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 梅娟 |最美的回忆

戳原文,更有料!
最美的回忆
文/美娟
今天下午朋友送来了一盒江米甜酒,一下子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回忆起自己七十年代时的童年生活,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连副食品都是要“票”的时代,在那计划经济的时代都是以“票”为主的政策,想穿新衣服,买布要有“布票”,吃肉要有“肉票”,想在外面吃个面包解解馋吧,也要“粮票”才行。不要说什么自行车呀,电视机呀之类的家用电器了,那可不是一般家庭能买得到的“大件”哟!
那时候的孩子哪有不馋的呢?更何况是在那样的大背景下,想吃个零食呀小吃呀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小孩们就会动脑筋寻找跟随大人进城的机会,多少可以吃到当地的小吃或者一些零食。比如,二毛钱可以买到一大盘油条和一碗香甜的豆腐脑;一毛钱可以买到红的像灯笼似的大磨盘柿子,最让我难忘的是那五分钱一碗的热乎乎的飘着酒香的酸甜可口的江米甜酒哟!
父亲是位老实巴交的农民,记忆特好,他能清楚记得二十四节气的每一个节气的名称和时间,每个节气都该种什么庄稼,每个节气都该收什么庄稼,都深深印在父亲的脑海里。虽说父亲不认识太多的字,没有什么文化,但我的父亲跟当时农村别的父亲却大大的不一样,在比较偏远的农村,农业还是以大多数男劳力为主的农业时代,父亲从不重男轻女,别人家的女孩子几乎没有上高中的机会,唯有我们家的姐妹可以自由任性地读高中上大学。当哥哥姐姐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县一高时,父亲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乐开了花…….。
能够跟随父亲进城一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有星期日父亲进城办事时才能悄悄尾随,(那时还是单体日,星期六还要上课呢)。刚开始还不能让父亲看到,直到悄悄跟随在父亲身后大约有一半的路程时才能让他发觉,如果再让几岁的小孩子一个人回家吧,他又不放心,于是乎这样就能顺理成章的跟随父亲进城去了。
父亲进城无非就是到农贸市场买些农业上用的生产工具,锄头呀,铁锹呀,装粮食的布袋呀,再不就是买点韭菜籽、白菜籽、萝卜籽等等,父亲在集市中挑选工具的好坏,甄别菜籽的新旧。我在父亲的身后东瞧瞧西望望,一幅要把集市上的热闹场景尽收眼底的感觉,等父亲的东西都已买好了,我还意犹未尽呢!
在回家的途中,父亲最了解我的心事,还没等我开口,父亲就把我领到县一高的巷子口,那里有一位卖江米西甜酒的小摊主。父亲一边坐下来给摊主聊天,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我已双面都写满的过期的作业本的旧纸和自己家种的烟叶搓成的烟沫,卷成土汉烟,卷烟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他们聊天的内容大概是什么庄稼收成怎么样,天气怎么样,这个季节该种什么庄稼了,具体都聊什么好像都与我无,我最关心最只盼望的是摊主阿姨快点把那热气腾腾的飘有酒香的酸甜可口的江米甜酒端到我面前。
我看着眼前这热气腾腾的乳白色的飘着酒香的江米甜酒早已浸入心非谗言欲滴了,迫不及待地趴在碗边去吮吸一口,却又赶紧把头扭向了一边往地上直吐,摊主阿姨乐呵呵地眯着小眼说:“看把这孩子给馋的”,父亲立马扔下手中的土汉烟,一边帮我轻轻捶后背,一边问我,烫着嘴没有。
此时的父亲拿起碗中的小勺快速地在白色的江米甜酒中以顺时针方向搅拌,搅拌的同时嘴还在不停时炊着热气……。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当我美美地喝完那飘着酒香的酸甜可口的江米甜酒后,父亲找遍身上所有的口袋也没找到五分钱的尴尬时,结结巴巴地对摊主说:“大姐,身上带的钱不够了,孩子早已喝完了,我赊账,你放心,下次进城一定加倍还你!”
我不知道父亲何时再次进城去还摊主的那碗米酒的双倍价钱,儿时的我也没体会到当时父亲的心情如何……。留在我记忆最深刻的是那碗飘着酒香的酸甜可口的江米甜酒,是我儿时最美的回忆,是那碗满满的江米甜酒承载了一位父亲对女儿的至爱!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仙人掌
作者简介
陈艳丽,笔名梅娟祖籍河南人,现居住于唐山市丰润区。中华精短文学冀东分会会员,文章曾发表于《唐山广播电视报》以及其他网络媒体!梅娟,有着梅花一样不畏严寒的精神,有着杜鹃花火红一样的热情。比较喜欢文学与诗歌。在工作闲暇的时间里,喜欢看看文学书籍,诗书吸取精华来补充自己的精神营养,偶尔也抒发一下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和感想。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郑书芹(百合)
校对: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吕艳红(怡然自得)
顾问: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张俊芳(芳格子)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戳原文,更有料!栏目介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