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二十二章 祭祀

当他看到那三柱香时,他就想起了日本的性祭祀——男神伊邪那岐和女神伊邪那美奉天神赦令,从天而降,巡视人间疾苦……

理塘东约十公里跟省道二一七交汇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叫托仁村,路边有一个派出所治安卡点,还有一个救助站,幕寒渊和王杰下车去打听有没有梦清秋的踪迹,艾伦和杜珍妮也趁此机会下车放松放松。
救助站大概能同时容纳五六个人,有火炕,有军被,有锅灶,还有简单的食品,而且都是免费的。幕寒渊看到这些又感觉放心不少,这些设施虽然花费不了多少钱,但对那些有需要的人来讲的确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善举。通常的说法是它能表达政府送温暖的周密不疏,但说它能拯救生命传播大爱也并不为过,何况穷游拉萨的人并不少见,谁知道有多少人饥寒交迫地到达这里自主接受救济。
值班的警察虽然热情,但没能查到任何有关梦清秋的信息,这令幕寒渊再一次感到失望。
到达理塘还不到十一点半,艾伦和杜珍妮要在这里等待她们的大部队,幕寒渊只好把她们送到提前预订好的宾馆。
“我知道附近有一个网红打卡点的牦牛酸奶非常知名,还有糌粑也非常不错,请你们去尝尝怎么样?”艾伦说道。
幕寒渊看她不像是客套,于是看向王杰,正巧王杰的目光也是想征求他的意见。
“算了吧,还是找人要紧。谢谢!”
最终幕寒渊还是拒绝了美食的引诱。分别的时候,幕寒渊意味深长地看了杜珍妮一眼,她会意一笑,但只道了别,并未提及条件一事。
幕寒渊和王杰一心忙着要去找梦清秋,但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刚刚拒绝了一个与梦清秋碰面的机会。这当儿,梦清秋正在网红打卡点喝牦牛酸奶吃糌粑,当然他没花钱。这家店的老板是一位女士——这好像一点也不奇怪,但她同时也是一个骑行爱好者,据说她已骑过川藏南线、川藏北线、青藏线,到过张家界、皖南、台湾。对于路者的艰辛有着深刻地理解,说不上有求必应,但提供免费吃喝从未间断。当然很少有人会刻意去占这个便宜,除非是像梦清秋这般潦倒的落难之士。
此时的梦清秋还是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又瘦又黑,走路一瘸一拐,任谁都看得出是一个落魄潦倒之人,绝不像要恶意占便宜的机滑之流,衣服虽然有些脏,但也不至于令人恶心唾弃,加之他心智尚未混乱,嘴巴一开口就能释放出诚实的气息,所以老板就自然慷慨施与了。
其实,梦清秋已经知道幕寒渊和王杰正在这条路上追踪他,正是因为这样他更是不能返回了。他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连北京的幺外公也追过来了,那意味着很多人都已经知道自己离家出走这件事了。这一点幕寒渊当初其实已经想到,但他不能说出来,他担心大家会误以为自己不想帮忙。但有一点幕寒渊没想到,梦清秋出走的原因还跟他表妹有关。他们是一起长大的,表妹比他可是差远了,只是一个大专毕业生,但表妹都开始赚钱养活自己了,而他还一事无成。
本来前两天最困难的时候,他动过返回成都的念头,但是现在他已经找到了生存的办法,搭便车这种事更是手到擒来。他现在唯一烦忧的事情就是如何让幕寒渊和王杰回去,别再追踪自己。
离开理塘的时候,王杰感叹说:“听说这儿是七世和十世达赖喇嘛转世的地方哦!”
“哦!”幕寒渊应了一声。
“理塘还有几个好听的别字,世界高城、高原明珠、日光之城。这儿的海拔已经超过四千米了!”
“要不,咱们回来的时候顺便游览一下?”幕寒渊猜测王杰是想游览一下理塘。
“要得嘛。”感觉他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失望。
幕寒渊只想尽快赶到金沙江,看看能不能在入藏检查站查到梦清秋的信息,然后再做打算。偏偏这时候,他却收到了杜珍妮的信息:“幕哥,我想跟你借点钱,可以吗?”
“需要多少?”
“3000元。”
这应该就是她所说的条件了,这完全出离幕寒渊的预料,他正在犹豫时又收到了她的信息:“估计我以后也没钱还你,不过,我可以用其它方式偿还。你要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回来。我住333号房间,刚才下车那家宾馆。”
幕寒渊觉得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他还是笑了起来。
“肉偿?”
“别那么俗行吗!说实话,你喜欢我吗?”
