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 | 半个玉米面饼(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半个玉米面饼(散文)
佚名
2021.02.03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自己忍不住的先笑了。摸摸肚子,饿吗不!再想想,不仅今天不饿,昨天不饿,甚至都快忘记了什么是饿了。每年的体检报告上都清楚地写着超重两个大字。既然都超重了,说明应该是很长一个时期都是营养过剩了。是那玉米饼子异常美味吗显然不是。但,为什么要写下这个题目呢因为这是我童年的记忆。
现在的孩子极少有挨饿的。听老人们说早年间挨饿的事情就像天书一样,感到不可思议。曾经有一个小孩儿在听父母讲过去经常挨饿的经历时说,你们肯定没有好好干,不然为什么当时中国人那么少,土地和现在一样多,怎么就吃不饱呢他们不了解当时的历史,对饥饿的理解只能通过影视剧,体验是肤浅的、不真切的。饥饿对上世纪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来说,大抵是深有体会且刻骨铭心。
上世纪60年代,我出生在冀南平原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庄,不幸赶上了挨饿的尾巴。尽管是个尾巴,但由于当时家中孩子多劳力少,挣工分不多,日子过的紧紧巴巴,常常食不果腹饥肠辘辘,特别是在春天那些青黄不接的日子,挨饿是经常的事儿。所以,在脑海里也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大约是一九七四年的二三月间一个上午,六七岁的我和同龄的堂哥在村庄玩耍。因为饿,虽然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但我们丝毫没有感觉到春天的美好。二个半大小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就跑到村外的田地里去,期望寻觅着能够下肚的东西。广阔的田野里,除了绿油油刚返青的麦苗,偶尔冒出来的几棵能食用的青野菜,早已被勤快的人们抢光了,哪里还有我们的机会我们只好继续瞪大眼睛去沿着水渠两旁寻找。突然,我们发现了十几株冒出地面有十多厘米高的茅草,一个个都刚刚长出嫩嫩的芽,哥儿俩如获至宝,赶紧跑过去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像工兵拆除炸弹引信一般将茅草的嫩芽一个个拨出来,生怕弄断半根。我将它们在小手掌上整齐的排成一排,二个人平分了,将草皮儿小心地剥去,把白白的、胖胖的、软软的嫩芽放在嘴里轻轻一嚼,少的可怜的一股甜水如玉液琼将一般顿时充满了口腔。
吃完那几棵茅草芯,不仅没有解饿,由于跑了很多路,肚子似乎咕咕叫的更响了。
堂哥提议去大姑家去玩。说是去玩,实际上是想寻点好吃的东西填肚子。说去就去,二个小孩儿蹦蹦跳跳的很快就来到了五六里路外的大姑家。
街门是开着的,我们毫不客气地就去了。进了院子喊了几声姑姑,没有应声。又喊了表兄表弟的名字,还是没人答应。屋门是锁着的,我们俩失望极了。
在空荡荡院子里呆了一会儿,发现做饭的偏房门关着,没上锁。我俩进去看了看,凉锅冷灶的,没有任何干粮。墙角的地上堆着一小堆铲下来不久的小葱。我们俩一人抓了一把,弄掉上面的泥土,大口吃起来。
刚开始还不觉得辣,不一会小葱就显现出了它的威力,我们俩被辣得泪流满面。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大姑从地里干活回来了,看着二个瘦弱的亲侄儿像在哭一样,手里还拿着小葱,心疼地把我们拉出来领到了堂屋,用小竹杆儿把悬挂在房梁上的篮子摘下来,拿出了里面仅有的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米面饼子,一分为二,递到我们手上。
四十多年过去了,日子起来越好,平时吃的比那时过年吃的好百倍。记忆里却始终没有忘记那半块玉米饼子,那是我吃过的最香甜的半个玉米面饼子。
饥食糟糠甜如蜜,幸福生活要珍惜!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