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随笔】范诚: 小河——红石溪记

小河——红石溪记
文/范诚

小城有两条河,从上到下穿城而过的那条并不太大的河,称大河。从县城后山峡谷中流出来,实为小溪的“河”,称小河。
山里人没有溪的概念,只要是水流,一律称河。于是大河小河就这样叫开了。
暮春时节,我来到小河。
小河是从县城后面靠山的峡谷中哗哗流淌出来的。沿着小河上行,人们修了一条游道,铺上了石板,于是成了一条便道。每天早晚,成群接队的城里人去休闲散步,运动健身。更多的人,则用背篓背着各种水桶、塑料瓶,步行到上游去背水。

小河的上游有几股上好的山泉水。那水不仅清洁干净,而且略带甜味,泡出的茶水特别醇,做出的饭菜格外香。据说,有人取样化验过,那水含多种人体所需微量元素,比自来水要好得多,因而成为山城老百姓的主要饮用水源。
那水因为量小,自然不够全城人的饮用。所以无法把它们用水管接出来,只能用人力去背。这也给城里人锻炼身体创造了条件。人们每天去排队背水,虽然辛苦,但乐此不疲。
背水的人一多,有人做好事,筹集了资金,修建了亭子。并请石匠雕刻了几个精致的青石龙头,让那泉水从龙口里哗哗地流出来。看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过路人行走渴了,有时也把嘴对着那龙头,猛地喝上几口。真像喝了龙泉一样,浑身顿时有了力量。

我去小河的时候,正是下午。春日的阳光斜照着峡谷,一条斜线将峡谷分成阴阳两个界面。当阳的部分,水流清澈,潺潺有声。一些人坐在河中的石板上晒太阳,或者玩耍,显得宁静安详,怡然自得。
这溪河中多红石,溪流底部或溪岸两边,多由红石构成。要是这红石裸露在野外,被日晒雨淋,或风沙剥蚀,颜色一定会很灰暗,自然不太引人注意。关键是这红石一直被浸泡在水中,或者长期被溪水冲刷,石头显得特别的干净清洁,看上去一尘不染。大红的石头铺满溪中,不能不吸引人们的注意。
在阳光下,那水中的红石变得深红。溪水从红石上流过,清亮如油,显得更加的清澈。那石头在水的浸润中,就更加深红。红得让人心里发软,红得让人过目难忘。

如果溪流一味地这样流淌,也就罢了。可山中的溪流是从来不守规矩的。它们根据地形和落差,偏偏整出一些不规则的形状来,弯出了无数个湾,冲出了无数个滩。要么高低错落,叠出许多瀑布。要么水滴石穿,冲出无数个深潭。每一处蜿蜒曲折,每一处跌宕起伏,都成一道道绝妙的景致,展示着迷人的风姿。
这么漂亮的小溪,自然吸引着山城的人们,尤其是假日周末。除了背水的外,有背着背篓,带着孩子来洗衣服的少妇;有三五成群,来河边玩耍的孩子。也有小两口带着孩子来玩耍的,还有在山中采了野菜,来到河边清洗的。
于是,一个个不同的场景摆开了——
虽然是城里,但沿袭着山里人的习惯,妇女们将衣服一背篓背到溪边,选一处干净的石板,将衣服放下,摊开。在清澈的水里搓揉,然后放在石板上,用棒槌去敲打。“啪……啪……”,棒槌声声,连同妇女挥舞棒槌的英姿,成为小溪畔的一道风景。

孩子们是最喜欢水的,看到溪中哗哗的流水,想起往年玩水的情景,早已有点心痒痒的了。他们争相把鞋子脱下,将袜子扯掉,赤脚踏进水里。开始时,“呀”的一声,感觉清凉清凉的,浸入骨髓。一会儿,就适应了,觉得惬意。这还不过瘾,用手鞠起一捧溪水,就向旁边的同学朋友洒去,引起一阵尖叫。接着,大家情不自禁地打水仗,掀起阵阵水花,小溪顿时沸腾起来……
那溪流以红石为底,水太清,所以看不到游鱼。但搬开一个个石头,底下大都躲藏有螃蟹。小石头一掀开,一个个螃蟹很笨拙地四处逃窜。孩子们则手忙脚乱,去捉那螃蟹,笑声阵阵,溢满了整条小溪。

春天里,山中多蕨菜、竹笋,然后有地菜、蒿菜、野葱。人们到溪边散步,看到这些,忍不住要采摘一些,然后放到溪水里洗干净,拿回家,自然是美味。山沟里,土壤肥沃,这些东西采了又长,长了又采,似乎永远采不完。山里人,循环着这种日子,从春到秋,从冬到夏,不知不觉,又是一年。
走了一湾又一湾,那小溪不断地变换着姿态,走了好远,还不见源头。
要问这小溪的源头在来哪里在山城后面很远很远的大山中。要问这小溪在哪里?在湘西小城古丈的后山沟。
——————————
范诚,湖南新宁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湖南广播电视台主任记者,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作品刊发于各种报刊,其中《乡愁是一滴泪》获湖南省作家协会主办的第五届(2016)“潇湘杯”文学创作大赛散文一等奖。《湘西人物素描》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一等奖。《 峒河的苗家少女 》获“2016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最佳散文奖。已出版散文集《崀山走笔》《本色凤凰》《阅读湘西》《崀山乡土》《走玩湘西》《凤凰:那些人,那些事》等。
地址:湖南长沙市开福区湖南广播电视台经视频道。
邮箱:949704530@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