这话问得幕寒渊非常为难,说不喜欢太伤人心,尤其是对她这样一个被命运抛弃的女人,要说喜欢也似乎有点轻率,毕竟才认识十几个小时,关键是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喜欢?反正不讨厌,确实也有一点喜欢。”
“‘三月不知肉味’,其实我一年多了。此去绝尘,便再也没有可能。你能理解吗?”
“你还挺贪婪,既想要钱还想要人,哈哈——”
“或许吧,难得遇到一个让我动心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坦诚,还是第一次跟人说起那些伤心事。你能理解吗?”
“我承认我欠你的‘条件’,但这事——,我怎么知道你不是给我挖坑呢?”
“信不信由你。“
“你在318线上见过坏人吗?或者听说过吗?绝大多数走上这条线的人都是来寻求灵魂救赎的,我是一个即将出家的姑娘,我能骗你什么呢?”
“我只给你钱行不行?”
发完这条信息,幕寒渊觉得有点上当的感觉。
“本来我是要寻求一点心理平衡,如果你一定要我欠你也没关系。其实,没钱我也一样能到拉萨。“
幕寒渊心想没钱她也确实能到拉萨,可是女孩子毕竟还是有些危险,万一出了事怎么办,自己良心上岂不是要大受谴责?看来无论如何都得挨一刀。
“那好,我还是只给你钱吧,我一会儿到。”
“好的,谢谢!”
幕寒渊以他们找他有事为由,交待王杰去路边餐厅吃午饭,自己则独自驾车回宾馆。杜珍妮开门的一刹那,幕寒渊轻呼了一声“柳下惠救我”便乖乖地走了进去。
性感的红唇或许是致命的诱惑,但它还不至于俘虏幕寒渊。晶莹的肌肤散发出浓烈的芬芳,但那也攻不破幕寒渊的防线。是眼神——那是小狗挨打时才有的摇尾乞怜的眼神。幕寒渊拼命挣扎,但他发现自己陷入了沼泽地,越是挣扎越是深陷。当杜珍妮眼里那积压千年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起来时,他已经无力反抗了。她那灼热的体温都快把他的身体烤熟了,他感觉自己一直在膨胀,无休无止。他想起气球爆炸,又想起火山喷发,他仿佛听到了最后那一声爆裂。
多年以后,当幕寒渊回想起这一幕时,他只记住了杜珍妮那极致扭曲的身体和痛苦的表情,以及解脱以后纯净的微笑。毫不怀疑,那身体积聚的洪荒之力足以扭曲时空,那表情下堆积的痛苦足可以摧毁宇宙,而这一切释放之后发自灵魂的微笑足可以重建一切秩序。她出家是对的——她具备这个能力,而且也确实做好了准备。
他还会想起茶几上那三柱香,因为这使得整个过程看起来更像是一场祭祀。事实上,当他看到那三柱香时,他就想起了日本的性祭祀——男神伊邪那岐和女神伊邪那美奉天神赦令,从天而降,巡视人间疾苦。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在巡视过程中,先后目睹了一对情鸽亲嘴和一对鹡鸰结合,于是受到启发,伊邪那岐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伊邪那美答道:“我的身体逐渐完整,惟有一处没有闭合。”伊邪那岐就说:“我的身体有个多余的地方,那么就献给你吧。”伊邪那美表示同意。于是二神合二为一,尽情地享受了性的快乐,最后生下了日本诸岛、山川草木等八百万神,还生下支配诸岛和天地万物的太阳女神(天照大神)等。这男女两神的性爱结合,被称为”神婚“。
他当时所有的挣扎都是害怕生下那八百万神,再说尼姑是不准生孩子的。或许神可以除外。但即使杜珍妮能修成神,自己也不行,压根还没想过这事呢,所以只会拖她的后腿。
“这是一场完美的仪式,谢谢您!”拥别的时候,杜珍妮说道。
幕寒渊知道她说的是出世这件事,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别出家了。”
“你还认为我是在骗你?”
“不是。出家好像没那么简单,听说还要父母的书面同意函,派出所的户籍证明等,我估计你应该没有。再说了,修行也并非一定要出家,在家也可以修行,还可以照顾父母。”
“我会想办法搞定这一切的,谢谢!”杜珍妮十分坚定地说道,“对了,你多给的钱到时候如果没花完,我会替你捐掉的。”
“谢谢,如果钱不够,或者有其他需要,你再联系我。”
后来当幕寒渊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宁愿杜珍妮是一个骗子,要不然,睡了“尼姑”这事肯定会让自己良心不安,被一个尼姑惦记也有负神明——在那样苦修的环境里,被惦记应该是必然的。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