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徐生茂 : 迷信,信则有 (外一篇)

迷信,信则有(外一篇)
文/徐生茂
一些病人,人住在医院里,每天吃药打针做理疗,还安排家人到处求卦占卜提神水,谓之曰“神药两解”。
本人亲历一事,晒出来供亲们一笑。
那年被安排在热市山河点校工作 ,学校条件尚可,但因学生人数太少,二十一名学生,只能给一个教师编制,俺既当老师又当校长,还兼任伙食团长炊事员清洁工等,可以说是苦不堪言。除了每天认认真真的做好本职工作外,还得管理好孩子们的饮食起居。上课前,放学后的安全问题成了一件令人头痛的事情,山里人对自己的孩子放任自由,从不接送子女,都是由孩子自己上下学,不管天气如何恶劣。可贪玩是孩子们的天性,经常在玩耍中,或跌得头破血流,或打得哭爹喊娘,这让我心急如焚哪,不出大问题则可,出了大问题俺是脱不了干系的,得想个法子了。大山里的现象是对科学无人问津,对迷信却趋之若骛。
任何事情只要沾上迷信色彩,人们就会引起重视,对施法者敬若神明。于是乎,俺开始进入装神弄鬼程序。

那一天下午,前任刘兰英老师的老公黄大喜(朋友)背着婆婆从校门口经过,便问:老太太怎么啦!刘老师悄悄告诉我,到慈利县人民医院住了半个月院没有好转,院方通知转回家准备后事(意思是没诊哒)。如是有了如下对话:
我:用迷信了吗?
刘:没人会啊!
我:相信我吗?我会一点点的。
刘:真的吗?
我:真的,小时候学过!
刘:那接你帮个忙,帮她看看,看是个么的手脚没做到堂。
我:好吧!晚上我吃晚饭了来你家看看。
刘:那就到我们家里来吃晚饭啊,然后跟她革哈看看,看能不能搞好
我:那要的!你准备黄裱子三张,香蜡纸草若干,我晚上来。

眨眼到了晚饭时间,刘老师的老公黄大喜到学校来接我了。步行到他家大约十分钟路程,晚餐很丰盛,四个钵八大碗。小仙不敢动荤,随便吃了些小菜,饭后来到老太太床前,对老人家说:您老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前不久你家大喜栽的几蔸树的位置不对,三棵一行成一剑,动了地煞丧门神,等我帮你安系好,明天就可如常人。
我把老人家请到堂屋里,用《白衣神咒》《天仙七剑》等超度一番,然后给她化了半碗神水服下,老人精神立刻好转,自己走回床上去了。我辞行前跟大喜说,老娘等会可能就要吃点东西了,你给她熬点白米粥就行,不放油盐。

大喜给我一个红包,我死活不肯收,最后是他决意要放我口袋里的,回到学校一看,黑我一跳,红包里有八十块钱呢,相当我当时多半个月工资,到而今就是一千多块钱,哎,他们真大方,我还不晓得灵不灵呢,心想如果不灵的话明天就把红包退给人家。
殊不知第二天上午大喜来到学校跟我说,您真厉害,人民医院不治的病人你都诊得好,昨天你转身不到十分钟老娘就要吃东西,吃了大半碗粥,现在自己起床在外面晒太阳去了。通过这事,俺是小神仙在当地一下子就传开了,什么寻找失物要打时的啊,小孩惊吓要安神的啊,老人病重算寿命的啊,都来找我了,时不时搞几包烟抽抽,那一个爽字了得。
有了知名度,治孩子们我就有法了,这天,我对一家长说,学校附近七天之内有血光之灾,要各位家长看好孩子,不然出大事了不得了。神仙发话,哪个不相信呢。学校安静许多了,眼看六天安然过去了,我正在考虑如何圆谎呢,到第七天晚上十二点,一骑单车去明月水泥厂上班的民工骑到学校附近的下坡处刹车失灵,一跟头扳进医院去了(当然是血洒当场)。这下子更神了。

@撮箕神,蛮灵的
七六年发生过很多大事,当时我七岁,记得的只有三四件:毛周逝世,华国锋继主席位,打倒王张江姚“四人帮”。也就在这年,我们乡下不知道怎么就兴起一种迷信活动,体“撮箕神”,听说这撮箕神是杨开慧烈士显灵,能占卜过去,预知未来,很准!
撮箕,大部分友友都认识,农村里用竹篾编制而成的半圆形小篮子,桃源话有的称之为cha(三声)口撮箕,可以用来盛放物品或撮取粮食、垃圾,我曾编制过,但不会起头,曾说过哪个跟我起头哒我织得几π长,而今已成为我们那的经典之说。
回到请撮箕神上来,具体做法:在家中桌子上铺上一层均匀的大米,在撮箕的头部(我们那叫屁股)绑上一支普通筷子,由两个童男童女平端着,筷子的下端插入平铺的大米中一滴滴儿,口中念念有词,大意是把游离在外的撮箕神请进来,然后你提什么问题,撮箕神就会用筷子在大米上写字回答你——蛮好玩的,但当时的人们是相当认真的对待这个的。

有天晚上,我们队里的钟姓大户家准备请“撮箕神”,当他们一切准备工作就序后,就去禾场边上念念有词地请来了撮箕神,听说在场的人中不能有和四人帮同姓的,否则神就不来,表示杨开慧对四人帮痛恨之极。当时他家一张大方桌子围满了前来问神信士,除自己一家子外,还有左邻右舍的一大群人,由我和钟家一小孩平端着撮箕,大家开始提问。
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大家提的各种问题,“撮箕神”都能一一作出相应的回答,只是回答得比较简单,用“是”或“不”表示,因不能提笔,大概是那样子,大家就起哄说太准了,太神了……
也就是这次请“撮箕神”,我差点就失学了,经过是这样的:因为之前他们提的问题都认为很准,我父亲就上前提了个问题,问我读书有出息没?得到否定回答。

第二年我就不肯读书了,说撮箕神港的我读书没出息,还读起搞么的?于是真有一年没读书,闲在家里卖瓜子,还能赚几个小钱补贴家用!
后来在父亲的劝说下我才复学,没留级,直接跟原来的班,因为落下太多,跟不上班,开始读分数是从上往下读的,可能是接受能力还行,没多久又能考到前几名。后来我没上六年级就被提前批录取直接上初中,然后以年级前十名的成绩进师范学习,当上这老九。
从此,队上都说撮箕神不灵,特别是对我不灵!只有我才知道,这神太灵了,果然是没啥出息嘛!

——————————————
徐生茂,69年生人,男,就职于桃源县教师学校,喜欢字画,业余做点装裱弄俩烟酒钱,还时不时来些四言八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