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兆君: 消失的古滇文明(6000字长文,慎入)

古滇历史主要经历了上古时代、方国时代、大姓时代、南诏时代、三朝过渡时代和大理国时代。
上古时代云南居住的是百濮原住民部落,考古发现这些部落在公元前12世纪已经进入了青铜时代(Bronze Age),说明古滇已经与商朝文明有交流。另据史书记载武王伐纣时,就从百濮借兵,古滇武士善战子周朝就有记载。之后的公元前800-300年,这500年间,不断有北方游牧民族斯基泰人(匈奴人的祖先,混合人种)沿着横断山脉南迁(费孝通这条路线为藏彝走廊),古滇的人口结构变得复杂。
公元前3世纪左右,滇西南、滇西分别出现了斯基泰人的昆明国、百濮原住民的哀牢国两个国家。公元前279年,楚将庄蹻(qiāo)率百越军队攻滇,据说给秦国切断后路,归国无望,于是干脆在滇池边称王建国,国号“滇”。同时宣布停战,与昆明、哀牢结盟。这三国都建造城市作为首都,人口绝大部分集中在都城,类似古希腊的城邦国家,所以史书称为方国。从此古滇进入方国时代。
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入滇,滇国沦为傀儡国,昆明国王族溃散,都城被毁,退化为游牧部落。
值得一提的时,汉武帝的军队攻入云南的时候,发现这些方国并不是想象中的蛮夷之地,而是高度繁荣的商业城市,文化非常发达,城市内有大批印度商人,西汉人才发现,方国与印度之间已经开辟了一条重要商道“身毒道”,相当于当时的跨国高速公路,印度、云南和东南亚之间的贸易甚为频繁,文化交流也很密切,方国贵族多学习梵文。
汉武帝征服滇国之后,强制中原各地豪强移民入滇,这是汉人成规模进入云南之开端,但后面可以看到,这批人并没有使云南地区汉化,反而是汉族人云南化,我认为原因一方面是古代文明受地理影响强烈,另一方面说明方国时代古滇文明已经不落后与汉文明。
公元前82年,在滇东南、广西西部又出现了一个百越人国家句町(dīng)国,可惜于45年被东汉灭亡。公元77年东汉灭哀牢国,115年灭滇国。方国时代终结,但古滇文明并未因此终结。东汉虽然在当地设立郡县,但地方上基本还是氏族自治。也就是说,除了象征性进贡一些土特产,马照跑,舞照跳,照样跟印度人做生意。
到公元2世纪,云南出现一批“大姓”,如爨(cuàn)、孟、霍、董……这些大姓在当地威望越来越高,而被迫移民入滇的汉人也完全本地化,与本地人“亲若骨肉”。
东汉亡后,三国时代,古滇大姓纷纷倒向东吴,成为蜀汉的大患。于是225年,诸葛亮率军南征,压迫古滇中他所认为的“蛮族”,并且实行恐怖的纳粹统治。要求所谓“蛮族”全部都必须戴一个木枷锁,居住屋的门不得高于肩,“出入必俯首,示其敬朝廷也,稍高其户者辄得祸”。“蛮族”作饭必须一粒一粒剥米煮饭,“取殻逐颗剥米以炊,日不暇给,使其终岁勤劳弗获闲居思叛也”。
所以诸葛亮死后,古滇大姓不断激烈反抗蜀汉。
曹魏灭蜀汉后,古滇大姓有一种从纳粹集中营节后余生的感觉。自然就降魏了,魏国根据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逻辑,恢复了古滇大姓的自治权。
众所周知曹魏后来被司马家夺取了政权,成为西晋,古滇大姓继续向西晋称臣。而西晋皇帝一代不如一代,经常自己作死,导致了五胡乱华,北方战祸纷起,西晋最终为胡人所灭,皇室残余南迁至南京变为东晋。古滇大姓就继续向西晋称臣。
也是因为北方战乱,流民四起,氐羌人和北方汉人大规模逃难进入四川。这些流民都是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乌合之众,但人在没有吃的时候战斗力最强,氐羌人李雄(流民领袖李特之子)组织流民为军队攻陷成都(当时东晋控制),于四川成立成汉国。
333年,古滇大姓向成汉称臣。
其实古滇大姓向谁称臣都无所谓,只要不动他们的地盘。就是靠着这种称臣技术,古滇获得了宝贵的和平,或许也是当时也庇护过当时很多流离失所的难民,幸甚!
