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17)——派出修焦枝铁路

点击上方”楚湘汇“关注我们
文字:无风涟漪 声音主播:柔谨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各位好!在这样一个夜色渐浓的夏天的夜晚,我在湖北武汉,又与你相遇在‘楚湘夜读’里!我是柔谨,今晚要和大家共同分享的文章是《罗曼蒂克(17)》,下面我们就来一同分享,读完以后也别忘了在文末点个“在看”!这篇文章作者是无风涟漪。
那时农民也分三六九等。青年农民中分民兵和非民兵、民兵中又分基干民兵与非基干民兵。叫你上的时候你就是基干民兵,很神圣,领导器重你才叫你参加。你就死命的干吧,干完了什么也不是,再神圣就是玩泥巴,泥巴也神圣,因为泥巴可以造神,哪尊菩萨像不是泥巴塑出来的?
我就是在这种神一样的“备战备荒”、“要准备打仗”的大气候下被作为“基干”抽出来参加修焦枝铁路会战的。我们队的名额就三个,一个民兵排长、一个丹江移民来的小伙子,再一个就是我。为什么选这三个?因为参加会战的都是“基干”,排长降为班长,可以带10条枪,丹江人初来乍到老实巴交,我嘛就像小阿说的老黄牛,一身健子肉,什么苦活重活都扛得住。说实话,我倒不在乎什么什么“基干”不“基干”,基干基干就是基本骨干。叫我一辈子留在这里当愁米愁油偷菜吃糠的“基本骨干”?我才没那么傻。
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出去见识见识,寻找一切可能的机会走出这个“土围子”。
参加会战的“基”们完全按照部队的编制管理,一个县一个师,下面设团营连排班。一条大驳船将这些服装、被包五花八门的人拖到鄂西枝江的一个小码头后,就以班为单位分到各农户家睡地铺。
反正每家都有个堂屋,在堂屋一字排开也好、两字对开也好,地上铺一层稻草,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以连为单位开食堂,吃缽子饭,凭饭菜票打,油星子都见不着一个。
除了在食堂里能见到个把年轻的母“基”外,剩下的全都是公“基”。
听那母“基”的口音,她是当地的,跟隔壁县出的王昭君一样,水色好。看到她,我想到了小阿。
离开嘉鱼前,我告诉她我想出去闯闯,看能不能寻找点机会改变一下环境,跳出农门。
她听后不置可否,说了一些要我在外面要注意控制自己情绪,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要注意自已的身体,冷了热了注意加减衣服,有些太重的活不要霸蛮,伤的是自己。
看她眼泪都快出来了,我连忙转身就走。我见不得她流泪,一流泪我就心酸,心酸了自己也会流泪。
到这里来,印象最深的就是三件事:一是找不到一个发信的地方。问房东“你们这里怎么没邮差?”
“ 地广人稀,设个邮差划不来。”
“ 你们要发信到哪去发啊?”
“走百把里山路到县城,要不就想办法坐船到江对岸的宜都县城。”我算了一下,到枝江县城一个来回得两天,到宜都得一天,还得找船。
我给小阿写的几封信就是发不出去,都压在了枕头底下。二是每天的劳动强度大,而且单一。要在这些大小不一、高低不平的山包包之间修铁路,首先就是挖出一条同一水平线上的路基。
指挥部在沿线架设了高音喇叭,除放些“舵手”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激昂慷慨的歌曲外,就是一个劲地通报各师各团的进度,各团又拿着土嗽叭不停地通报各营各连的进度,你就不停的挖不停的挑吧,气都不通歇一会,尿都不用屙一把,因为喝的水都变成了汗,无尿可屙。挑完了路基就是挑沙。
因为挖出的路基都是黄泥巴,粘性大、不透水,需要在路基皮软处注沙铺沙垫沙,而山里又没沙,必须从外面一船一船运沙到码头,再由我们一担一担把沙挑到路基上。
到码头有10公里山路,来回40华里,有时一天一趟,有时两趟。
挑一趟的时候,回来就不停地喝凉水,挑两的时候就瘫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连喝水的劲都没有了!俗话说路远无轻担。
这百把斤一担的沙,挑20里山路,就是牲口也受不了。再一个就是肚子饿,饿,饿!一次,我要了个7两一缽的米饭,要了块腐乳,因为腐乳省钱又下饭。
我吃下去后不啰嗦,接着又要了一缽还是一块腐乳,呼呼啦啦又被我干完了。拍了拍舒服了肚子,心想:《水浒》里的说鲁智深能喝多少多少酒,李逵能吃多少多少肉,咋他们就一天到黑酒啊肉的,我们就一天到黑连个饭也吃不饱?
两个月后,会战结束。原私底下的“搞得不好要留一部分人当铁路工人”的传说,屁猛子都没一个,哪来哪回,一个个“基”又回到“基”窝里去了。
我背着行李,揣着退饭菜票的十多块钱,又回到了牛栏屋。屋内空空荡荡,白黑两皮加“小虎”不见踪影,屋内布满灰尘。我正在纳闷,大门“吱哑”一声开了,啊,小阿进来了。
“哈,你怎么知道我回了?”
“我们那儿有人也去了,见他们回来就知道你回了。我今天来,不为别的,你放在我那的半导体还给你,另外,你送我的尼龙袜和你妈送的风雪帽,我都带来了,都还给你。”说完,她将一布袋放在灶台上,转身要走。
我跑过去拦着她:“为什么啊?你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了结了。”
“我在那里给你写了好多信,就是没地方发。不信,我现在就拿给你看……”当我去拿信时,她出了门。
“信还是留给你自己看吧!”她边说边跑,生怕我追上。跑到公路边,她忽然停住转头对我说:“我明天就回武汉了。我老头要你去过年,你去不去随你,我的信是送到了,回去也好交差……”看完文章请给个“在看”,给坚持写下去的作者一个赞,长按文末(的)识别二维码,立即加入我们,给我们“楚湘夜读”一个支持,更多的故事也请各位关注,当然也欢迎你把‘我们’推荐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一起在阅读里成为更好的自己,我们“楚湘夜读栏目组”也征求了作者的同意,在适当的时候策划与读者见面会,从线上走到线下与大家见面,读者见面会由“楚湘夜读栏目组”向社会招募见面会的场地和活动经费,希望感兴趣的商家与我们联系,洽谈合作事宜。好啦,最后祝各位晚安,好梦!
广告位虚位以待
欢迎预约
(如需转载文章,请联系作者,并严格按照《出版法》的相关规定办理)
编者按:《罗曼蒂克》是 ‘楚湘夜读’ 签约作者 无风涟漪 所著的一部青春纪实文学。汉口,一座被誉为东方芝加哥的地方,霓虹灯下,物欲横流;欲诱,暗夜下的统领。“我”和“阿尔巴尼亚”一场爱恨纠缠的游戏就此展开。这是一部连载爱情故事的纪实文学,从今天开始,我们 ‘ 楚湘夜读’ 将每天深夜与大家分享这部纪实文学;看这部纪实文学的名字,就知道是浪漫的;具有强烈的个人感情、高度的个人爱慕之情的题材纪实文学,希望大家喜欢,也敬请大家在深夜继续聆听‘楚湘夜读’。
大家都在看
往罗曼蒂克(14)——小阿去看受伤的 “ 黑皮 ”
期罗曼蒂克(2)——思念女神 ‘ 阿尔巴尼亚 ’
推罗曼蒂克(3)——再次与 ‘阿尔巴尼亚’ 相见
荐罗曼蒂克(4)——‘ 阿尔巴尼亚 ’ 陪我东湖谈笑风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