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军辉|东京杀(上)

大宋,政和元年。东京城的夜,月光时隐时现。
枢密院大门紧闭。巡夜的军士身佩利剑,脚步声清晰有力;打更的老头似在打盹,却目光犀利;府内暗黑的角落,遍藏江湖死士。这个夜晚,太尉不眠,内伺熬煎,府内数百军士,个个忐忑不安。
有一个人要来。
中午的时候,童贯太尉在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他看了一眼便面色蜡黄,急问卞虎回来了没有?枢密院四大高手都外出办案,卞虎在洛阳,离得最近,梁龙去了泗州,周怒去了辽国,武功最为了得的陈无命被皇上召去,去向不明。掐指算来,卞虎要在两日后才能返回东京。太尉拿着信,两眼空洞,手微微抖动起来。
要来的人是豹子!
大宋的江湖本没有豹子这号人物。去年中秋之夜,一个头戴豹脸面具的黑衣人闯入相府,与东京第一护卫史文恭激斗。史文恭剑如幻影,却碰不到豹脸人的衣衫。豹脸人闪展腾挪,在应对一众高手围攻的间隙,竟割掉了内相蔡京的半只耳朵,蔡相昏死,史文恭大惊,豹脸人啸声如刺,飘然而去。虽然被割耳的蔡相性命无忧,但豹脸人夜袭相府的事就此传遍东京。第二天,史文恭戴笠披蓑,夹着长剑,落寞地出了北门,坊间传闻他去了曾头市,声称再无颜回东京。
无人知道豹脸人是谁,说书坊的龙先生给他起了个名号——豹子。
蔡相遇惊后,相府的生辰纲停纳一年。有人猜测,这可能就是豹子去相府行刺的后果。
童太尉收到的信中只有八个字:午夜到访,东京豹子。
太尉不知道豹子是谁,想不出与豹子有什么仇怨。这些年他为了攀附蔡京,夺人财富无数,又因官场倾轧,陷多位同僚入狱,得罪的人委实不少,但豹子不在此列。送信的鸽子已飞出很久了,他捋着短须,望着窗外树上的鸟窝,想着手下的四大高手,哪一个会在豹子到来之前回来。
三更至,不见豹子造访。塔楼上悬挂的灯笼被风吹得摇摆不停,像极了太尉惶恐的心情。
太尉在书房作画,瘦小的书童弓着腰在旁边磨墨。太尉的画是大宋一绝,连徽宗皇帝也连连称奇。他画得专注细致,仿佛忘记了豹子的信。
一只白猫从墙根溜了出来,步伐均匀沉稳,像一个鬼魅的女子,在月光下一步一步踱向太尉的书房。猫的眼光寒冷深邃,直视书房半开的窗户。这不是府里的猫,打更的老头心里嘀咕着,眯上了瞌睡的眼。白猫离书房的门十米时,突然加快了速度,像一只飞射的箭,直奔太尉房间而去。一枚铁蒺藜从暗黑中飞出,正中白猫后腿,猫踉跄了一下,又向前窜去。打更的老头暴起,手里的木槌化作一柄短刀,猫儿一声惨叫,被斩为两段。太尉抬起头来,透过窗户看到老头捡起猫的尸体向夜色中走去,眼中的紧张缓解了些许。他回过头来,重拾画笔,欲继续作画,隐约觉得眼前黑影一闪,抬头看时,一身黑衣的豹子已站在书桌前面,长剑正指着他的咽喉。
弓着腰的书童忽然扬起双臂,两颗铁胆射出,呼呼有声。豹子的长剑划出一道弧光,卷起铁胆,反射向屋顶,剑尖仍不离太尉的咽喉。书童一个转身,手中多了一对奇怪的兵刃——峨眉刺,疯了般扑向豹子。
“你是卞虎?”
豹子看见峨眉刺,眼中露出惊异,旋即杀气涌出。他的剑比卞虎的峨眉刺快了不知几倍,当剑刺入卞虎咽喉直至剑柄时,卞虎的峨眉刺还在自己胸前。这对峨眉刺曾刺伤过不可一世的飞天蜈蚣,轰动了整个江湖,却挡不住豹子轻描淡写的一剑。
豹子的剑又指向了太尉。
太尉并不慌乱,他看着豹子的眼睛喃喃私语,声音低到连他自己都要听不清:“你要杀我吗?”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亲切又熟悉,直入记忆深处。豹子后退了两步,眼中满是诧异,他稍一迟疑,纵身飞出窗外。
暗器如骤雨袭来,密不透风。豹子剑光如电,尽皆击落,一声长啸,跃上屋顶,转瞬没了踪影。太尉卸下帽子,从脸上撕下厚厚的胶膜。是一张清丽的女子的脸,乌发如瀑,美如荷花。
千年壶口,飞瀑轰鸣。铁臂膀周侗在河边舞剑,豹子垂手在侧。
周侗:“失手了?”