339年,大姓之一孟氏投靠了东晋,消灭了霍氏,想一统个大姓。爨氏却忠于成汉,反戈一击消灭了孟氏,从此爨氏独大。由此可见东晋已经是气数将尽,盟友都保护不了,另一方面也说明爨氏武士的战斗力非常强大,后面我们可以看到南诏武士完爆唐朝军队。
553年,鲜卑人之西魏攻占四川,西魏也知道爨氏不好惹,继续承认爨氏自治地位。
爨氏领袖爨瓒病逝后,两子爨翫、爨震分统西爨(白族前身)、东爨(彝族前身),这是典型的一种封建安排,有点路易一世将神圣罗马帝国(加洛林帝国)给三个儿子分治的味道。此外,在滇西还出现了六个彝族小封建领主,称为六诏。最南部为蒙舍诏(即后来南诏的前身,最后是这个小国崛起)。
五胡之乱渐平,隋朝崛起。602年,隋军入滇,杀死西爨国王爨翫后撤军,西爨衰落。652年,苍山洱海之间的西爨白族首领张乐进求带领族人归附了蒙舍诏君主细奴逻(这名字是不是有点泰国味?不过是泰国受南诏影响,而不是反过来)。653年,细奴逻称王,南诏正式建国。
739年,皮逻阁统一六诏,定都太和城;748年,东爨归附南诏。 779年,南诏迁都羊苴咩城(大理城)。
关于皮逻阁如何统一六诏,有两种传说。一种是在六诏会盟时,出现宗教灵异现象,一只灵鸟始终站在皮逻阁肩膀上,于是按照神的指示,皮逻阁成为六诏盟主。这种说法反映出封建社会,宗教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另一种说法,是皮逻阁骗其他五个诏主到松明楼赴鸿门宴,结果把他们全都烧死,自命盟主。我认为后一种说法可能是后来汉人按照中原政治斗争的厚黑逻辑杜撰的。事实上根据史书记载,是唐朝出于制衡吐蕃的需要,派军队帮助皮罗阁武力征服了其它五诏,让皮罗阁可以有足够力量制衡吐蕃。由此可见,皮罗阁对其它五诏的武力征讨,是有底线的封建礼仪式战争,打服就算,不会赶尽杀绝。一方面唐朝希望保持限制吐蕃的有生力量,另一方面,六诏之间沾亲带故,皮逻阁不得不遵守宗族战争的一些规矩。
所以南诏立国之后,主要的政治制度是类似日本的封建制度,即国王的权力远远不如中国的皇帝,各地的领主对自己的领地拥有完全的治权。
这种封建制的国家,一般说来士兵数量不会很多,但是都是专业武士,平民没有资格当兵,因为没有钱买武器和马匹。士兵由各大姓的贵族子弟组成,武器精良(彝刀赫赫有名),训练有素,非常注重荣誉感,是精兵,在本土守土作战战斗力都很强。
盛唐扶植了南诏,但是南诏并非蛮族,智商很高,采取外交平衡策略,并没有导向唐朝一边。而是审时度势,一时与吐蕃结盟,一时与唐朝结盟,一时2边都进贡。搞得唐朝也没有脾气。后来唐朝在与吐蕃决裂后,曾派八万人入侵当时与吐蕃结盟的南诏,开始以为南诏就是一个没有实力的小滑头,结果没想到南诏武士战斗力超强,打得唐军最终只剩两万人。后唐朝又强制平民参军,俗称抓壮丁,集齐二十万人马再度入侵南诏,又几乎全军覆没。
唐滇第三次开战的原因很荒谬,是因为南诏君主世隆的名字犯了唐太宗和唐玄宗的名讳,唐朝要求其改名“酋龙”,世隆很不气愤,就主动出击攻打四川和越南,自此南诏和唐朝陷入两败俱伤的拉锯战。
这三场战争,尤其是最后一场,彻底拖垮了唐朝。唐朝就是因为要和南诏开战,穷兵黩武,民怨沸腾,才导致了庞勋之变(唐朝派往桂林的精兵,防范南诏,因战士久战思乡,发生兵变),安史之乱,最后导致唐朝灭亡,中国重新进入五代十国的混乱时代。
为什么南诏能轻易打败盛唐军队呢?我认为原因是南诏的战士都是封建武士,是怀着保卫家园的激情而战,而唐军的战士是被强征入伍的,仅仅是因为皇帝的意志被迫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打仗。战斗力当然不在一个档次。其实,众多史实表明封建武士的战斗力往往强于大一统王朝的军队。
