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冠辰——不爱学习的二中学习“bù”部长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伟大的寄语
第一次以非班主任的身份给大家写寄语,似曾相识的感觉,真的好久不见,小伙伴们别来无恙!最近在“伟大的齐老师”公众号上看到了很多你们的消息,很激动,就像老父亲看着自己远游的孩子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在向我汇报一样。每每看到你们的文字我都感慨时光的流逝,也感慨自己工作的伟大。
尽管曾经不着调的慧达已经保卫起了祖国的领空,多愁善感的周子C也理性了很多,俸铭依然是努力奔跑的孩子,轶博领子现在翻没翻出来呢,大冠辰闷骚的样子还没有变……你们在老师眼里永远是那么的可爱真挚!
1901的每个小伙伴们,上了大学以后是不是发现我才是你们一生中最靠谱、最牛叉的英语老师,我怀念我们每个晚课竞赛,怀念我们每个晚课猜的歌曲。这个时刻所有看手机的小伙伴们,在屏幕的这端我说Hello Everyone,时光不老,吹过的牛都会实现,静待比伟大齐老师更让你惊讶的新东北!I am there waiting for you!
——1902最有权力的男人张牧牧
大冠辰,军训后的开学典礼,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他在台上一表人才,根本看不出私下“一表人渣”的嘴脸。大冠辰,一个利用自己近190的海拔,总把我和周子晰这种弱女子怼到墙角进行挑衅的无赖男子。大冠辰,面对自己常年稳定的46分作文,天天追屁股问我为什么不给他50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大冠辰,一个外表冷酷、内心火热,一个看似成熟、实则幼稚,一个看似道貌岸然实则更加道貌岸然的人格分裂玩家。好了,这是我和他之间的常规怼法。毕竟现在他没办法站在我对面叫嚣,我一个人的时候得多叭叭一会儿他的毛病。然而,我们都是那种,背后绝对不会说出对方一个“不”字的人。尽管对方一身毛病,但那都可忽略不计;就像我们只要相遇,就不会唠出对方爱听的嗑。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需要虚伪的客套和寒暄。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我们又不是演员。我们是哥们。他总是在语文课上跟我抬杠,后来我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逼急了就一句——你给我闭嘴。他总是像个幼稚的小屁孩,仗着自己的身高,把我各种东西举高高,然后看我够不到的样子,简直无语。要说他唯一做过的人事,应该是作为19届辩论决赛的主持人,在宣布名次的时候,当着全校近千人的面,先给了我一个只有我俩懂的微笑,然后说——胜方,1901班。嗯,唯一一次人事儿。剩下的优点,比如多才多艺、靠谱稳重、脑子灵活、长相帅气、学术严谨、能力强大、做啥像啥,我并不想提。就这样吧。
——1901最有权力的女人伟大的齐老师
那是我曾在二中的日子
无论你身在何方,沈阳二中,永在月畔;无论你身在何处,沈阳二中,仍是故乡。简历:刘冠辰,1902班班长,19届学生会学习部部长,现就读于大连理工大学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专业。各位大家好,我是正在家中被疫情困住无事可做的刘某人。因接到齐曈曈老师的约稿积(bei)极(po)写下这篇文字。在1902班度过的三年时光是我目前为止人生中最快乐也是最难过的时光。1902,是一个神奇的班级,这其中各种各样独特的元素交织在一起发生了无数奇妙的化学反应。每个人个性鲜明,大家聚在一起恰到好处。现在的我,十分怀念那段时光。就在打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还不经意地看到了书桌上还放着的语文教材。
