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再忆祖母 (文/拓爱丽 诵/李海霞 ) | 第 5 0 1 期

再忆祖母
作者| 拓爱丽·朗诵| 李海霞 编辑:园园
有些储存在记忆里的景,无论多么久远,只要是机缘巧合于现实中再遇此景时,记忆之门也便訇然打开,情感之弦也会再次弹响。某天坐于友人家窑洞里的炕沿边,呆望窗外时,刚刚还一碧如洗的天空,顿时乌云翻滚,万股大雨倾泻而下。窑洞、炕沿、窗户、雨天,这一切构成的场景好熟悉,我想起了我的祖母。
记得祖母生前,每个这样的雨天,她都会坐在刚进窑门口的炕沿边上,双腿自然垂下,两只“解放脚”交叠在一起,上身始终保持直立的姿势,右手拿着一个由木头和铁片做成的小车车不停地转动着,左手拉着一小股散麻不停地捻,伴着小车车转动时发出的咯吱咯吱声,祖母捻麻绳的动作始终不紧不慢。如此这般,一根根用来纳鞋底的麻绳就这样在祖母一摇一捻的动作里,越拉越长,等到一根完整的麻绳捻好之后,祖母很麻利地把麻绳绾成8字形,顺手挂在门背后墙壁上的钉子上。过不了多久,门背后钉子上就挂满了8字形的麻绳。遇着农闲或者逢年过节,家里来了姑姑婶婶,祖母就会很慷慨地把麻绳赠与她们,让拿去给娃娃们纳鞋底。毫无疑问,祖母捻的又光又韧的麻绳向来都是庄前屋后的家庭主妇们喜愿获赠的物件。
祖父是识文断字的老红军,尽管退伍后生活在重重叠叠的峰峦后面的山沟沟里,但他的生活内容要比祖母丰富得多。他有一台心爱的收音机。虽然到了本世纪初,这个山沟沟仍然没有电灯电话电视机,但是有可以搜波段的调频收音机和干电池。祖父每天忙完农活之后最享受的事就是吃几碗祖母的手擀面,然后躺在祖母烧的氤氲着草木灰香味的热炕上,静静地收听收音机里讲的绚丽多彩的外面的世界。无数次,祖母都是以极为不理解的语气埋怨祖父,说他听的东西多么无趣,多么没有实际意义。而每每,遇着下雨下雪的天气的午后,两个人就可以十分平和地同处一窑,一个在炕东头听着他的收音机里的世界,一个在炕西头捻着她从麻绳里获得的乐趣,两人相安,互不干涉,静默安然,从无剑拔弩张之事。
晴天里的祖母,一双不大不小的脚,总是前前后后走个不停,厨房、庭院、猪栏、狗舍……到处都有她的活计。唯有这下雨的天气倒是她难得的休息,所以刻在我的记忆里雨天捻麻绳的祖母的神态始终都是恬静,满足而又幸福的。
遥想生活在新旧交替时代的女人们,千千万万个如祖母般的女子,她们没有读过书,有些人甚至都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只是待到嫁了夫君,便冠以王李氏或张王氏之名,她们倾其一生也便是为了公婆,为了丈夫,为了儿女而活,如今看来,她们似乎不幸,其实或许她们倒是幸福的呢,因为她们对幸福的理解仅限于丈夫孩子吃饱穿暖,一家人平安健康,如此简单朴素的幸福观不容易使人生出对自身价值的拷问和对深沉复杂的精神的剖析。因为简单,所以幸福。然而,这么些年,让我的内心久久不安的是祖母晚年的孤单。倘若她能活到现在,见一见高楼大厦,过一过子孙绕膝,吃穿用度,物质富足的生活,哪怕过几天,于我们来说内心也是安的。可惜,她离去的太早了。在这个令人缠绵伤感的雨夜,谨以此文,再忆祖母。
作者简介
拓爱丽,爱好文学,性情淡雅,观其文,情感真挚,隽永秀丽。
主播风采
海霞,西峰人,小学语文老师。热爱生活,喜欢朗诵,喜欢主持。在文字里欢喜,在声音里温暖。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