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迎春|我们少教了什么?

教学反思之一
白居易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意思是写文章的人应该关注现实,关心生活,承担改造社会、促进进步的责任。
白居易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的许多诗歌一为反映时事,也就是《秦中吟序》所谓“贞元、元和之际,予在长安,闻见之间,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二是为改造现实,也就是《与元九书》中所谓的“裨补时阙”。这类作品中就有大家熟悉的《卖炭翁》。
中唐以后,朝廷里经常派人到市场上去采购物品,称为“宫市”。宦官看中的东西,就随便付给很低的价钱,或任意掠夺而去。韩愈在《顺宗实录》中曾具体记载过一位农民用驴子驮着木柴到城里去卖,宦官见了,口称“宫市”,只给了几尺绢,就把木柴抢去了,还要抢走他养家糊口的驴子,农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殴打为非作歹的宦官。
白居易在长安时目睹这类弊政,心情十分愤慨和沉重。他写作《新乐府》是在元和初年,这正是宫市为害最深的时候。《卖炭翁》是他《新乐府》组诗中的第三十二首,自注“苦宫市也”。
作为士大夫的一员,他敢于大胆揭露宫市的罪恶,暴露统治者贪婪暴虐的真面目,深切同情劳动人民,确是难能可贵的。
我给学生讲白居易的《卖炭翁》时,突然意识到:我是不是少教了什么?是不是有点“小学而大遗”?
韩愈在《师说》中提到一种社会现象:“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否)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意思是说,人们爱孩子,所以请老师教孩子解词断句之类的知识;而待人处事方面的困惑,却耻于从师。这种学习,是学到了芝麻却掉了西瓜,韩愈觉得不够明智。
可惜,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
一个在互联网时代长大的学生,当他在课堂上跟着你朗诵“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当他仔细地记着“直,通假字,通“值””;当他如获至宝地抄着笔记——“诗歌表现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对皇室的忧虑”时,他肯定也有困惑:我干嘛要知道这个藏在故纸堆中的人?为什么要学生活中绝不会用的文言文?难道就为了考试?学生心中肯定有许多因为“中考不考”而被我的教学所遗忘所忽视的问题。
我曾自认为《卖炭翁》就像唐僧肉,到处都是考点到处都值得挖掘,教学内容十分充实。可现在我犹豫了,怀疑了,开始觉得自己的教学遗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苏轼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我迷失在应试的一亩三分地的时候,我津津乐道于诗歌的节拍、韵脚、实词、虚词等等。有一天,当学生不用去应对考试的时候,他会发现我过去教的东西在实际生活中都是屠龙之技。我教学生比喻修辞,学生分清了明喻暗喻借喻,但能因此妙语连珠出口成章吗?我教学生这是外貌描写那是心理描写,学生能回答试卷上“通过**描写表现**”,但能因此慧眼如炬知人又知心吗?我教学生白居易的《卖炭翁》表现了诗人对劳动人民的同情,但学生的同情心因此增添了吗?
问题出在哪儿?今天我重读白居易,重新思考《卖炭翁》,深感愧疚。我开始意识到:以往的课堂是封闭的课堂,是盆景,不是自然;是模型,不是建筑;是纸上谈兵,不是刀兵相见的实战。我看见了白居易的奇思妙句,却忽视了他的悲悯情怀。
练武之人,追求打通任督二脉。教学的最高境界,不就是要打通课堂和现实的藩篱吗?反思以往,我扪心自问:
当我讲到诗中的人物描写抓住了特征,如卖炭翁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那么有没有引导学生联想到卖油翁卖米卖面的又应是什么样?
当我要求学生背诵“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时,我关注时代和现实了吗?有没有提醒学生可以入文的社会热点?
当我讲到白居易对劳动人民的同情,我自己心中是否有百姓?我是教育学生用尊敬的目光看他们的农民父母,还是一脸鄙夷地说:不好好读书就去种地?
……
有人可能要耻笑我:现在竞争这么激烈,考点都讲不完,哪顾得了那么多!
有人安慰我也安慰自己:孩子现在还小,能把句读弄懂就不错了。
现在我开始严肃地想这个问题:我们为什么研习句读、训练应试?最终的目的不仍旧是直面现实么?既然殊途同归,为什么不换一个思路?当我们的教学能把最古老的文言文和现实世界挂起钩来,看是做了加法。但当学生发自肺腑地崇拜这个人,喜欢这篇诗文时,其他内容的教学是否会事半功倍?
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引导孩子们关注时代变迁,关心现实社会,将来负起改造社会、促进社会进步的责任和使命。我似乎明白自己的教学少了什么——只有先把学生教成白居易一样的人,然后才可能像白居易一样为文。
推荐阅读●
郝迎春
土生土长的凤翔人,长期从事基础语文教学。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