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新秀】冰水兰: 四季如歌 【组诗】

四季如歌 【组诗】
文/冰水兰

●春
攒够一个冬天的温暖
去催开一树树站立的沉默
触角
把冻土撕开一个缺口
一株小草
或一粒种子
都是这个春天的勇士
阳光是把坚锐的勺子
寒霜和冰雪
被它一勺一勺铲得干干净净
风的呼啸
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那只蝴蝶
让她停住了脚步
花儿 在旁边瞪着羡慕嫉妒的眼

●夏
火热不是你的名字
赤诚才是你的忠胆
我在月影的清辉里
找寻属于你的那份温柔
你托五百年前遗落的那株莲
捎来晨的软语呢哝
喋喋不休的那只蝉
诉说着谁的寂寞午后
你从那条滚烫的石板路上走来
长长的身影如匆匆溜过的日头
一个惊雷
炸开了一地水花
我知道
那是你送来的礼物

●秋
你用烈焰红唇
吻遍南山北山
醉美女儿红里
有一张娇羞的脸
风抚过雨的痕迹
是濡湿的 你的媚眼
激情褪尽残阳的舞步
漫卷丛林
斑驳阑珊
回眸处
百花残
匆匆一行鸥鹭
掠过素锦长空
留不住
那双温润的眼

●冬
秋穿走了
最后那件温婉华丽的袍子
只留给冬
一件厚重的大衣
北风带着复发的哮喘
撕裂着高耸的桅杆与低矮的屋檐
麻雀忍着饥饿在树上歇脚
光秃秃的枝丫摇摆着
是在颤栗
还是在忏悔
阴鸷的天空
留不住 一片云彩
纷飞的细雨
撒向了谁记忆中的伤口
黑夜的角落里没有喘息
怒吼是灵魂的漩涡
一场雪
张着血盆大口
正从山的那边 赶来
颠覆 是新王朝的入场券

————————————
冰水兰,公司普通员工,没事时就扒拉几句,像鸡在草丛中扒拉虫子,偶尔也会收获一缕稻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