说起语文,就不得不谈一谈我们酷似QQ的齐老师(笑)。据我所知,齐老师在1901班哭过很多次,但是在我们班,可能我是唯一一个把齐老师气哭的人。记忆中隐隐约约记得齐老师当时委屈的样子,这仅仅是因为我的一个小小的玩笑,她却把这当成了我们之间产生裂缝的表现,那时不太理解,只是觉得齐老师有些小心眼,现在才看清她是多么珍视两个班级之间的感情才会这样敏感,而之后的相处时光让我见识到了这位圆圆的心思细腻的语文老师是多么的幽默可爱,好比是一位天天和老百姓跳社会摇的小皇帝。她喜欢享受,又无比努力;爱发脾气,却从不记仇;有时充满烟火气,有时又格外清高;不喜欢别人在她的课上开玩笑,却总是不争气地被逗笑。她是那样真实的一个人,各种矛盾的结合在她身上无比自然,让人感到亲切。其他老师也是令人印象深刻,吓人但是认真负责的东哥,换来换去的物理老师,爱开玩笑的姜老师,成熟优雅的毕老师,还有我们帅帅的班主任张牧牧老师。每一位都是那么的认真负责,这超强的教师阵容让我们班的成绩更上一层楼。这三年,二中这所学校教会了我太多太多,不单单是知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学到的处事之道。现在再想起刚刚来到二中的自己,总是会无意露出尴尬的笑容,心中悄悄责备自己那时是多么幼稚。我想,这就是之前提到的二中带给我的难过的部分——成长。像是孩子总是在一次次摔倒后成长一样,人总是在犯错后成长;摔倒会痛,犯错也会痛,只不过,一个是身体上,一个是心理上。但就是这些痛,才让人更强。曾经感觉天大的事,到了现在再想起来,终究是说出来笑一笑的小事。我也有过和他人的不愉快,也总是因为跟某些同学关系不好而心烦,但是这些到了毕业后似乎都烟消云散了。我们会在偶尔聚会的时候提到那些事,再没了当时的不悦,只是在回忆中欢笑。现在想想我的高中生活也是相当丰富多彩。军训时,我结识了高中最好的两个朋友,相识仅仅是因为咱们仨人是最高的三个,所以站排的时候总能聊天,而之后,食堂里三个人形影不离,打球一起打,吃饭一起吃,总是在享受着简单又极致的快乐,在彼此的陪伴下为这三年平添了不少乐趣。(秦宁泽、吕耀文)
左右滑动
查看更多
my best friends
看过之前文章的观众也应该见到了另一位班长:周子晰。
(开花)
跟她的相处过程可谓是一波三折。高一时看到这个晃晃悠悠的傻大个管纪律时候张牙舞爪的样子,不仅在心中感叹:啊!原来女人真能像张飞般狂放!事实上,最初的合作并不愉快,那个时候我真的还处于一种自我意识过剩的状态,心智还不太成熟(其实她也那样),在分工上又有些分歧,在高一下学期我们就大吵了一架,而后张老师带着我俩出去吃了顿饭,心平气和地谈了谈,这才和好。真正关系要好起来的时候是高二,有时候唠唠嗑,把班级工作商量一下,就这样,从前的隔阂也就渐渐消失了。这个女的有时候非常让人摸不到头脑,喜怒无常,你说她考不好哭吧谁都理解,她偏偏考好了也哭,哭的还比别的时候都委屈,哭着哭着嘟儿一下就又笑了。高三更是在我的后座肆意妄为,我稍微说点她不爱听的就对我一顿输出,搞得我后背的淤青宛如梵高的星空般绚烂;自己的情感还没弄明白,天天教我怎么追女孩,见了齐老师更是黏上去又搂又拽。这个个性奇特的人总是幻想着自己能在各个方面跑快快,对待班级却是脚踏实地。而我有时还有学生会的工作,顾不来时则是她把工作一人扛下。可以说,她对班级的贡献肯定是多于我的。说了这么多,一是想分享下1902班长之间的故事,二来则是希望各位学弟学妹们明白要学会去包容。巩固主任以前一直告诉我要有格局,包容则是格局的基础,也许有你不顺心的事,也许有你不喜欢的人,但是要能够去接受,人生几十载,岂能尽如人意?现在你因为一些把你气的尿血的事展现出的决绝,可能就是将来的你眼中的幼稚。容人者人容之,斥人者人斥之。多试着去理解,多试着去原谅,就会少很多烦恼,多很多快乐。也许接触过后,你们能成为要好的朋友。
我与二中学生会