豹子:“太尉是替身,我差点错杀好人。听声音那替身竟然是贞娘!童贯那贼将开封府滕大人关进死牢,用他的女儿做替身,诱我刺杀,真是险恶之极!”
周侗:“宫里传出消息,十日后童贯将率十万禁军北上抗辽,那贼虽然可恨,可大宋除了他已无将可用,你若杀了童贯,辽人洪水猛兽般袭来,可能殃及大宋的百姓。”
豹子恨声说道:“师傅,难道大仇不报了?”
周侗:“个人恩怨,怎比得了家国情仇,童贯那厮若是不知进退,自有报应。梁龙、周怒正在回东京的路上,这二人作恶已久,你若恨意难消,可截杀这两个恶人。”
豹子无语,双拳一握,骨骼叭叭作响。
周侗:“你使剑火候将成,快已无解,唯力道稍弱。发力宜气从脚起,通贯全身,如这倒流的瀑布,直至剑尖,日久锤炼,必有精进。你自去领悟。这些年来,为师教你的武功并不只有剑法,你若总是用剑,日久会被看出身份,你可以尝试一下其他功夫。”
豹子:“弟子谨记,谢师父教诲。”
梁龙从泗州赶回,破例走了水路。枢密院的暗探传来消息:豹子剑快,却不识水性,在回到东京以前,要避免与豹子一战。他站在竹筏的前端,脸色阴沉,杀气森森,撑船的艄公竟不敢与他目光相对。他想起在泗州的城墙上,连杀泗州四大高手,衣襟上滴血未染,从拔刀出手,到收刀入鞘,泗州城的钟只敲响了三声,不过数秒,心中豪傲之气油然而生。
江风如扯,烟波浩渺,梁龙举目张望,一艘渔船顺流疾下,渔夫正唱着一首谐趣的渔歌。
日日捕鱼破风浪,
鳜鱼鲑鱼敬爹娘;
若有锦鲤给阿妹,
哥与黄狗喝鱼汤。
……
正观望时,脚下的竹筏忽然断了绳索,江水汹涌而入,他站立不稳,如醉汉一般左右晃动,惊愕失声。对面的渔船上突然射出一只冷箭,正中他的咽喉。在倒下的一瞬,他看到了豹子一双愤怒的眼睛,而又一只啸叫着的箭头正飞向他的心窝。
周怒策马疾驰,手中的利斧闪着骇人的光。
他知道卞虎已死,梁龙失了音讯,豹子正在打探他的行踪。他是鲜卑族勇士,天生神力,年少时遇一道士,传给他一套雷公斧法,自入太尉府以来,鲜有对手。三年前,辽国第一力士耶律楚雄在东京设擂,连伤数十位高手,东京城一时无人敢应。周怒奉命扮做民间樵夫上台,与耶律楚雄缠斗三个时辰,被打断了一条右腿,五根肋骨,满脸鲜血跌下擂台。众人都以为他败了,嘘声一片。不料在他滚落下台之后,耶律楚雄便撤了擂台,黯然回国。后来从辽国传来消息,耶律楚雄回国后第三天,突然口吐鲜血,不治身亡。辽国上下都知道大宋勇士周怒,有虎狼之威,再也无人敢来东京设擂。太尉府高手如云,但去辽国办案,首选必是周怒。半月前,有密报辽人要南下打草谷,他奉命去辽国北院王府刺探军情。辽国人防卫严密,他迟迟未能得手,正无计可施,太尉府飞鸽传令,叫他火速回京。他不敢怠慢,星夜赶回,心中不断嘀咕,不知这豹子是谁,究竟有多么厉害?
离东京十里,有一片林荫,林深草密,遮天蔽日,是旅人休息的好所在。每次回京,周怒都会在林中小憩,饮一壶酒,吃二斤牛肉,待疲惫稍缓,再快马入城。可这一回,他马不停蹄,不敢歇息,太尉府的消息让他隐隐生出惧意,他只想安全地回到京城,携手来去无踪的陈无命,再与豹子一战。
阵风袭来,林子里千树摇头,哗哗声一片。周怒抬头望时,一只大鸟,凌空飞下,急如鹰隼,正是豹子。豹子在空中扬手打出一镖,快如流星,周怒伸手接住,反手打回;豹子人未落地,再发一镖,力道更猛,周怒再接,那镖却轰地一声炸裂,一团白烟散开,夹带着火光,周怒惨叫一声,眼前一片模糊。他狂叫着四处张望,前后左右竟有四个黑影,个个蒙面仗剑,不知哪个是真的豹子。他急中出招,将利斧向前飞掷,一棵合抱的杨树被拦腰斩断,轰然倒地;眼见一招不成,他怒喝一声,向着右侧的影子猛击一掌,势如猛虎,又一棵碗口粗的树被生生打断。连续两次雷霆出击均未凑效,周怒心中的恐惧开始扩大。他揉揉眼睛四下再看,已不见了豹子的踪影。(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封军辉,70后,基层法官,文字爱好者。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封军辉|昙花图(上)●封军辉|昙花图(中)
●封军辉|昙花图(下)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