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瑞清/文】乡愁,永恒的主题

乡愁,永恒的主题吴瑞清/文
有天工作正忙得焦头烂额时,微信中看到悠然姐提到,有个文显山采风活动问我参加否。报上名后,有个和大家互相学习提高的机会多好。谁知2019年7月28日在三要镇参与的“彩虹杯”盛世乡愁全国征文大赛颁奖典礼暨文显山采风活动,却成为了我生命中最深而难忘的记忆。
早上打着”悦览文显翠屏,再叙盛世乡愁”的旗帜,经过蟒岭绿道,到达被称为“三冲”要塞之地的三要。文显山又名云架山位于豫陕交界处,著名的”文显翠屏”被列为洛南八景之一。跟着当地的瑞林大哥,导游并解说中游览门楼岭、榆钱岭瀑布、肝花崖,会仙台农民协会旧址等地。据他说这里好多地方都和杨家八姐有关,如箭眼,栓马桩和试剑石。传说远古的时候文显山这儿有两条龙,经常戏嬉打闹毁坏田野的庄稼,玉皇大帝派山神用大山未能压住,后来杨八姐搭弓射穿龙腰,才让四方百姓得以安宁。
路过风景优美的八里乾江时,看到群鸭子河里悠闲地游来游去,让人联想到”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这会,它不像乡村田园诗,而是辛弃疾用文字从千年吹来的清凉,而这些都是在钢筋水泥筑就的城市里难以感受得到的。所以不亲身经历,根本感受不到,千年的辛弃疾,给这千年炎热的夏日带来千年的丝丝凉意。
本来以为是“盛世乡愁”征文的启动仪式,谁知等待我的却是结束和尾声。未曾投稿是因消息闭塞,初学初写水平太差,更不会投稿。以前都是每段每段投向编辑的微信,杂乱无章且病句错字连篇。刚坐下不久,就被乐俊锋老师撰稿并演讲的《盛世乡愁》全国征文大赛活动回眸所吸引。那声声感悟东乡文韵和寻觅红色足迹,句句再叙盛世乡愁,而字字却象锥子般刺痛我心并锥锥见血,感觉到这群有理想写文字人的呐喊和追求,瞬间让我碰到久违的知己。想想自己开始写作近半年上百篇的文章,文字里的老院子碾子桥酸菜模糊等,里面的麻姑线姨桐舅我的小叔等,原来每篇都是扯不断的乡愁。这哪是征文大赛结束后的回眸和颁奖,这分明是对初学写作者的认可和鼓励,让我顿添力量对文字更充满信心。是呀!本是故乡人,应知故乡事。我们应多写亲历过往,身边的人和身边的事。因为,我们只是故乡的儿女,那儿曾经有我们的姐妹兄长,以及生养我们的爹和娘。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乡愁就这样把我们带进对故乡无限眷恋的情感中。余光中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时至今日,时代变迁,原始质朴的乡村文明被所谓的城市文明所吞噬,火葬逐渐取代土葬。余光中的乡愁也成遥远的历史,这时候禹平河那些浓浓的乡愁正散发出勾魂摄魄的声音,走遍天下的路,最美的还是故乡那条小路,最难忘的还是那条抹不去的老秦岭。喝遍天下的水,最甜的还是故乡那口老井。
因而努力地去寻找那些丢失的乡音和民谣,就变成时代沉甸甸的责任。昨天乡愁是我们的经历,今天乡愁变成苦涩的记忆,明天只能出现在某某文字的记叙里。回想自己半年来所写的并非毫无价值,虽未投稿而这样文字却在这儿得到认可和共鸣。
“盛世乡愁”组委会,把这么多乡土文字写手凝聚成群,形成强大的合力,发出时代最强劲的声音。这样的沃土和合力,或许能滋养出像双水村,白鹿原和棣花那样的乡村。无论是谁,如能为故乡和乡愁落下笔墨,不仅是你的文字,包括你的生命,也会为此增值、增色、添彩,就更不会让有些人人把刊物或网络文学的作品当成恨之入骨的扰民。
便利的公路和网络,迅速的缩短着城市和乡村的距离。但遥远的乡村,还有多少人记得起那群莽撞懵懂的少年,童年伙伴们带着笑意的哭泣。乡村被城市化的浪涛所湮灭,却让我在盛世乡愁的颁奖现场看到,隐遁于每篇征文中重新升起的那轮乡村的明月。让我用心感受到儿时土胡基砌成的课桌和板凳,有在我眼前随时面临倒塌的摇摇晃晃,铅笔头被划开绑在扫帚棍棍,在那用完正面用反面的作业本上演算试题。错对不重要,最重要不能浪费纸张,写到边边角角每张纸当三张用。下课时,皂角树罩着冀寨小学的操场,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裳,我们沐浴阳光滚铁环扔沙包玩的欢畅,上学时穿着母亲刚做的新棉窩窝,却换成露着脚趾头的旧棉鞋,只为让儿时的伙伴轮流分享到穿新鞋的暖和。每次水果糖放嘴里快过半时拿出来用新糖纸包好,卖给旁边家境好又贪吃的女同桌,时至今日也感激那扎着羊角辨漂亮的小姑娘,不是家庭好而因为善良成就着我儿时的生意。冬去春来四季轮回,那时种麦收麦学校单位都有假日,夏收忙假成我们最大向往,宽大平坦的打麦场,高高的麦堆就是我们的战场,打仗挖地道捉迷藏。麦地里带顶草帽,半瓶凉开水,几块干馍,是劳动时全部的干粮。这种生活这个地方,乐老师把他叫乡愁,我们曾把他叫故乡。