再来说说班级以外的事,我曾经是学习部的部长。说是部长,其实我们这个部门的工作真的不多,所以那时候我会在其他部门帮帮忙。加入学生会的经历也挺波折的,当时一轮宣讲的时候我因生病缺席,但是因为我在初中时作为七中初三学生代表百日誓师时在二中发过言,而且军训时也上台读过稿,也参加过一些活动的组织工作,所以当时巩主任破例让我进入了二轮的选拔。所以说平时的积累还是很重要的,不仅能锻炼人的能力,还能提高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印象分,在关键时刻也许会带来惊喜。而三轮选举时每个人上台发表自己的竞选发言,偏偏在轮到我的时候麦克出了问题,使得我的声音变成了西施惠,而之后的同学都没再发生这样的问题,因此当时我的得票并不高(也可能是自己讲的不好),不过还是作为当选范围内的最后一名成功入选。最早的团委学生会工作困难重重,我们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做自己的工作,在同学们当中的评价也不高,但是这其中每个人都坚持了下来,这才逐渐的将学生会这个团体带上正轨。高三时我总是在班里待不住,有时候就跑去318找冯典坤(玩)。能认识他这朵交际花让我觉得挺幸运的,他热情、大方、总能和人打成一片,对很多事情都懂得很多,总是非常积极地帮助我,他给我的印象就是:这个人成绩要是更好一点的话就无敌了。有点跑题了,在我看来,在团委学生会工作的经历就像我的宝藏。相比大学的学生工作,高中的轻松太多了。当你到了大学发现自己处理事情的能力和沉稳比别人都强的时候,当班导生对你的印象是素质很高的时候,当你能正大光明地凭实力在各种评选中干过那些搞小动作走歪路的人的时候,你将会无比庆幸自己在高中时得到了锻炼。在我高三辅助高一学生会新成员的时候,加入学习部的人不是很多(按比例算),据说是因为我在述职的时候面部表情严肃,语气较强势,让一些学弟学妹认为我非常严格。跟我熟的人都知道,要形容我用“闷骚”这个词更合适一点,当然这种落差让有的人对我产生了误会,认为我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装模作样,虚伪”,对此,我认为,这种评价有些偏激,我只是“在什么样的场合干什么样的事”。一个平时欢脱的人在军训时难道就不挺胸抬头一动不动吗?在会议时就可以交头接耳吗?显然不是的。正值义气方刚的时候,无论自己还是别人都会有一些被主观影响的观点,所以,不必为他人的看法而苦恼,坚持自己就是对的,找对心态,对学习对生活都有好处。地表最强最帅班主任——张牧牧老师
(这张的确有点毁形象-_-)
最早听到张牧牧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以为是女老师,这个名字真的挺有混淆性。张老师是个很特别的人,玩起来是真会玩,发起狠来也是真的狠。我人生中最长的两篇文章就是在张老师的“要求”下完成的,一次是在自习室玩手机,一次是晚自习纪律不好,分别为一万三千字和一万字,外加一个礼拜英语课站着上。当然很多同学也曾遭其毒手,总字数恐怕可以赶上半本三国演义。但平时张老师还是总能让大家感到关怀与欢乐。他总是负责单独找每个遇到困难的同学谈话,找出问题并给出建议,平时也总喜欢搞出各种花样,这在他的英语课上体现的尤为突出,人类各种形式的学英语方法在这三年可能已经被他全用过了,不过一般每种的持续时间不超过一个礼拜。那时候每次我遇到工作学习上的问题他都愿意和我一起讨论,然后教我很多很多巧妙的方法和更深奥的道理。也许他当一个哲学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事实证明,他用自己经验总结出的东西很多都是正确的,颇具价值的。而他平时说话总喜欢带两句玩笑,加上每次和齐老师对线总是能用yygq的言语,以及肢体语言让齐老师吃瘪等行为,让人一下子感觉到他的可爱之处,一扫和我传授道理时的沉稳,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比起“老师”表现得更像一个“哥”。我们毕业后,张老师也退出了班主任队伍。作为他的最后带过的班级,我至今都很疑虑,应该说是担心他最后是否满意我们这三年的表现。那是我离开了二中的日子
