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旭阳: 凝菊小语

点击蓝天文苑获取更多精彩文章
凝菊小语
文/龚旭阳
我喜爱菊花,不是特别的爱,只是淡淡的、浅浅的那种。
几年前给家里养了几盆菊花,有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等好几种,叫不上名字,只是听说好像是什么美人醉,老君迷,狮子头一类的。我养菊花是懒养、散养的,就如同自己的性格一样,很懒散的那种,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欲望,从不注重什么细枝末节。菊花本也不是什么名贵花卉,也不需要什么温室之类的细致侍弄,很投我的脾气,所以我也就“爱”上了它。自己本就性情孤僻散淡,所以我养的菊花也就没有什么章法,先盆养,再地栽,后来又从花园里移到了院墙外的墙根处。
菊无论种在哪里都是无所谓的,我种菊花也不是很专业,马马虎虎的栽进土里,胡乱的浇上几盆水就算完事了。菊花是很好活的,也是花卉里面特别普通的一种,因为它和人一样是无法选择出生之地和出身是否高贵与低贱,而且也是无权选择生长环境的,它也不在乎,总是一副孤傲无争的姿态。菊花仿佛天生就不会向谁低头谄媚,从来不会躲避风霜雨雪,烈日严寒,而且总是随遇而安,哪里都能生长茂盛,哪里都能根深蒂固,哪里都有绚烂的色彩,哪里都有生命的延续。
打量着墙角下匍匐蜷缩着的菊花,感叹着生命顽强的同时而又哀伤其其一生匆匆之短促。惊艳于秋冬之交的萧条境遇,而后又沉寂于寒冬腊月之春发。当一身绿衣蜕尽、枝头繁华凋零以后,只剩几株枯干残叶在料峭的风里瑟瑟发抖时,菊花的娇艳也就成为了昨日。忽而顿悟自然界的所有生灵皆有自己的生存模式,菊花也是一样的。“生就一小草,只为天地造。一岁一枯荣,世事皆明了!”人生何尝不是如此?
近几天适逢菊花盛放,每天回家都忍不住在墙角驻足几分钟,哪怕只要能看上几眼,都会感觉到心里亮堂堂的,全身劳累一天的疲乏劲儿都会荡然无存。有时看到路边刚学会走路的娃娃手里拿着一朵菊花,经不住旁边大人的逗弄,尽管花瓣抛洒一地,蹒跚的小脚之下正在“辣脚摧花”,免不了身边的大人几声呵斥,刚刚笑得如菊花一样灿烂的小脸瞬间凝滞,茫然,继而“哇”的一声大哭,肆意发泄着不满和表示抗争的同时,全然不在意从嘴角淌下的口水,任凭胸前一片狼藉……
转眼就要立冬了,看着眼前一簇簇竞相绽放的菊花, 我感到冬天可能要躲着它或者是迂回着缓慢的到来了。四季轮回是恒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不管是春风十里还是夏日炎炎,亦或是秋雨霏霏,冬雪茫茫,这个规律到什么时候也是不可改变的。然而菊花却毫不在意,率性而为,因为它不遗余力的绽放了自己的天性,尽管冰霜无情的蹂躏着它的躯体,可是菊花依旧没有退缩,直至灿烂隆冬,依然香飘十里。唐代诗人元稹名句曰:“不是花中独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足以佐证菊花在诗人心目中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而我最为赞赏的还是陶令的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豁达和淡泊。爱菊是欣赏它的性格和品质,赏菊是赞叹它的雍容和大气,品菊是体味它的清新和脱俗,叹菊是留恋它的抗争和决绝……
菊花的生命力是生生不息的。残雪殆尽,洁白之上无论是赤橙黄绿,入眼处,娇艳、欲滴;泥土中新绿吐翠,新的生命又开始了新的历程。“待到来年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这是诗人的一片豪迈与激情的喷涌,厚积而薄发,是诗人对理想和生活的态度。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诚然如此,既然还活着,何不试着去与命争,与天斗?哪怕生活在阴沟里,仍有着仰望星空的权利,无论你我他!
期待来年的菊花如期而至,相携来年的伊人饮菊如斯……
作者简介
龚旭阳,网名,旭日东升,陕西蓝田汤峪镇龚家村人,酷爱文学,劳作之余,好以文字述怀。
《蓝天文苑》编委会
顾 问:雷养超 教授 陕西省作协会员
于西敬 西安市作协会员
主 编:魏娟妮
副主编:王 刚
编 委:乔斌礼 郗崇民
杨亚贵 刘少青
杜 颖 安 玲
韩立平 李西平
法律顾问:刘 晶 陕西白鹿原律师事务所
关于投稿
本平台采用电子邮箱接稿,只接收原创文学作品.如小说,散文,诗歌,故事等纯文学作品,勿一稿多投。如有抄袭,分享、转发等现象,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被录用稿件需接受主编对错误标点、字句的修改,如有异议,勿投稿。
稿费来源于赞赏。前7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用于平台运作和文学活动以及计划结集出版纸刊。十元以上发放。原创不易 鼎力支持。
投稿邮箱1073587708@qq.com
请加主编微信wxid-upaolh59zy7i22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平台原创作品 转载须注明(蓝天文苑)
长按识别关注
扫描二维码
排版:96编辑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