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十八章 红裙女郎

,那幕寒渊果断地伸出手,在桌沿轻轻一点,借反弹之力滑开少许,然后轻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饭的时候,幕寒渊收到红裙女郎的信息问他到哪儿了,幕寒渊回复正在格尔木吃晚饭,晚饭后再发照片给她。一会儿红裙女郎又发信息来说她也在格尔木,要方便的话麻烦他把存储卡送给她,她可以直接转存到电脑里,幕寒渊答应了。
晚饭结束后,幕寒渊回到房间取好存储卡正准备出门,突然想起来下午构思的那首诗,于是赶紧打开电脑来记录,这当儿,又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便大声问道:“哪位?”
听到一个柔和的声音回答:“是我,幕总,杨辛燕。”
“稍等,马上就来。”
幕寒渊整理好诗稿,开门把杨辛燕让进屋内,并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您不是要我帮您洗衣服吗?”
“那是说着玩的,你还当真了?”
“没关系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她突然看到电脑上的诗句,“您在忙什么呢?”
“下午酝酿了一首小诗,给它记录下来。”
“我能看看吗?” 杨辛燕好奇地问道。
“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读出来。”幕寒渊正想试试朗诵的感觉。
“好啊,我最喜欢朗诵诗歌了。”杨辛燕开始朗诵起来。
察尔汗盐湖之恋我张扬着来
风驰电掣
不理情人湖的召唤
不惜背叛戈壁荒滩
你低调地等
不起微澜
以断头路探我决心
以恶门岗试我真诚
好吧,察尔汗
我跪伏于阳光之下
请求你圣洁的垂怜
你却把天空的容颜
洗净给我看
哈哈,察尔汗
真有你的
我再也不需要仰望了
我像神一样俯看世界
那世界极静没有尘埃
好吧,察尔汗
请你也洗洗我吧
我污渍斑斑的身体
还有蒙蔽已久的灵魂
直到一尘不染
哈哈,察尔汗
你干吗要用那么多盐
是要把我腌了吗
杀毒灭菌换新颜
我的天
好吧,察尔汗
我知道你在诱惑我
想渡我当神仙
游山玩水
逍遥疯癫
哈哈,察尔汗
想起来也真是的
我活了那么久
竟然都是在敷衍
还装作自己很老练
好吧,察尔汗
随你的便吧
反正我已厌倦
只要能重生
我什么都干
哈哈,察尔汗
我看到自己了
干净得如同婴儿的笑脸
天使的容颜
原来我还有救
我悲伤地去
不住回首
离开虽然不是结束
但我依然深深留恋
你优雅地别
不说再见
只把量子与我纠缠
让我不停想起察尔汗
“感觉怎么样?”幕寒渊目光盯着杨辛燕问道。
“挺好的!” 杨辛燕调皮的说道,“读起来朗朗上口,具体内容嘛,我还得好好领会领会才行。”
“好,那你慢慢领会吧,我要出门了。”幕寒渊有些歉意地说道。
“咋了,我打扰您了吗?”杨辛燕显然是误会了。
“不是,不是,我刚才不是说了要跟朋友见面嘛,你没听到吗?”
“您这里还有朋友?” 杨辛燕有些夸张地问道,脸上写满疑惑。幕寒渊怀疑她是故意的。
“刚认识的。”幕寒渊觉得没必要撒谎。
“是那个红裙女郎吗?” 杨辛燕盯着幕寒渊问道,目光里闪过一丝困惑。
幕寒渊点了点头。
杨辛燕突然笑起来,“哈哈,昨天看你们眉来眼去的,我就觉得不正常。”
幕寒渊觉得这女孩有点怪怪的,促狭道:“怎么啦,吃醋了?”
杨辛燕吐了吐舌头,做呕吐状:“您就臭美吧!”
