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一个多月写就的草稿——诗歌翻译四年整

东师校园秋意浓,走笔译诗难从容。
四年可以做什么呢?四年前的大一新生,已经毕业了。我这四年有点忙。
历史学有点像破案,可诗歌翻译不是猜谜,也不是文字游戏。累。不说三遍。苦,难,天底下事业皆然。有的诗歌真是花了一个多月,才写出译稿草稿,比如北原白秋这首:
月宫里那位仁兄
摔个跟头掉下来
地球月球两个样
他沿着北向大道
朝南走
人间烟火费思量
地球热月球凉
凝固的豌豆汁
把他舌头烫伤
原诗是这样的:
月の中の人が、
ころがつて落ちて、
北へ行く道で、
南へ行って、
凝えた豌豆汁で、
お舌を焼いて焦がした。
为何“月球人”舌头被烫伤?只因月球和地球上的温度太不一样。中国古代称月亮为“广寒宫”。适应了“广寒宫”的这位“月球人”来到地球上,温度再普通的东西都有可能烫伤他的身体。至于月球的自转方向,月球上的“东南西北”如何辨别,诗歌不是科学,不必深究。
中国古代文学最早采取“登月看地球”视角的作品是李贺的《梦天》:
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珮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日本诗歌采用“月球人”视角或者“月球人”题材的,我读过、译过的已经有四首。野口雨情的诗歌《失落的玉兔》中,兔子从月球上摔下来,想借梯子登月回去。北原白秋有两首诗是从月球上的视角反观地球:一首看地球人的起居生活,另一首是看地球的起源。月球人烫伤舌头这首写的是空间错位、温度差异造成的笑话。
四年了。今年,我不再嘲笑“东师一日游”的年轻导游们。人生能有几个四年呢?四年前我是从西条八十的诗开始的,后来增加了俳句,扩展到七八个日本诗人,增加了尼泊尔的英语诗歌和朝鲜殖民统治时代在日朝鲜作家诗歌。
其实,这世上本没有路。人生,成一件筚路蓝缕之功,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