除了武功,南诏时期白族的文化也发展到很高的程度,白文在发展得非常完善,想日文一样,有借用汉字部分,也有假名部分,两者结合,在民间高度普及,有自己的文学作品,宗教经典。而白族贵族则大部分学习梵文,读佛教经典,同时他们也懂汉文,可以写非常不错的格律诗。这些宝贵文化成果最后毁于朱元璋对云南的强制汉化措施。
武功强大,文化发达的南诏最后也走向了灭亡,是因为封建制的衰弱。南诏后期疯狂扩张,甚至打到了中南半岛。导致国家损耗大量人力物力,君权膨胀,原来的封建制度被削弱。君主为了集权,必然要提拔一些底层平民进入核心政治圈,这样原本并非大姓的、唐朝战俘出身的郑氏就靠博取君主欢心而崛起,这就埋下来南诏衰亡的祸根。与唐朝展开的不是那么正义的第三场拉锯战,只是压倒南诏封建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902年,权臣郑买嗣弑君,屠杀王室数百人,称帝建立大长和国。但928年白族大贵族杨干贞杀了郑氏一族,拥立当时的相国赵善政为国王,建立大天兴国。第二年杨干贞干脆废赵氏自己登基,建立大义宁国。杨干贞实行白族贵族本位,不允许滇东三十七部(彝族)的武士参政。
937年,白族和彝族混血的大贵族段思平依靠滇东三十七部起兵,攻入大理,废杨干贞,建立大理国。
段思平本身的根基不是很牢固,能够立国,主要依靠滇东37部,以及另外一个大姓高氏的支持,所以建国之后,全面推行彻底封建制度。名义上叫皇帝,实际上是一个封建国王。段思平对杨氏家族也没有赶尽杀绝,处理了几个闹事的就算了,这跟我们熟读的血淋淋的中国宫斗历史有很大不同。
1052年,杨氏后人杨允贤叛乱,皇帝段思廉依靠大贵族高智升讨平,封高智升为善阐(昆明)侯。1080年,杨允贤的儿子杨义贞又叛乱,这次皇帝段廉义遇害。但是封建制国家,杀了国王后果很严重,高智升派其子高升泰出兵讨平杨义贞之乱。高智升立了段廉义侄儿段寿辉为新帝,自己出任相国,命儿子高升泰继承善阐侯及滇东封地(怎么突然有了Game of Thrones里面Stark家族的影子?)。
后来高智升隐退,高升泰继任相国。1094年,高升泰废段皇称帝。但高升泰因此良心不安,两年后去世,遗命其子高泰明重新禅让皇位给段氏。高泰明立段正淳为帝,自任相国,恢复大理国。之后就形成了段家负责担任精神领袖,高家掌握世俗军政大权的政治局面,国内全面实行封建制,高氏也仅仅各地领主的大哥而已。这样的局面一直维持到大理国灭于蒙古人。
显而易见,段皇并没有实权,是一个虚君,有如日本天皇,高氏就是幕府将军。加之南诏以来白族贵族受印度文化影响深远,佛教(密宗)地位很高,所以有十代段皇均做了几年皇帝就禅让给下一代,自己则到印度人在苍山灵鹫峰修建的无为寺出家。这样来彰显段氏家族的精神领袖地位。这种注重精神生活的风气,应该是受到印度文明的影响,南诏、大理其实受印度文明影响大于汉文明,就以帝皇最看中的葬俗为例,南诏、大理国王都是火葬,骨灰供奉在很朴素的佛塔,而非极尽奢华的土葬。而汉文明是实用主义,不太相信精神领袖,所以精神领袖和政治领袖分治国家这种奇特的现象在中国朝廷里面是绝不会出现的。
1252年,忽必烈率十万蒙古军,自甘肃经藏彝走廊侵滇,次年入滇,丽江领主投降,蒙古军进攻大理。高氏家族在抗击蒙军入侵时,表现出高贵的封建骑士精神。他们并没有献出段皇来和蒙军议和求自保,而是选择了坚决的抵抗,并且告诉段氏,如果抵抗失败,你就去投降蒙古人,将抵抗的责任都推到我高氏身上,这样你还保存性命。历史事实就是,相国高泰祥力战殉国,皇帝段兴智宣布投降,忽必烈宽恕了段氏,没有按照蒙古人的习惯对顽强抵抗的城市进行屠城。
1254年,蒙古军攻陷阐善(昆明),继续进攻滇东三十七部。1256年,蒙哥汗为了避免被东西夹击,任命段兴智为大理总管,保留滇西封建制度,稳住了西线(但在我看来,段氏表现得软弱无能,愧对云南同胞。)。1259年,经过5年苦战蒙古军终于征服滇东三十七部,开展报复性大屠杀,不过遭到彝族武士绝地反击,重新拿起武器激烈抵抗,宁为玉碎不为瓦存,蒙军伤亡也很惨重,从10万人减员都最后2万人,当然,彝族贵族武士几乎死光。写道这一段,我不禁想起了在丽江穆王府参观彝族刀时,那一种寒光闪闪的慑人感觉。