“没事,我去送送照片就回来。”幕寒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说完就拿起存储卡出门而去。
格尔木市市区人口只有五万多,是一个非常小的城市。幕寒渊跟着导航穿过两条街就来到了红裙女郎所住的凯司丽酒店。酒店是典型的欧式建筑,气势宏伟,装修奢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广场,足有半个天安门广场那么大。
本以为她在大厅等他,她却让他送到她房间去,而房间号正好是五二零,这让幕寒渊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他随即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好无聊。
幕寒渊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红裙女郎那美艳的俏脸,许是光线的原因,幕寒渊觉得她的眼睛好大。然后不由自主地就被她那一对硕胸给吸引住了,那白白地胸脯、那鼓胀欲出的乳房强烈地刺激着幕寒渊的感官,有一瞬间,他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请进。辛苦您了!”红裙女郎微笑着一弯腰,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不客气。”幕寒渊礼貌性笑了笑,走了进去。
房间很大,一张双人床孤零零地横卧在正中央,白色的被子上洒满红色的玫瑰花瓣,四个白色的枕头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头。床头一侧的窗户边是一对白色的沙发,两个沙发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玻璃茶几,茶几上也有一束玫瑰花。床的正对面是一张奶白色书桌,桌子上一个苹果笔记本电脑上正播放着女主人的艳照,黑色的真皮椅子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一般守护在桌旁,等待主人随时入座。
“来,请坐这边喝茶。茶已经给你泡好了。”此时,红裙女郎已关上门,跟着幕寒渊走了过来。
“好的,谢谢!”幕寒渊很顺从地坐下来,心里平静如初。
红裙女郎在他对面坐下,微笑地看着他。一身白色的紧身低胸内衣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身体,身体微微前倾,一双玉手十指交叉地放在膝盖上。头发蓬松地盘起,脸色粉白,腮红淡雅,两片薄薄的红唇在白白的牙板上摇曳,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错觉,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地流光四溢,散发着迷人的芬芳。
幕寒渊一度直视她的眼睛想一探究竟——他不确定这个女人是不是在勾引他,但在不远的地方就被挡了回来,这不禁让幕寒渊觉得尴尬难耐。
“我先拷贝照片。”幕寒渊喝了一口茶,站起来换到书桌旁坐下,掏出存储卡,发现电脑设有密码,于是对红裙女郎说道:“不好意思,麻烦您输一下密码。”
“嗯。”红裙女郎缓缓站起身,幕寒渊这才注意到她的身材,前凸后翘,丰满圆润,实在是太完美了,简直无与伦比。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幕寒渊觉得说话不带称呼是没礼貌的,“我叫幕寒渊。”
红裙女郎莞尔一笑,说道:“我知道你是幕总——听你的小伙伴们叫你了。我叫李尔燕,您叫我尔燕就好,谢谢!”
为了避嫌,幕寒渊欲起身让座,尔燕却用手按在他肩膀上示意他不用,然后俯过身来直接输密码,她的身体靠着幕寒渊的身体,那雪白如脂玉般的脖颈散发出迷幻的光芒,和那浓烈的体香一道无情地践踏着幕寒渊的理智。幕寒渊果断地伸出手,在桌沿轻轻一点,借反弹之力滑开少许,然后轻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拷贝大概需要十分钟,幕寒渊回到茶几旁继续喝茶,但脑子却闲不下来。
“天啊,我简直快窒息了!”他在心里嘀咕道,“假如我刚才顺势亲她一下——一转头就能亲着,完全可以装着是意外事故,她会怎么样呢?会起身离开还是会热情相迎?会沉默不语半推半就还是会给我一个巴掌赶我出门——上帝呀,她的脖颈实在太迷人了,我真想吻上去!”
想着想着,幕寒渊就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断定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猴子的屁股,于是低下头去,双手半握拳顶在额头上,装着思考的样子。
“在想什么呢,帅哥?”李尔燕问道。
“没想什么。”幕寒渊掩饰道。
“哼,不老实。”李尔燕娇嗔道。
“我要是说实话,你会生气吗?”幕寒渊试探性地问道。
“说吧。”李尔燕注视着幕寒渊,沉着地说道。
“你的脖子很迷人,令我差点失控。”幕寒渊真诚地说道,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地注视着李尔燕的双眼。李尔燕脸泛潮红,低下头去,但随即又抬起头看着幕寒渊,眼里透着一丝诡秘。
幕寒渊觉得说出来以后,自己的心情反倒平静了下来。看看李尔燕没有生气的意思,于是又大胆地问道:“还要我说吗?”言语里颇有一些挑逗的意味。
“说吧,坏人,还动什么歪脑筋了?”李尔燕直视着幕寒渊,眼里似乎有挑逗也有蔑视。
“我在想如果我吻了你,你会怎么反应。”幕寒渊挤了一下右眼,故作淡定地说道。他想李尔燕一定知道他是在试探她,不过无所谓了,只要 她不生气就行。
“你试试就知道了。”李尔燕狠狠地盯了幕寒渊一眼,高高地昂起头。
“这是在鼓励我吗?” 幕寒渊继续着自己的玩笑。他看着李尔燕,想从她的表情中找到答案,但李尔燕只瘪了一下嘴,然后便转头看向窗外。窗户正对着广场,广场上灯光明亮,行人三三两两,一对青年恋人正坐在椅子上旁若无人地接吻,一只小狗蹲在旁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们。李尔燕其实非常渴望幕寒渊过去吻他,但这个家伙实在是有点笨。
幕寒渊虽然认定李尔燕不会生气,幕寒渊一度认定她不会生气,但他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色字头上一把刀,石榴裙下命难留”,他深知风险随时都在。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房间里安静极了,只剩下两个人杂乱无序的呼吸声。
未完待续
扫码关注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