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焦静】阿 姐

阿 姐文/焦静
“家境好转的姐姐姐夫,今年开始盖楼房,想争一口气。10月26日这天,家里有匠人干活,姐姐想洗一双鞋,因为邻居的女儿出嫁,姐姐准备参加婚礼,大家正忙的时候,姐姐一人去大路边的一个水坑洗鞋,结果就栽倒在那个水坑里,等人发现己经离世……水坑只有2米见方,水深只有半米……水中漂浮的鞋子,鞋刷,姐姐挣扎的痕迹。”阿姐,我心里很痛,我要用文字纪念你,还有我们。
圆圆的大脸盘,白晳而美丽,说话时和颜悦色,飞舞的眉眼,两个小酒窝,双眼皮的大眼睛,那一个“神采飞扬”,湖水一样清澈的眸子,迷人的笑,两条麻花辫子乌黑发亮,那个瘦小的黄毛丫头,总羡慕有姐护佑,喜欢你笑着对她说话,很暖和。
秋雨连锦,下课铃一响,你拿着一顶草帽和一个塑料雨披,没有雨伞的年代,那么温暖。从此,我就知道你,阿姐。
初一年级,你弟与我同班,我们考试数一二。你有一个特别的伙伴,嘴皮子象机枪,谁都不能惹,因为你从来没被“扫射”过我,有姐护佑着上学,是幸福。
久远的,校门外,一条东西向泥巴土路伸向村子里,操场边古老的戏楼,四周绿色的麦田,油菜花包围着,一片灿黄,风一吹拂,花香就翻过泥土的院墙……
一辈子都记得,有多少原始固有的善良,纯朴而美丽的微笑,是从这里生长的。

家里没有闹钟,早上起床不知道时间,凭感觉,天不亮就去上学,路上要走一个小时。那一夜是深秋,农历十五前后,没有月亮,云层很厚。感觉天快亮了,我和表姐还有另一个伙伴去学校,走了一路天还不亮,坐在公路边等呀等,感觉夜很长,草丛里秋虫鸣叫,有割倒的包谷杆,还有没收获的桩稼,没有车行,没有人往,偶尔远处村子里狗叫两声,伙伴说,你听,对河村子里鸡都叫三遍了,天咋还不亮?都后悔起早了,在公路边坐了一夜,天亮时瞌睡得不行,感叹要是回家都能美美睡一觉起床上学,都不会迟到的,要怪就怪家里的鸡叫得太早,把我们日弄了,估计夜里一点起的床。
我的个子小,别人走两步,我就得走三步,一路上几乎小跑。中午放学跑快点到家也得一个小时。急匆匆一进家门十几分钟吃饭时间。农活一忙,我时常回家吃不上饭,我急得甩手跺脚哭,生怕下午上学迟到,但看到父母因为孩子多,地里活多劳力少,三个妹妹又小,只能让母亲前一天把晚饭多做点,盛一个大洋瓷碗饭,第二天一大早上学带上,早上第二节课课间,到学校所在的村子里一个阿婆家,让人家做中饭时随带热上,放学时拿回教室里吃,那是我的中午饭。
那时,一早上没吃东西,急着上学,饿一上午,根本不知什么叫早歺,一日两顿饭,中午放学,饿极了。说实话,到上初中,家里吃白面馍馍极少,要等过年。
每天上下学要在路上走的时间加起来6个小时,12岁少年,只为回家吃饭和睡觉。开学两周表姐不上学了,另一个伙伴一周就转到县城她父亲工作的地方上学了。我家没有任何条件和关系让我转学,我二婶的娘家就是学校所在前村子,母亲托二婶在村子里找一户人家让我借宿,逢年过节,母亲给送礼送东西,表示感谢。于是我与借宿的阿婆冬天睡连锅的土炕,晚上自习回来,帮忙剥包谷,阿婆给我弄一碗南瓜糊涂面片,特别香。
