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往皆过客

来往皆过客
庚子年间,感世事无常,就随之记。少许,感世间有许不公,或是圣言书多读,总觉与世格格不入。不知何时起,大抵是有人也曾问我,知我所奇,与他人异,及冠之年,曾读四书五经,曾观二十四史,曾探易经之谜,寻道德之理,闻金刚之空,排孙子之兵,觅鬼谷之奇。八卦寻无踪,如何演一画开天地,奇门终遁甲,再看与世俗相处。曾也感慨,这世间,读书人甚少,茫茫人海,何处是归途,少许间,闲云野鹤,怕此生,终归是梦里寻。太多人事匆匆,越觉此生可得当归隐,奈何家国情未了,此生还未许家国,待到心中梦了时,归来泛舟同范公,或迷茫,或踌躇,总归尚存未完之路,二十年来,跌跌撞撞,曾功名加身笑,也曾低谷孤灯陪,但最后,山水有归期,破晓有天明。也曾思,来这世一趟,到底为何,后来,知道,除了能看看太阳,还能做这个世界的小天使,后来,发现自己终归是沧海一粟,太多往事匆匆,我们来不及拥抱,就已经悄然走远,我们能许给的,也只有明天。太多路人过客,终究只是在人生中匆匆一瞥,来不及道别,来不及叙旧,我们又背上了行囊,和众生一样,归于茫茫人海。也曾答应一个人,不沾酒,但也想,在人生的这一处江湖之地,开一个小酒馆,取名泊如,寓名世间漂泊无常,来往皆漂泊。又寓意心累之时,何不放下功名,洗去一身尘土,卸下满身浮华,入馆慢饮,几两烈酒入肚,或思家人,或思佳人。也或许千里相人不望,恐却此生梦里人,或想起家乡父母,是否点点清霜间发鬓,人生短短,又有多少人能放下眼前,只期待来泊如者皆是有缘之人,红尘不遇无缘客,终是江湖会错人,一朝有一朝的缘分,有一朝的旅途,或遇一人,像相如文君,当垆卖酒,不怕错付,也不怕,曲中人误周郎顾。谁能想起,百年之后,归于尘土,谁能记起,有人曾出现在你的江湖。就像边城里,翠翠在等的人,可能明天就来,可能不会来。谁又想起,康桥之恋,后来他为了她,死于机祸,有人说,来世间一遭,终是要遇一人,择一城,终一生。范蠡塞舟携西施归去,十四万人卸甲为红颜,终归是多了史书一册。绿珠坠楼金谷园,贵妃葬魂马嵬坡。终究是荣华富贵不与君,举案齐眉亦可归。后来书越读得多,也越发难融于世,也曾遇一群善良之人,做善良之事。总觉自己所为之事,都依四书五经,或成书呆子,或成传统人,但只有自己知,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只是此生积缘,为来世相逢划归期,始终觉得,缘分妙不可言,大概今生所遇到的所有人,所有事,都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今生亦有从前善良,温柔相待遇到的每一个人,从前很薄情,总觉有些人消失是应该的,后来很怀旧,可有些人,终归是慢慢渐行渐远,消失在旅途。大概世间所有美好,都能被自己遇上,留一丝美好,在往后的日子,拿出来怀恋,拿出来晒晒,也不枉相识一场,有时候觉甚孤,举头四顾心茫然,觉迷茫,犹如万家灯火,但偏有孤灯在其中,后来知道了,只是心境的成长,需要放下所有的骄傲,崩掉所有情绪,打破所有心态,然后从新拾起,从新踏上新的开始。或许,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将心不断给别人,收回来,缝缝补补的过程,或许你的善意不被友好相待,但终会有人觉察你的善意,换之其心,然后再用一生去相互珍藏。若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温柔待余生。落笔:泊如图:祁渊子沐#素材源网##城上庚戊官方在线收稿原创文作##禁侵删#随笔作品# -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