乡村的炊烟被晚风吹的越来越远,散落在智能化生活和现代文明的边缘。当我们在城市的阳台花盆用心栽种远方的乡村,那些画面还是美丽而温暖,一笼笼柴火拾回生火做饭烧炕,父母宽大的土炕三面靠墙冬暖夏凉,寒冬热得我们溜着光睡着只能蹬掉被子。大铁锅里总是熬着伴着酸菜的苞谷糁糊汤。过年的时候,萝卜菜里见个肉花花感觉自己就是当今的皇上。但物质生活的艰苦却挡不住拔猪草,掏鸟窝的笑声朗朗和激情飞扬。自然质朴的乡村给了我们丰富的人生和感情,教给我们自立和思考。胡思乱想时总认为当年知青下乡也并不全是弊端,而且非常正确。城市生产跟不上有人太多,不下乡吃啥,那个时候农村生活虽然艰辛却为它储存力量,感悟也更深刻。现在那些中央领导有老三届的知青,乡村经历的艰苦和挫折是他们能更好治理这个国家。
回家多日,乐老师的声音还在耳畔,伴我守着乡愁里的时光。回眸时代的巨变,当年合作社时,村边上工时招集大家的铃铛,早已不知去向。记忆中集体苹果园早被砖混洋房取代,但还是能想起飘散着的苹果花香,刚刚散尽长出青果,我们就四处出击偷青苹果,为二三个苹果,练出百米迅度万米耐力比管园子的还快,生产队无论增加多少人手,也管不住我们饥肠辘辘的童年。远方有多远留给大人们去想,不饿肚子就是我们怀揣的梦想。长大离开故土后,才清楚自己只能属于村庄,唯有那里才是我回望灵魂的地方。不要说你现在不是农村人,乡愁离你很遥远,写点呤花诵月高大上的命题。还沉侵在总把麦苗当韭菜的虚荣里,别掩耳盗铃的骗自己。五千多年的农耕文化,而三十多年改革才堆起的城市文明,现在的城里人百分之九十有过农村经历。剩余百分之十他爸他爷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因此,秦岭山深深的烙印在我身上,漂泊的脚步再远,总会把最美时光留给我的家乡。
那时候日子虽苦,却感人至深。现在整天喊着热衷公益,如能用文字记住过去那缕缕乡愁,就是最好的回报社会。这己不仅是热爱文字,而是时代赋予文字高度的使命,更成为人最后点滴的良心。社会快速发展,城市化的推进,越来越多人挤进城市,门紧锁着,锄头已生锈,山坡老先人坟头,田野,村庄,任荒草肆意疯长。当年那些被热爱称为“米粮仓,馍笼子”的良田,或荒芜,或改作他用,已很难找到那些浅浅淡淡的流年印痕。依稀看到古稀老人在田间耕种,感觉出养老负重,可在我们亲历人民公社的记忆里,是他们交的公粮养着全国的各行各业,自己吃不饱却把最好的粮食交给国家。人生虽有低谷和曲折,但他们勤劳正直,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和乐于奉献的奋斗情怀,教育子女不投机钻营和唯利是图,这难道不是乡村农耕传统文化下,最高贵的美德?
天很晚了,回家路上坐着”盛世乡愁”组委会乐俊峰李斌老师的车,快到家时,全部的感动浓缩成句请求“乐老师,李老师我们能不能把这个乡愁群留着”,感觉说着话时酒全醒了,声音沙哑能潮湿整个炎热的夏季,他俩满口答应“征文活动有尽头,盛世乡愁无终点”。
“盛世乡愁”群留着,不仅是一群人的记忆,更是我们笔下永恒的情感和主题,唯有这题目才不会玷污最初寄希望于文字,曾寄希望于自己这种圣洁的情感。
往期精彩:
吴瑞清||品茶悟人生
吴瑞清||古城腊月集
吴瑞清||穿越柴峪古道
吴瑞清||学费
吴瑞清||西湖拉琴人
吴瑞清||酸菜记忆
吴瑞清(陕西洛南)||绿树环绕的地方
吴瑞清(陕西洛南)||三月三的兑山庙会
吴瑞清(陕西洛南)||春天的离别
吴瑞清(陕西洛南)||回家过年
吴瑞清(陕西洛南)||云蒙山雪韵
吴瑞清(陕西洛南)||那年棉花地
吴瑞清(陕西洛南)||温州大姐
吴清瑞||我不是厨师
吴瑞清(陕西洛南)||山里面 山里人
作者简介:吴瑞清,七零后,爱好文学,作品散见网络文字平台。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