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游记 | 第三十七章 扎什伦布寺

反倒是那赤裸、圣洁、高高耸立的展佛台,像庄严的誓言一般深深地印刻在幕寒渊的脑海里——也许只有它才是对无边佛法的最好诠释。

观扎什伦布寺是日喀则的唯一行程。其实,日喀则还有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拥有“十万佛塔”的白居寺、萨迦派主寺萨迦寺,以及喜玛南麓六大名沟:亚东沟、陈塘沟、嘎玛沟、绒辖沟、樟木沟、吉隆沟,哪一处都是日喀则的精华所在,至于雪茜为什么只安排了扎什伦布寺,幕寒渊猜测是因为时间不够用,但珠峰大本营不去实在有些可惜,或许是因为害怕更严重的高原反应吧。当然,也有可能跟雨梅和流婳有关。不管怎么说,既然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幕寒渊也不打算有任何异议,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去。
到达扎什伦布寺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半了,但扎什伦布寺所依靠的尼日色山还是一幅刚刚苏醒的样子,白云低垂,蓝天遥映,阳光轻柔,草色青青,像极了一个美丽温柔的母亲的怀抱,而依山而建的扎什伦布寺就像一个躺在母亲怀抱里酣睡的婴儿,香甜而宁静。
扎什伦布寺的大门是一座从下往上渐次收窄的三叠门楼,高12米,宽24米,除了当中一个大门外,两边还各有一个小门分别作为出入口,在人多需要分流时启用。门楼表层砖彻,主体白色,每一叠的顶部都装饰有一米高度的褐色绒布似的边玛墙。大门夸张的黑色牛角形巴卡营造出一种庄严肃穆、古朴稳重、孔武有力的视觉效果。门楣上以白色为主上部嵌以蓝黄红三色彩条的百褶香布迎风起舞,好似唱着颂歌的经幡。香布下金碧辉煌的门檐,时隐时现,耀目生辉。
“不愧为后藏地区的宗教文化中心、历代班禅大师的驻锡地,单从这门楼的气势也可见一斑!”雪茜感叹道。
“嗯,大气磅礴,气质高洁,令人敬畏!”幕寒渊接着说道。
“问你们一个小问题,门楣上的那条类似门帘的东西叫香布,它有什么作用?”雪茜问道,她白晰的脸上泛起一抹浅浅的令人难以觉察的红晕。
“装饰呗,还能有啥用?”杨辛燕第一个答道。
“为了保护门檐上的彩画。”风子答道。
“会不会是——类似经幡的东西?”幕寒渊有些疑惑地说道。
“我知道前面两位的回答是对的,但是幕寒渊的回答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判定不了。”雪茜款款说道,“如果说只是为了保护门檐上的彩画,那就没必要做成百褶裙的样子,所以肯定也有装饰的作用。经幡一般是五色,它上面虽然有藏蓝、黄、红、白、天蓝五种颜色,但天蓝色只是作为点缀用,而且这五种颜色跟经幡的五种颜色并不一致,少了一个绿色。”
“我晓得为啥没有绿色。”幕寒渊用四川话说道,语气非常肯定,但说完这句却没了下文,明显是故意吊大家的喟口。
杨辛燕剜了他一眼,学着四川话说道:“你卖啥子关子嘛,到底是为啥子?”
可惜她说得不怎么地道,结果成了半生不熟的四川普通话,大家都笑起来。但杨辛燕却一直看着幕寒渊,眼神中透着大胆还带着挑衅,这让幕寒渊立马就投降了。
“这跟帽子没有绿色是一个道理啊。”虽然幕寒渊只是开了一个玩笑,但门楣确实也可以视为门的帽子,这么理解也并无不妥。
“呵呵……”雪茜捂嘴轻笑起来。其他人也都明白过来,跟着笑颜舒展。
“看来我说得没错,大家都笑得那么开心。”幕寒渊看着雪茜故作得意地说道。
“是,你说得很对!”雪茜略带嘲讽地附和道,随即话题一转,说道:“据我所知,这个香布只能每年藏历的五月十五——林卡节,也就是‘世界快乐日’才能换新,平时无论多脏多烂都不能更换。”
“看来这个香布还真是一个事关信仰、类似经幡的神圣物件!”幕寒渊低声说道,更像是自言自语。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想到香布居然会成为他寻找梦清秋的障碍,当然这是后话。
“茜姐,那个黑色的门框是什么意思?”杨辛燕指着黑色巴卡问道。
“那个叫巴卡,是一个写意的牦牛牛角,是藏族的图腾,寓意吉祥。藏式建筑的门窗上都有这个装饰,看明白了吗?”
