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胜利|暴雨前奏曲

这大热的伏天,太阳跌落到了头顶,烤得人喘不过气来,燥热的空气薰得人不敢出门。平时午后的东南风会稍给半死不活的生灵带来一丝凉意。
今天的天气沤死八活地闷热,夹沟里的钻山风也躲了起来,街道上静悄悄得一个人影都没有,大黄狗趴在门外的树下,吐出长长的舌头,四个爪子分大贴在地面,后院的几只老母鸡在土里刨了个坑把自己埋了进去,飞鸟躲到树叶里张大嘴巴,伸开翅膀,恨不得把自己撕成一个大大的肉饼,最爱喧闹的“知了”也悄无声息地藏到了阴凉处。
村头那几颗白杨树拢拉着黑青的叶片,无精打采地在太阳的灼烤下死气沉沉。小河边那几颗柳树也一改往日的婀娜曼舞,细细的枝条静静地垂到水面。地头那几窝南瓜秧刚开几天的黄花蔫蔫地落到了蔓边。
几个光着屁股的小家伙泡到涝池里打水仗,淤泥涂在脸上、个个变成了泥猴。穿得再不能少的婆姨在岸边喊叫着回家吃午饭。老爷爷捶打着腿,紧锁着眉头看着远处的云朵。
山后好像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雷声,声音不大,但引起猫狗等生命的一个激灵,雷声沉默了,大地又恢复了平静。约摸半个时辰,山后冲出一大朵黑云,云头竟然是红色的,几声沉闷的雷声,好像给所有的生灵都注入了兴奋针,大黄狗“噌”地一下窜到了门道,鸡鸣着、叫着躲到了墙角。死气沉沉的杨树忽的向一边倒去,腰都快要被折断,呼的一下又倒向了另一边,像使给人展示她柔软的腰肢和软和的秀发,柳树那长长的柳条胡乱地飞舞,忽翻飞向天,忽又直直垂下,忽左忽右拿捏不准,没有了平日里的淑女温婉,像秦腔戏“哭幕”里演员在摔头发,树上的麻雀不知啥时候已到屋檐下,挤到一起,缩成一个小毛蛋。
几个婆姨一只手拉着由涝池里提上来的小泥猴,一只手挡在眼睛上遮着飞起的灰尘,猫着腰向家挪动,谁家粪堆上飞起的灰眯了她的眼。一个红塑料袋一会儿鼓得圆圆地飞上空中,又挂到树梢,忽的被树梢抛得很远,“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到地上,忽地又快速地滑行,随着柴草冲向更远更高的去处。谁家的婆姨扯着嗓子喊叫着未归的宝贝,她虽然极力想摆正身子,但还是一会偏西一会偏东。
一道闪电随着隆隆的雷声黑云迅速地由山后爬了上来,今这恶云同以往不同,云头红得可怕。
大黄狗向着天狂吠,老母鸡跑到房子死活赶不出去,婆姨关上门惊恐地看着窗外,碎娃儿乖乖地挤到房子话都不敢说,老爷爷不抽了那呛人的旱烟了,使劲地捶着腰、腿……
树木安静了,灰尘落定了,那只红袋子也静静地躺在树根,核桃大的冰球猛烈地砸了下来……
宁胜利
高中学历,1965年生,凤翔田家庄人。曾任宝鸡日报社特约记者,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愿世界充满爱。
往期精选
宁胜利|卖粮(小小说)
宁胜利|新寓言故事:孽情
宁胜利 | “不孝”书记(小小说)
宁胜利|路劫(小小说)
宁胜利|一封寄不出去的信
【短篇小说】宁胜利|三儿(上)
【短篇小说】宁胜利|三儿(中)
【短篇小说】宁胜利|三儿(下)
宁胜利|妈妈给我们讲口口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