状况下涌现出的民间志愿者,装备简陋,知识储备少,血气之勇可嘉,但难以做到专业化,不过是做公益求个心安而已。灾难面前,靠这种突然出现的民间志愿行动做公益,好比临战召集不曾经历鼓角旌旗炮火硝烟的市民和学生作战,不但业余,而且难成。如果利用红会的组织系统和动员能力,可以弥补不足,把防疫工作做得更好。
比如现在捐赠物资,肯定是主要流向武汉和各大医院,而湖北其它地区和小医疗机构想雨露均沾,那是非常难的。如果能够由红会统筹物资的调配,黄冈鄂州这些疫情严重的地区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那些小医院的医生护士也能获得更好的民间资源支持。如果没有红会这样的组织来协调,越是实力强的地区和机构获得帮助越大,越是实力弱的地市和小医院越是嗷嗷待哺。这种严重失衡肥瘦不均的公益局面,我相信大家都不乐意看到,也会认为极不公平。
灾难面前,真的不应该使用太多的情感和修辞,使用太多的兴师问罪和剖析指摘,这些都是灾难之后供我们回忆时才可以做的事情。无论我们是体制内外还是道路不同,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应该像吴越同舟那样,在危险时却出手互相救助,众志成城,一起先把灾难渡过去再说。
只要看红会出来了,就给它定原罪,就用骂声去阻挠他们做点实事,不仅无脑,而且缺乏是其是非其非的公道,满腔正义口诛笔伐,不过暴露出自己的愚蠢和无知。
说风凉话、批判他人,最安全也最省力,还容易赢得他人喝彩,但这种行为是令人鄙视的。武汉需要更多做事的人,我们欢迎红会来组织和协调民间志愿者一起把面前这场大灾难共同抵御过去。
我们也呼吁国家未来放下大包大揽,对民间NGO组织保持开放包容心态,让志愿者文化在社会蔚然成风,推动民间志愿者组织专业化、组织化,这其实就相当于为下一场社会灾难养一只职业军队,兵精将广,再遇到这场大难,就不会像前几天那样惊慌失措了!
—转发一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