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姜福军】 鞑子梁游记

鞑子梁游记原创/姜福军
岁未年初,寒风刺骨,挑了一日,太阳高挂,阳光柔和,吾邀请郑金民,薛福良文友,在北过境路吃了早餐,驾车经官桥,顺洛河东去,瞻仰了刘剑锋故居,到柏峪寺停留片刻,远眺了著名景点罗汉洞,接应李泰山君,由其做向导,过洛河桥,直奔塬上,向魂牵梦绕的鞑子梁进发!
塬上良田一望无际,土地肥沃,偶尔可见翻地,挖药,捆苞谷杆和烤烟杆的农人,不是很多,但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塬上的路都被政府用水泥砂浆硬化了,那儿有村庄就通到那儿,虽不宽,但瓷实,平整,无坑洼,行车极为便捷也!曲曲弯弯,忽上忽下,行约半个多小时,南拐,顺一较宽且陡水泥路一直向上,竞开到断头路处,停车东张西望,泰山说已到达鞑子梁半山腰了!
四人沿一斜坡而上,槐树摇晃,松涛阵阵,荒草密布,冷风一吹,呼呼啦啦,野栆树随处可见,高至半腿,枝上挂着指头脸大小干瘪的野枣,想摘就要格外小心,其刺如针锋利,一不小心就会扎手挂裤管。有的土层处裸露有青石,不知是不是鞑子梁盖房的石板?翻过梁岇,就看见一处石板房,墙及屋顶皆石板也,其石板厚约一指多点,有大有小,黛青色,不易风化,无粉尘。窗子门是关中农村老式的,木门格子窗,好象是一四合院,厦房及门楼已倒塌,石板堆积一地,主房三间,坐北朝南,门上有锁,锈迹斑斑,从门缝向里看,什么也看不见。房东边有一棵老核桃树,主杆倾斜苍劲,粗如人腰,老皮凸起,纹理顺畅,枝桠密集,向四周延伸,形如巨伞,坐在残墙断壁上照相,竞成独特的风景,甚是妙哉!
顺荒坡向西走,有羊肠小道,看来到此游玩的人不少,踩出一条灰白的道来,从半坡延伸到远处,此坡处有一片树木,柏树,松树,白皮松居多,里面夹杂着三三两两的白杨树,笔直,高不可攀,树叶己落光,顶部老鸦垒有窝,说是窝,也就是老鸦用嘴衍来的细枝未梢,往返多少次辛苦纵横搭建起来的,大如脸盆,呈立起的南瓜形,晴朗的天空里格外显眼,幽黑一疙瘩,老鸦进进出出,上下翻飞,叽叽喳喳,好像在和我们打着召唤。偶见几棵柏树长在一起,树荫浓郁,阴阴沉沉,中间有祖先坟墓,其墓天长日久,杂草丛生,藤蔓交加,低矮如鱼脊,墓头可见筑有石板,猜测可能墓身全是石板加固,只不过是被流土流沙掩藏覆盖罢了。继续往前走,竞发现两三处水潭,水乃生命之源,生命之本,人畜要存活,必离不开水。此水潭呈圆形,直径三米有余,深不见底,潭面涟漪荡漾,水质清澈,潭圆周全砌有石板,一层一层,没有坍塌,有野生植物从石缝里长出来,枝条繁茂笼罩在潭面。这么高的山梁竞有旺盛的水潭,人畜皆不为饮水而愁也!翻了两面坡梁,泰山手指说,好风景在那边呢!随手指方向远望,赫然看到一大片石板建筑,并夹杂有树木,于是互相吆喝着,加快了行走脚步。到了仔细观赏啊,这里原来是石板的王国,是石板的世界,茅房,畜圈禽舍,围墙,门楼,居室全都是石板垒起来的,就连路沿,田坝,台阶,巷子都是用石板叠起来的,挺纳闷,这么多的石板从何而来?是用骡马驮来,还是人下苦力背扛肩挑,这么大的工程用量,得多少个年月?是就地取材,可山上没有大量石板的痕迹,也许坡皮下面全是石板,早已被精明的鞑子先人派上了用场。传说宋元时期,兵荒马乱,民不聊生,鞑子人为了逃避战乱,选了此处风水宝地世外桃源,用石板造屋,打猎养畜,男耕女织,生儿育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与世无争的清闲日子。今天一看,果真如此,从地形上看,此处偏僻,荫蔽,易守难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此石板房全未高过山脊,且在阳坡的一片山凹里,避风避沙尘暴避耳目,雨水丰沛,采光极好,人从梁下路过仰望很难发觉。而梁上的人即是葡萄着观四周,皆入视线,从未遗漏,不论在梁上任何一点,都目光高远,视野开朗,周围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房舍茅棚尽收眼底,这也许就是鞑子人挑选住址的独到老辣之处吧!
慢慢看,仔细参观,几座石磨子还在那儿,双扇的,摞在一块,有一座台面己开裂,有手指宽的缝隙,甚是可惜。半坡一平整处有一大碾盘子,风吹日晒雨淋,盘面粗糙,已成黑褐色,石碌碡立在不远处,照样黑旧,梭角已破损,显得孤寂。一处屋后的土田里,长了一大片毛竹,郁郁葱葱,生机盎然,鲜鲜活活,在这萧瑟的冬日里特别养眼,几人兴致勃勃忙摄影留念!
这里的石板房连成一片,大多门已上锁,有的门上还别有木棍,扛住,以防外人进入,至于屋里放着什么?无从知晓。有的门前还有牲口饮水的老石槽,看来已有好多年月,陈旧,像是古董。有的大门敞开着,进去看到的是破损的柜子,箱子,瓮,坛坛罐罐之类。也许是后来天下太平了,日子好过了,鞑子的后裔早已搬到平川,或上门入赘,或魂归故里,或分散而居了。
参观完毕,遗憾叹息由然而生,同行者谁不怜悯鞑子梁的前世今生?由于无人修缮,有的石板房已倒塌,有的屋顶石板脱落,成了空架子,有的被附近山民圈过牛羊,遭到人为破坏。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处古遗迹,是一处部落民族兴衰的活化石,政府若加以保护重建,恢复原址原貌,岂不是现代人怀古游览的好去处,必将带动县域旅游,惠及子孙!
鞑子梁,石板房,在荒岭,久远长!
2021年1月5日草就
作者简介
姜福军,八十年代开始写诗,有作品发表,后经商。但对文学一生钟爱,从未放弃!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郑金民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焦 静徐 娟李斌麻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樊会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鸣 张正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 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山野闲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
扫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