离开了高中,才能回想起高中的快乐。希望每个看到这里的学弟学妹能认真珍惜高中的时光,和大学相比,高中真的是很简单很质朴。在这里,你能每天和好朋友混在一起,享受各种校园活动,一起奋斗一起放松,大家是一个整体,虽然有人会被落下,但绝不会有人被抛弃。而那些你不喜欢的人,你大可敬而远之,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毕竟单单学习不会强行让你去面对对方。你无法想象不巧你和厌恶的人分到一个寝室并可能要低头不见抬头见四年的绝望(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我很幸运地成功换寝,和现在室友相处非常融洽)
大学,值得期待,但高中依旧有着大学里得不到的记忆。在宿舍,再也没法大家扭打在一起比划比划一块哈哈笑,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不闹了;上课时,总会有自己独自去上课,回来的时候,原因同样明显——大家课程不一样了。现在才懂,想找到当时的同班同学一样像粽子一样捆在一起的一伙人那般不易。
至于有时候会听到的“上了大学就轻松”,无疑是无稽之谈。到了大学,没人管是真的,但不用学是假的。大学更多需要的是自律,自学,和管理时间的能力。没了集中式的管理,乍一看平时是时间多多快乐多多,到了期末还不都是急得尿血,相比之下,高中那种只为高考的集体学习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加轻松。而我现在学习的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由于是大工的拳头专业,加上学生人数多,所以老师们都很负责,平时对大家的学习抓得也比较紧,平时比其他专业学生辛苦一点,但遇到考试不慌张,成绩也有保障。平时的积累十分重要,这一点无论到了那里都不会变,所以平时忍一忍,养成习惯,收获会很大。现在没有人赶着我学了,有时候还是觉得被人拿着鞭子抽着往前赶舒服点(指学习)。说了挺多,其实就是想和大家分享下自己的经历,算是单纯的倾诉下,也是希望我的一些经验能给别人带来启示,少走弯路,多珍惜高中的时光。文章冗长会可能会让人觉得无趣,碍于篇幅就说这些,但心中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希望每个人的生活都能充满快乐与幸福。加油,认真对待每一天,曾经我也心怀美好的上海梦,只可惜高考就差那么亿点点,所以希望各位每天都能向梦想大跨一步,想干就干,不留遗憾。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一万阅读量据齐某人说有稿费,穷狗少年生活不易,也请大家多多关注此公众号,了解不同人的奇妙冒险。(带点私货,小猫最可爱)
这些文章着实精彩,记得点个在看哦
“曈”看天下:
经验分享 | 速看——文科学习一夜逆袭的招数!
Mamba Never Out(传奇永不落幕)
音乐电台 | 夏天想和你做朋友
斯佳荐片 | 南开法学院才貌双全盛律师带你剖析我们与恶的距离有多远
“曈”享校园:
“今天你留什么作业?”——记齐老师的金牌苦力
本来该从艺,偏偏考同济——1902状元居然是他
周子晰——她说爱过,我说没有。
陈相澎——自诩废柴的二中学生会主席
后宫·大嫂传——解密“三无女人”是如何上位的
冯典坤——他用三年从二中唱到中戏
文案 |刘冠辰、伟大的张老师和齐老师
排版 | 鑫哥今天超可爱
责任编辑 | 伟大的齐老师
祝天下所有妈妈母亲节快乐!!!
如果你也有故事——
请你猛烈来Gǎ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