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大自驾 | 第四章 酸枣林


池县位于宁厦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境内,东临陕西省定边县,南接甘肃省环县,西接宁厦回族自治区灵武市,北靠内蒙古鄂托克前旗。盐池县地势南高北低,北边是毛乌素沙漠,南边是黄土高原,是典型的过度地带。盐池县气候属典型的大陆性季风气候,气温冬冷夏热,平均气温22.4摄氏度,晴天多,降雨少,光能丰富,日照充足温差大,冬夏两季气候迥异,平均温差28℃左右,秋冬交节之际,昼夜温差可达20℃。即便现在还只是初秋,早上的温度也只有十度出头,日温差接近十五六度。幕寒渊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凌晨三点左右,确切地说他是被冻醒的。昨晚睡觉的时候还觉得挺热,只盖了一个被角。爬起来打开空调,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想起昨天早上的梦,他很想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预兆。
“一定是有原因的,虽然我不确定。”幕寒渊心想。
幕寒渊做梦一直都非常准,而且准得可怕。
记得最初到深圳找工作的时候,因为无亲无故,找了二十多天都没找到工作,一则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专业特长,二则是因为那时候四川人在当地不受待见——被那帮游手好闲、为非作歹的二流子玩坏了四川人的名声。无奈之下他只好给家里写信,让家里寄返家的路费。但就在当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参加高考,还梦见考官对自己微笑,第二天上午他便收到了一家公司的邀约函,让他当天下午去公司应试。应试分为笔试和面试两个部分,他笔试居然拿了第一,随后的面试也是顺利通过,在命运的最后关头,他终于留在了深圳,正式开启了自己的打工生涯。
说来也是奇怪,自那以后,每次在找到工作的前一晚,他都会梦到考官对他微笑,第二天也准有好消息传来,简直都赶上天气预报了。不,肯定比天气预报的准确度要高得多得多。
然而,最神奇的一次是事关女儿幕雪飞命运的高考。高考分数发布的当晚,他陪女儿一起等待零点的到来,可是等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就实在坚持不住了,于是丢下女儿一个人等,自己上床休息,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梦里他看见一张成绩单,上面清楚地记载着幕雪飞的分数是515分,另一张纸上记载了她被录取的学校——美国中文大学。依女儿的成绩那可是最差的结果了,他一着急便醒了过来,醒来时刚过零点,他担心女儿会想不通做出什么不测的事来,于是马上起床去找女儿。当时,女儿正准备睡觉,显然她已经知道结果了。他问她多少分,她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他便问她是不是515分,她说是。然后她问他你怎么知道,他说他梦到的,还告诉她被录取的学校,女儿当时还以为他是在骗她,但也不得不相信,因为分数是对的,而且后来也果真是被美国中文大学录取。
还有一次,幕寒渊梦见母亲去世,他号啕大哭,以至于从梦中醒来时,眼泪已经湿透了整个枕头,立即打电话回家,得知母亲安然无恙后方才放心。但实际上后来根据时间推算,母亲的身体正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癌变的。
因为每一次的应验,幕寒渊一直对梦境的启示意义深信不疑,以至于他本人都认为自己有些过于迷信了。虽然如此,他还是对具有启示意义的梦格外敏感。他很想知道昨天早上的梦到底是个什么预兆,他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个梦告诉大家让大家小心防范,但他觉得他们大概率不会相信。
“风子应该会相信。2019年4月18日晚梦见股市大跌时曾提醒过他,可惜他当时不信,第二天没出货,等到4月22日周一开盘时,大盘暴跌,已是出逃不及,被套在里面很长时间都解不了套。”幕寒渊自言自语道,“不管怎么说,我必须要时刻注意。”
就这样折腾到天快亮的时候,幕寒渊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被风子叫醒的时候,大家已经整装待发。三分钟洗漱,五分钟早餐,幕寒渊窜进车里正好花了十分钟。他一连地跟大家道歉,本来大家心里还怪他不守时,结果反倒被他的客气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从盐池上青银高速回返十三公里右转上定武高速一路往西,就是在黄土高原上飞奔了,馒头似的光秃秃的山峰连绵不断,见证着高原的贫瘠与荒凉,唯一的生机仿佛只有那条在蓝天白云下穿梭于群山之间的黛青色的高速路,一路蜿蜒,永不懈怠。
在行驶了两百多公里后,终于见到了一片矮小的树林——酸枣林。大家颇觉神奇,都要求停下来观赏一番。幕寒渊便把车停在观景台附近,和大家一起下车。酸枣林其实并不算大,七零八落地散布在高原之上,看样子与周围的野草争抢地盘的战争从未停止,忽而一绺野草杀入酸枣林中,忽而一绺酸枣林钻入草原中。因为土地贫瘠,这里的酸枣树都不高,最高的也不过三米,树冠半开张,刺很多,叶片小而纤薄,类似长卵形,果实不多,已经红透了。