阿婆没女儿,一个锣锅儿子,快四十岁,平常在赶集给人露天理发,晚上才回来,说话嗓门高,可能阿婆耳背一点,我有点怕他,后来,他回来给我糖吃,我才敢看他。老爷子早己故去,阿婆是二房太太,大太太住厦屋,平时长住女儿家,厦屋三间,前沿一个土炕空着,后沿放着一口棺材,用一张破席子Shan着,有一次我不小心看见了,很是害怕。
老爷子故去时,儿子还没出生,阿婆受gua几十年养根独苗,见小孩子很稀罕,一有好吃的全留给我,让我知道什么是独天宠爱,我没出生没见过奶奶,我在阿婆家收获了一份奶奶真爱。
锣锅叔叔凭一技理发之长,人老实,在我去前己娶了一个白净的哑吧媳妇,阿婆说小时候生病发烧把眼睛叶了,针线活,做饭不成问题,什么都知道,咋不生个娃娃,眼看自己老得一头白发了,儿子越来越大,将来谁给拉扯娃娃。冬天天冷,我们三个人挤上房连锅炕,哑吧媳妇熬娘一回来,阿婆就崔儿子去厦屋睡。早上哑吧媳妇起很早站在房椽下梳长辫子,扎红头绳,对我美美一笑,露出白白的牙,很俊俏,照镜子,把刘海梳整齐了,向我招手,让我去她房里,拿出柿饼栗子给我塞衣du里,捏捏我的手和脸蛋,笑得发出声音。
冬天村子里有包谷糖,类似现在的江米条,高年级的常上学时偷了家中的包谷穂揣在衣襟里,路上剥了粒,去换爆米糖吃,因为没钱,也没有解馋的零食。分给我吃,那真是口福。
早上迟到要罚站的,沿着院墙站一大行,捌过村口,远远看见校长训话,村子里人叫“伤脸哩”,我胆小,不敢迟到。偶尔,碰上阿姐,在树后扬扬手示意躲开。学习成绩好的迟到,校长问几句就让进校门了,成绩很差,要站院墙根,到下早读。
东院墙,出后门一条路,露天土墙围的厕所,平时扫得很干净,周六下午放学早,总有藏厕所打牌,空旷的场地,长着蒲公英和丁香,开紫色和黄色的花,风吹过去,没有屋顶的,空阔,没有难闻的味,这一群玩扑克牌的天才,还有抓石头子的,却忘了回家,往往家长寻来…骂一顿散火…
那次,我见阿姐在和高年级的打牌,她打赢了,头一仰在笑,我也仰头,看见天很蓝,白云让风吹得一朵一朵,鸟儿飞向水库方向的天空。
我转身刚走,听见有人喊:“YL,你弟媳妇走了!”那一伙对我身后怪笑,我脸红得跑了。
学校会议室改成教室,正连着校长室,考试成绩就贴在教室门口木牌上,校长一出办公室就看见了,我怎么就被别人联想成阿姐的“弟媳妇”了,原来因为成绩名单总是挨着,被班人的捣蛋鬼胡编乱造。
第二学期,四月天气,油菜花开得正艳,学校说撤离,借用村子里各户的架子车一趟一趟地拉桌子板発,还有化学实验室的瓶瓶罐罐,一群群高年级的老师同学,都去搬东西。
按地域,阿姐他们与我被分到两个学校,当初我们一起读书的学校后来变成了村小,我再也没有去过,阿姐再也没有见过。
象鸟儿一样,求学,上班,赶路。回顾过去,有时还会忆起阿姐,记得她的模样。
儿时的伙伴,怎能忘记?
阿姐,你的微笑,一直在我记忆里。
阿姐,怀念你!
儿时的天空啊!油菜花开,一片……
作者简介:焦静,洛南澳鼎,自由职业,热爱生活,热爱健康与运动,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中的真善美。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