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

洛丽塔黎荔
读若干时装杂志八卦周刊
看日漫追网剧P美图刷朋友圈
花大量时间在房间里
试穿最爱的衣服
搭配一大堆鞋子包包
全身披挂如一棵圣诞树
努力控制体重是每日修行
虽然生长的力量正左冲右突
饱满的脸颊总是难脱婴儿肥
涂指甲油的小手不过12岁
初熟的风情似有若无
童年不过是被发明的概念
谁规定只能穿童装校服
读儿童文学,做校园游戏
生活在狭窄社交世界
网路中她们已爬出围墙
接触从前密藏的信息果实
代价是被逐出了儿童乐园
成人化的孩子
评头论足 环顾比较
怀着成人式的焦虑 渴望赞赏
看不见的女郎总是分外美丽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成为什么
反正渴望飞速长大 渴望不可能
她们对一切都感到新奇
并不知道某一天
也会对一切都慢慢厌倦
那份曾经热烈的向往 消失
在洒满夕阳的黄昏海面上
萝莉是洛丽塔的缩写
洛丽塔不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她叛逆,和很多这个年纪的人一样
但每一个亨伯特的心里
都惦记着一个洛丽塔
他们说萝莉即正义
轻狂顽劣也可爱
在这个因果交错的锻铁世界里
谁在偷取她们悄悄的悸动
在两岸的柳坡、田野之中
小船在曲曲折折地前进
编着两个清纯的麻花辫
在河上荡起双桨的小女孩
人们听到她们最后的歌声
多么灿烂的日子,洛丽塔
1962年,《洛丽塔》黑白电影在美国首映,原著作者纳博科夫也因其超越电影的迷宫语言而被推到了英语读者的面前。半个世纪之中,《洛丽塔》不仅获封英语世界的文学经典(其地位相当于我国的《金瓶梅》),“萝莉”女孩更是横跨太平洋,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表征着我们这个时代的童年的消逝。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