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旭阳:?卑微地活着——怀念我的叔父

点击上方蓝天文苑关注我们!
卑微地活着
——怀念我的叔父

文/龚旭阳
叔父去世了。去得很安详,去得了无牵挂。
叔父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平凡到周围的人们甚至只记得他的小名,都不知道他的大名了。叔父生于解放前,没有读过多少书,所以叔父的性格很憨厚,从不与人发生口角,争多论少。叔父待人向来实心实意,丝毫不会有一丝虚伪奸滑。叔父很朴素,无论是吃饭穿衣从不讲究,甚至从来没有注重过修饰边幅。以致村里的乡党们都说,他的形象压根和国家的正式工人就不着边。
叔父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叔父是六十年代通过招工进入工厂上班的。因为没有多少文化甚至还很憨厚,瘦小的叔父被安排到锅炉房成为了一名司炉工。烧锅炉是一个既累又脏的出力活,也是一般人不愿意干的活。叔父没有挑剔,踏踏实实的干了二十几年,在平凡的岗位上赢得了领导和同事的一致好评,被评为了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同时被评为车间无事故先进标兵。
叔父很疼爱我和姐姐。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叔父回家特意带了几个苹果,红彤彤的,特别的诱人。爷爷奶奶舍不得吃,每次只是拿一个苹果切成小片分给我和姐姐,但是不懂世事的我们总是缠着大人哭闹不休,最后还是叔父给我和姐姐一人发了一个才罢休。(那时候家里的粮食很紧张,要想吃饱肚子都是很艰难的。那几个苹果都是放在一个很小的四方栊里挂在家里的横梁上的)。还有一次爷爷带着我去了叔父单位,叔父先让我和爷爷洗了一下澡(那时候农村里根本没有洗澡的条件,单位锅炉房洗澡很方便),然后去食堂的灶上打了两碗米饭和一小盆猪肉。特别是那一小盆猪肉的香味让我至今记忆深刻。七十年代的时候农村里的肉都是用肉票卖的,平时要想吃上一口肉真的是难上加难的。吃肉的日子除非是生产队里的牲口病死或者因为滚坡摔死了,队里每家分一点肉到各家各户,其他的日子里想都不去敢想。
叔父是一个好人。叔父的“好”是与人无争,处世淡泊。叔父退休以后回到村子里还是保留着勤勤恳恳、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习惯,不管是谁家过红白喜事,叔父基本都是不请自到,从开始到结束没有过一丝怠慢和偷懒。叔父会修一些简单的农具,无论谁家的自行车架子车坏了,招呼一声,叔父总是笑呵呵的忙乱一阵帮忙修好,乡邻们总是满意而归……难怪在叔父下葬那天路祭时大伙都在评论: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
叔父在世时,从不和我们讲什么大道理,只是很简单的爱说一句话:好好干事情,踏实过日子。以前很不理解,认为叔父一个正式工似乎活的很卑微,现时终于明白,这就是叔父一辈子做人处世的方法啊!这句话里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深刻意义,可是蕴含着最重要最普通最平凡的人生道理。
叔父临终前的唯一心愿就是要求把自己火葬。叮咛再三,念念不忘。“卑微不忘身后事”,国家的号召,利国利家。这,无疑是好事。叔父安葬之日,在通往墓地的路上我手里捧着叔父的骨灰盒,不禁泪眼婆娑。阴风阵阵,哀乐揪心,随风飘荡的纸钱四下里飞舞,引魂幡伴随着空中的落叶呼呼作响,叔父的亡灵在一阵阵鞭炮声中入土为安了,那一堆黄土成了他老人家最终的归宿。香火纸裱的青烟中叔父的音容笑貌依旧还是那么的慈祥……
叔父终于走完了自己的一生,从人间到天堂是那么的遥远,却又那么的近在咫尺。如今叔父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做他的好人,而我们只能在世间、在叔父的祭日里焚香燃烛、化几张纸钱。面对着叔父的相框,想念着叔父慈善的音容笑貌,在一缕缕青烟中渐行渐远……
叔父安然离开了我们,只留下荒坡上那一座孤寂的坟茔……叔父,我的叔父大人,您安息吧,愿天堂里没有病痛!愿天堂里您还是一个好人!此时此刻,我跪于叔父灵前,焚香叩首,心里默念:他年仙境重逢,我辈再尽孝道!
亲爱的叔父大人,您安息吧,愿您一路走好!
附:写在叔父大人首期祭日,思亲不在,亲情难却!
作者简介
龚旭阳,网名,旭日东升,陕西蓝田汤峪镇龚家村人,酷爱文学,劳作之余,好以文字述怀。
《蓝天文苑》编辑部
顾 问:雷养超 教授 陕西省作协会员
于西敬 西安市作协会员
主 编:魏娟妮
副主编:王 刚
编 委:乔斌礼 郗崇民
杨亚贵 刘少青
杜 颖 安 玲
韩立平 李西平
法律顾问:刘 晶 陕西白鹿原律师事务所
关于投稿
本平台采用电子邮箱接稿,只接收原创文学作品.如小说,散文,诗歌,故事等纯文学作品,勿一稿多投。如有抄袭,分享、转发等现象,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被录用稿件需接受主编对错误标点、字句的修改,如有异议,勿投稿。
稿费来源于赞赏。前7天赞赏的60%作为稿酬发给作者,40%用于平台运作和文学活动以及计划结集出版纸刊。十元以上发放。原创不易 鼎力支持。
投稿邮箱1073587708@qq.com
请加主编微信wxid-upaolh59zy7i22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平台原创作品 转载须注明(蓝天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