看着大家都有点懵,雪茜继续解释道:“门两边的黑色竖条上窄下宽,门上沿的黑色横条往两边延展……”
“哦,懂了!”杨辛燕点点头说道。
其他人也相继称是。
“这样不但可以从视觉上增大门窗的尺度,也可以呼应藏式建筑向上收分的风格。也有说跟藏民信仰‘黑年神’有关的,可以避免鬼怪的侵扰。”雪茜补充道。
“雪茜老师,我请教您一个问题,‘扎什伦布’是什么意思?”雷实突然问道。
一向默不做声的雷实终于开口说话了,这让大家感到新鲜,不约而同转头看向他,这让本就腼腆的他有点难为情。
“什么老师不老师的,雷哥,您可别这么叫,这不是折杀我嘛!”雪茜一本正经地说道,“‘扎什伦布’是吉祥须眉的意思。扎什伦布寺初建于明代1447年,由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弟子,后来被追封为一世达赖喇嘛的根敦珠巴主持兴建;扩建于1601年,由四世班禅大师罗桑曲吉坚赞主持;被毁于文化大革命;复建于1984年,由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出资,由十世班禅大师确吉坚赞主持。
扎什伦布寺是格鲁派在后藏地区最大的寺院,占地面积15万平方米,周围筑有周长3000多米的宫墙,寺内有57间经堂,3600间房屋,同拉萨的‘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青海的‘塔尔寺’和甘肃的‘拉卜楞寺’合称格鲁派六大寺,一度与布达拉宫媲美,鼎盛时期有5000多名僧侣。”
雪茜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脸上止不住露出些微的得意神情。
“哇塞,这水平绝对不比专业导游差!”幕寒渊衷心赞美道。
“哇!茜姐,你好厉害呀,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杨辛燕也跟着赞美道。
“确实厉害!看来我们不用请导游了!”雷实也开口赞美。
“不怎么样,跟我比还差十万八千里。”风子说得一本正经,惹得大家又是一阵笑,雪茜更是笑颜舒展,花枝乱颤。
“雪茜老师,我能提个问题吗?”幕寒渊仿照雷实的口吻问道。
“讨厌,不准叫我老师了哈,叫老师的一概不回答!”雪茜佯装愠怒地说道。
“好吧,雪茜,你刚才说扎什伦布寺是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主持兴建,它不是班禅大师的驻锡地吗?”
“因为在修建扎什伦布寺的时候格鲁派还没有达赖和班禅之分,达赖的封号是从三世达赖开始的,班禅的封号是从四世班禅开始的,前面的都是后来追封的。也就是说,扎什伦布寺是从四世班禅开始成为班禅大师的驻锡地的。”
“那班禅和达赖是什么关系?”
“达赖和班禅是格鲁派分属两个地区的两个管理系统,达赖管理前藏地区——以拉萨河谷为中心的拉萨地区和山南地区,而班禅管理后藏地区——以日喀则为中心以西、以北的地区,其分界线是雅鲁藏布江中游的尼木峡谷。
补充说明一下:西藏按语言分为卫藏、康巴、安多三大区域,卫藏是指拉萨以西的大部分高原地区,包括拉萨、日喀则、山南、林芝、阿里等,是吐蕃王朝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也是藏文化的发祥地,卫藏中的‘卫’就是指前藏地区,‘藏’则是指后藏地区。
班禅和达赖就像扎什伦布寺大门的那两扇门板,各自独立,但又相互依存。班禅和达赖互为师徒,班禅的转世灵童由达赖培养,而达赖的转世灵童又由班禅培养。”
“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好厉害,用内部双系统来与其它宗教竞争做大!”幕寒渊感叹道。
“宗喀巴确实厉害,但双系统不是他做的,是他的两个弟子做的,算是各自为政吧,不过确实起到了做大格鲁派的效果。
宗喀巴的厉害之处在于他的创新精神。据说他是观音菩萨、文殊菩萨和释迦牟尼的化身,幼年就到印度学佛,学成归来创建了格鲁派,并以黄色僧袍和黄色桃形僧帽为标志(格鲁派因此又被称为黄教),而且一改以往藏传佛教的颓靡之气,主张苦行,规定僧侣不准结婚、断绝世俗交往、戒杀生、戒酒等,这些措施得到了广大藏民的拥护,格鲁派也因此得到了飞速发展。”
说话之间已经到了弥勒佛殿,号称世界最大的铜佛坐像就坐落在这里,其26.2米的高度令人震撼,但也确实令人难以仰望。后面的措钦大殿、四世班禅灵塔殿曲康夏、十世班禅灵塔殿释颂南捷、汉佛宫、五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殿扎什南捷等都没有给幕寒渊留下太深的印象,反倒是那赤裸、圣洁、高高耸立的展佛台,像庄严的誓言一般深深地印刻在幕寒渊的脑海里——也许只有它才是对无边佛法的最好诠释。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