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傻子的诗是世界一流的

又要说我狂妄,又要说我吹牛逼,又要说我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
说呗。
如果怕你们说,尼采就不是尼采了,毕加索就不是毕加索了,达利就不是达利了。
我是认真又仔细读过诺贝尔文学奖那些获奖诗人的作品,至少10遍。20年前读,是羡慕崇拜,10年前读,有一些好诗,有一些很一般,现在再读,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很多不如我。
都是人写的,都是一个脑袋两只眼睛,造芯片我造不了,到月球也没这个本事,但写诗,我行。
谦虚使人进步。不错。但如果你去应聘一家薪水很高的单位,主考官问你,某件事情你做得了吗?你行不行啊?能胜任吗?你谦虚地说,我做不了,我不行,胜任不了。你说,你还能领这家单位的薪水吗?
不废话了,上诗。我也不特意选,不和公号里前面我的诗重复(有的诗发不了,请谅解)。狗屎和黄金皆有可能。就这么着吧。
陈傻子的诗15首——
《野百合花——给王实味》
这条路上
布满了
野百合花和荆棘
多少人
丢掉了小命
多少人
又重新
走上这条路
今天
我也走在这条路上
通往
文字宇的囚室
开满了
野百合花
《无名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愤怒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呐喊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勇敢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自由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悲伤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哭泣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眺望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自言自语的花
这朵花
是什么花呀
这朵花
是不死的花
《我的墓志铭》
这个人
是个坏蛋
一生从未写过
歌颂君王的诗篇
《向日葵》
你要叫我
低下头颅
除非你把
太阳砸碎
《父亲节给死去的父亲打个电话》
对不起
你所拨打的电话
已关机
《他们都快要去见马克思了》
我喜欢在
黄昏的时候
进入公园
这时候
公园里已经
没有几个人了
也就是说
那个年代
跳过忠字舞
唱过大海航行靠舵手
上过山
插过队的老家伙
都早早的
回家吃饭睡觉了
他们都快要去见马克思了
公园里
就是
我和鸟
和花
和树
和晚霞
和寂静
身边都是生命的气息
路上空空荡荡
没有人
阻挡我大步走
我是一轮
早晨的红日
《落叶》?
地上铺满了?
落叶?
我踩着落叶?
就会想起?
那些?
先行者的尸骸?
将来?
也必有?
一片落叶?
是我
《民众》
菊花开了
去看菊花
梅花开了
去看梅花
茶花开了
去看茶花
樱花开了
去看樱花
桂花开了
去看桂花
满眼都是
看花人
开出思想之花
为此蒙难的人
他们
不屑看
《清明》
清明时节
我去给一个
叫盐伦的人上坟
我到处问人
你知道盐伦的坟墓吗
所有人都回答我
听说他死了
但不知道他
葬在哪里
《生命》
纪念碑
压住了青草
青草没有踪影
再过几年
你看啊
纪念碑那么高大
青草冒出了头
再过几年
你再看啊
青草越长越高
比人还高
比楼房还高
纪念碑
早就被
青草覆盖了
《麻雀》
麻雀
站立在枝头
麻雀
站立在楼顶
麻雀
站立在塔尖
麻雀
站立在高压线
麻雀
你很渺小
麻雀
几粒稻谷就可以吃饱
麻雀
所有生命见你都不恐惧
麻雀
一头狮子奈何你不得
《脊梁骨》
这么多年
我是看着他
从有脊梁骨的人
慢慢变成
没有脊梁骨了
虽然他
站着的时候
有意识地
把腰
挺得笔直
《索尓仁尼琴在一九四八》
斯大林时代
索尓仁尼琴由部队
上尉军官因为言说罪
被关进牢房八年
这期间他
大量阅读监狱图书馆的图书
越读越对当时的苏联文学充满失望和蔑视
尤其是那些高居畅销书榜首
和获得各种奖项的作品
他能够感觉到
这些作者是知道真相的
但是却能够无情地撒谎
这些作者都患了精神麻痹症
不是为儿童写作
就是为那些既没有见识过生活
也不了解生活
而仅仅是兴高采烈地以垃圾自娱的愚人们写作
全部白白地浪费才华
他感叹道
并不存在一部能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
没有什么可读的东西
当索尓仁尼琴躺在监狱的床上
可怜这些像宠物一样的作家时
他自己的文学使命也逐渐形成了
他将单枪匹马
讲出斯大林劳改营中的真相
全部的
毫无删改的真相
打破苏联文学沉默的合谋
《古格拉群岛》由此萌芽
六十年后
也就是二00八年起
我也是这样看中国文学的
也是这样看中国的畅销书
和各种获奖作品的
六十七年后
我开始阅读《古格拉群岛》
读这本书
是太晚了点
但我二00八年起对中国文学的认识和
索尓仁尼琴一九四八年对苏联文学的认识
是多么吻合啊
《小草》
小草
与老虎搏斗
看上去
力量悬殊
小草
会被践踏
被踩死
但小草
一定会赢的
<<灵魂是狗屁>>
你老跟我说灵魂
灵魂
对一个只会说灵魂
而从来不会献出灵魂的人
灵魂是狗屁
微信最新修改了推送规则,没有经常阅读或点“在看”的,会慢慢的收不到推送。为不影响您对我文章和诗歌的阅读,请您每次看完后点击下面的“在看”。谢谢。
分享,点赞,点在看
告诉更多人
往日文章选读陈傻子:读余秀华不如读陈傻子陈傻子: 对四川音乐学院要求处级以上干部都穿红军服参加学习班的严肃思考陈傻子:李咏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压抑平庸乏味,再对李咏之死谈谈我并不深刻的想法陈傻子:你有多少激愤 你就有多年轻,看看我是不是中国最好的诗人?陈傻子:我想写写上海张文宏教授陈傻子:和张文宏、陈佩斯一样,我也是个干净的人陈傻子:愿我的良知不灭,愿我的文章速朽陈傻子:几篇原创接连被鸟啄走让我心灰意冷陈傻子:以色列从不打嘴炮,突然斩首伊斯兰圣战组织司令官及他的同僚,让整个中东又恨又怕……陈傻子:我和卢克文的差距——一个满嘴含蜜,一个满嘴沧桑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公众号,谢谢您。
陈傻子诗话:正能量就是不仅仅吃糖,也要吃盐;不仅仅看花,也要看到野狗;不仅仅看到高楼的顶端,也要看到下水道;不仅仅看到花园,也要看到卫生间;不仅仅看到阔佬,也要看到乞丐;不仅仅有油门,也要有刹车;不仅仅人有进口,人也有出口;不仅仅唱赞歌,也可以唱悲歌。
陈傻子诗话:我在岸上,不能忘记在水里的人;我在光明处,不能忘记在黑夜里的人;我在欢笑处,不能忘记哭泣悲伤的人;我在鲜花处,不能忘记还被荆棘扎脚的人。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独立诗人,努力写真话分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