1274年,元朝设云南行省,省会昆明。1290年,忽必烈封其孙甘麻剌为梁王,世代镇守昆明。从此昆明在云南的地位取代大理。另外,有大批阿拉伯人跟随蒙古人进入了云南,其中包括郑和的祖先。
1381年,明将傅友德、蓝玉进攻滇东,向大理承诺只与梁王为敌,请段氏作为后援。但明军灭梁王政权后却毁进攻毫无防范的大理国,俘虏了大理末代皇帝和他2个儿子,屠大理城,除了皇帝和2儿子送南京邀功,其他段氏皇族都遭到屠戮,明军纵火烧城,毁灭无数白文文献、印度建筑、毁坏梵文碑刻。古滇文明宣告终结。
明清时代,对云南进行了强制移民政策,清代更加实行“改土归流”,彻底破坏地方自治。原来创造过辉煌文明的古滇民族,已经面目全非。懂梵文,汉文,白文,藏文等多种语言的白族公子已经不复存在;武功卓著,带有骑士精神的彝族武士也消失在历史之中。剩下的就是一群自以为是西南蛮夷后代的小数民族。
古滇文明究竟有多辉煌,我们已难以想象了,因为明军当年烧毁了几乎所有的白文文献,古建筑也大多化为灰烬,包括许多印度人设计建造的密宗寺庙。今天云南很多所谓的古迹是近代甚至当代重建的。现在我们去云南旅游只能参观到古滇文明的尸体。不过凭借古滇文明的一些碎片仍能窥见它曾经的辉煌。比如遗留下来伫立了千余年、历经多次地震仍屹立不倒的崇圣寺三塔(印度式);还有流传下来的一些白族贵族写的汉诗,汉语并非其母语,但这些诗的水平远超绝大多数汉族诗人。事实上,我觉得很有可能当年的白族贵族普遍知识水平比汉族贵族要高。因为他们至少要学白文、梵文、汉文,三种文字的经典都要广泛涉猎,而且他们读书不会像中原人那样必须紧紧围绕科举考,只要有兴趣,他们可以学习各种知识,说不定古滇还出过不少贵族科学家,只不过已无从考证。
古滇是一个文明的十字路口,与印度、中国、东南亚、内亚都连通,我想至少其文化多样性要比中原丰富得多。
汉人写的史书中,总说古滇人是西南蛮,可是让我们放下作为汉人的民族情绪,反观汉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究竟谁才是野蛮的一方呢?汉朝、明朝、清朝都对古滇进行过极其残酷的大屠杀。诸葛亮治滇的政策简直有纳粹的感觉。要求所谓“蛮族”全部都必须戴一个木枷锁,居住屋的门不得高于肩,“出入必俯首,示其敬朝廷也,稍高其户者辄得祸”。蛮族作饭必须一粒一粒剥米煮饭,“取殻逐颗剥米以炊,日不暇给,使其终岁勤劳弗获闲居思叛也”。虽然古滇也对中原行过不义之事,但跟汉人对他们的暴行比起来不值一提。
纵观中原历朝帝皇入侵古滇的理由,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大一统的梦、为了满足“天朝大国”的虚荣心。而历史教科书给学生传达的史观也是觉得大一统好,总是宣扬“xx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至少对于云南,我觉得它自古以来就是与中原截然不同的、是独立、自治的;而且这种自治如果能延续到现在我觉得会非常美好。甚至我觉得如果中国不是今天这样一个大一统的局面,而是区域自治的,也许会更有活力,更多姿多彩,也是对小共同体利益的一种尊重。美国各个州可以说是自治的,而且美国人还很重视维护这种分治的局面,我想这背后不是没有其深刻的原因的。
本文写作灵感来自于我在大理、丽江旅行的见闻。一本英国人写的漫画版《大理外传》给了我很大启发。同时感谢孙天觉先生、陈诗峰先生、章志峰女士对本文写作提供的宝贵指导。
iPhone土豪请扫码支持我继续从事严肃写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