“流婳,来,我请您吃野枣。”幕寒渊摘了几颗摊开手掌之上递过去。那果子看上去一点也不丰满,甚至有些干瘪,明显是营养不良。
流婳嫌弃地摇了摇头说道:“长那样肯定不好吃。”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它长得不咋样,营养价值可非寻常水果能比。”幕寒渊笑道,“鲜果肉维生素C的含量是红枣的两到三倍、柑橘的二三十倍,还含有铁、锌、钾、硒等多种微量元素,有健脾开胃、生津止渴、消食化滞、养心、安神、敛汗的功效,可用于神经衰弱、失眠、多梦、盗汗的治疗,尤其适合心脏病患者。酸枣中还含有大量维生素E,具有抗衰老与养颜益寿的作用。”
“真有那么好?”流婳眯着眼睛看着幕寒渊不无疑惑地问道。
“骗您有钱赚啊!我经常用酸枣叶泡茶喝。”幕寒渊继续说道,“酸枣叶茶具有补充维生素、镇痛、降温、降血压、降脂、补肝胆、安心神、不眠多梦、提高免疫力等作用;酸枣仁也是好东西,有镇静、催眠、持续降低血压的作用,尤其是对子宫特别好,有兴奋作用,可以预防子宫病变——现在得子宫癌的人那么多,无论如何你们都应该多多食用才对。”
说到最后两句,幕寒渊不无夸张地放慢了速度,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还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不管怎么说,流婳的神经确实被挑动了,挑了一粒最大最红的放进嘴里,不过马上就做了一个难以忍受的表情,夸张地呕吐并叫了起来:“我的妈呀,好酸!”随后又补充道:“皮太厚了,没什么肉,还没什么汁。”
“哈哈,你以为这是哪里呀,这地方要能长出丰美的水果,那就不应该叫黄土高原了。”雪茜说着,也挑了一粒吃下,比流婳挑那粒小点,但相对圆润饱满一些。
“我感觉还好,酸而不涩,甜而不腻,干而不燥。”雪茜评价道。
“呵呵,你们的反应怎么如此大差别,我也吃一个试试。”幕寒渊学着雪茜也挑了一粒圆润饱满的酸枣吃下。
“平生第一次在黄土高原吃地地道道的本土水果,虽然味道是差了一点,但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幕寒渊说完便动手摘起来,雪茜和流婳也跟着摘,各自摘了一些拿回车里,留待路上慢慢品味。
“你们看那边是什么?”风子在百米外的凉亭里喊道。那亭子全木打造,六角造型,红顶黄檐,分外耀眼。旁边还有一个红色的厕所,看上去颇像一个微型的消防站,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大概率会感到紧张,泄不出来。
顺着风子手指的方向,在几公里外,幕寒渊看到了一片深蓝色的“湖泊”。
“是湖。”流婳断定说。
“好像是湖。”雪茜有些不确定。
“这么荒凉的地方会有湖吗?”幕寒渊也觉得不太确定,“我过去看看。”
大家也跟着幕寒渊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是太阳能吸光板。”当大家越过凉亭,走在最前面的风子喊道,“是一个大型的太阳能发电场。”
经过大家验证,那的确是一座巨大的太阳能发电场,密密麻麻的深蓝色的吸光板汇集成了一片海洋,远看像极了湖泊。
在太阳能发电场的西北边还有一个风力发电场,巨大的风车阵有着排山倒海的架势,但风叶却一例是懒散地转着,显得漫不经心。
“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建发电场应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流婳问道。
“这能发多少电?电价得多高?能收回成本吗?”风子一下子问了好几个问题,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您犯职业病了吧?”流婳看着风子,两只眼睛又笑成了两弯新月。
风子耸了耸肩,呵呵一笑。
“这地方虽然有些荒凉,但本色还是美的,充满洪荒之力,不过有了这些人工的凿痕,反倒显得唐突生硬了许多。”作为设计总监,雪茜的评价有些唯美。不过,这与她诗一般的才女气质正好相符。
“您点评的很到位哦。” 幕寒渊对雪茜竖起大拇指,用力的顶了顶,“不过,我觉得也有好处,增添了许多生机,让这个地方不再那么荒凉。”
“也是。”雪茜附和道,算是对刚才幕寒渊赞赏的回报。
“我看这个地方应该改名叫风车林,这枣这么难吃就别叫什么酸枣林了,丢人现眼。”流婳显然还在忌恨刚才那粒酸枣。
“应该叫酸流婳才好。”风子打趣道。
“叫酸疯子才好呢。”流婳白了风子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一阵玩笑过后,大家重新上路,已换成风子开车。可能是休息好了的缘故,大家情绪高涨,雪茜和流婳两个人合唱起了那首经典老歌——《黄土高坡》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日头从坡上走过
照着我的窑洞晒着我的胳臂
还有我的牛跟着我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
一个声音清脆嘹亮,一个声音低沉浑厚,竟然配合得天衣无缝。风子和幕寒渊按捺不住,也不约而同地跟唱起来。到后来,四个人竟好像比赛似的,扯开嗓子哇哇直喊,声震九霄,群鸟惊魂。
未完待续
【往期回顾】
新游记体小说 | 第一章 一次旅行就是一次新生
大西北自驾游记 | 第二章 启程北京
西北大自驾 | 第三章 穆斯林的禁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