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日记

山上有一对夫妻狗,不知是谁家的,听说,好像没有家吧?
过着云水生涯的生活,没有饿死,反倒快快活活、潇潇洒洒的。
前几天,母狗老黄生了一堆狗崽仔,在山下某个茅蓬前,不知道是没有奶水,还是记着与公狗老黑恩爱,扁扁的一窝,似乎被压死,又好像饿死,总之,来不及睁眼看看这个五浊恶世,就糊糊涂涂地往生了。
是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没人知道,如果我在场,总会敲敲法器,念一遍《多心经》回向它们,积攒一点资粮好上路,一路走好吧。
于是,对生命的脆弱,又且无常,便有了淡淡的悲哀。
这几天,母狗老黄幸运地钻进了我的茅园,茅蓬的园子,好像产后营养不良,有点弱不禁风,眼里充满乞讨的哀光。
它也真撞上好运,这里,唯独我坚持一日三餐施食,施给飞禽走兽等,宁愿自己少吃一点,有福同享,共度时艰吧。
为了防止老黄把食盆的施食一扫而光,那么,我的秽迹神兵乌鹊,以及欢乐的使者喜鹊,就会空喜欢一场,饿一顿了。
于是,我把一个破锅拉出来,变废为宝,这就是老黄的狗钵了,长吃长有。
我第一餐给老黄的狗食,是把大白菜的黄叶捻下,切好,开水煮沸,再晒干,用菜油炒香,均一点面条,或者米饭,这真是幸福的生活比蜜甜呀。
有时候,我还喂老黄一点饼干、萨琪马,似乎,老黄对这些更稀罕、特钟情。
老黄也听话,尽忠职守地守护茅蓬,一有动静就扑出去狂吠、追赶,赶得远远的,狗吠声在山里若隐若现,山里便有了一点人间烟火声。
老黄追赶的,无外是有形的野猪、野鸡,以及无形的鬼怪等罢了。
狗能够看到鬼怪,山里多着呢。
所以,狗就时不时的吠,也影响我晚上读书。
鬼有什么可怕吗,没有什么可怕的,人鬼殊途,有时候,不是鬼的人,比鬼还要可怕,人们不是形容人与人之间冲突,叫做鬼打鬼吗?
老黄在我的茅蓬里生活了几天,都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园子里,要么四周围巡逻,要么躺在地上晒太阳,敲钵通知它吃饭时,才把前爪蹲下,蹶起屁股,伸伸懒腰,然后才滋滋润润的吃饭。
几天下来,瘦骨嶙峋的老黄,吃得珠圆玉润,于是,便有了漂亮的狗光。
今天早上,公狗老黑拖着瘦秧秧的身体,从蓬门的栏栅隙中间挣扎着钻进来,正在品尝美食的老黄,闻声嗅气,马上把狗嘴拱到老黑的嘴巴上,热切地亲吻、摩娑,状极亲昵,全然不把我放在眼内。
然后,牵着老黑到食盆前,让老黑吃早饭。老黑怯怯的,用眼睛偷偷的看着我。
我说:“吃吧,吃吧,吃好帮我看门。”
于是,老黑毫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了,刹那间,肚子圆滚滚的似个鼓一样。
末了,它舐一下嘴,看到老黄在旁边痴痴的看着它,老黑读出了老黄的眼神,上前轻咬一口老黄。
我以为它们要打架,正要上前嘶喝,老黄与老黑,颠颠的钻进草丛里,狂狂地撒欢了,颠三倒四了不知多久,又一溜烟跑去了哪里了?
饱暖思淫欲,狗也是一样,无论主人怎么善待、厚爱它们,淫欲一起,不知天高地厚,眼里只有爱意,才不管你是恩人还是仇人哩,只管爱人,然后,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于是,便颠鸾倒凤起来了。
人是高等动物,花样就更多了,谁人没有经历过呢?正如我的一位同学说,这种运动,就是活塞运动,进进出出的玩意,但人们就是乐此不疲,既然人人都会,而且又是必然的运动,为什么奥运会不列为比赛项目?
当然,这是一个笑话,但也说出了淫欲的本性,以及难以拒绝的诱惑。
但是,人不是狗等动物,人具有主观能动性,意识具有反观功能,历劫以来,圣贤对淫欲有过不少的警诫,古语尚且坚持认为:万恶淫为首,何况超凡入圣?必须要断除淫欲。
不要说历史上的圣人,就是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都是独身的。
我看到老黄、老黑消失于山野之间,心里想,修行真的是难、难,而且难上加难,现前就是典型的例子,如果不断淫心,三界轮回,爱为根本,说不定,下一世,我就是老黄,或者老黑,你愿意吗?
我心里不禁一阵慄然。
我又想:假如把淫欲的力量转化为修行的力量,化多淫心为智慧火,那是多么的厉害?
那么,我生生世世的坚持下去,绝不会是老黄、老黑之一,一定会位登菩萨。
于是,心里一片欣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