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丁‖散文:最忆儿时土墙院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最忆儿时土墙院
文/张国丁
清朝光绪年间,从山西洪桐县大槐树来了姓张的商人,落户到甘肃永登县连城镇大通河畔的洛洛城。他们大概就是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晋商。因为势力很小,或是避难来到了这里,他们就是我的祖先。虽说势力很小,不过很有钱,看中这地方后便营建了一处一进两院的庄园。院门从村道开始井深百米,其中百分之八十被房屋占据,而最后面的花园就是我们现在所住的地方。记得小时候,我家的院子很大,差不多有一亩地。东面是我六叔家,北面是学校,而南面是马路,西面后来住了姓孙的人家。七十年代末学校扩大我家的房子又向南挪了五米。六十年代初期父亲在县城工作,利用祖上拆下的房屋木料盖了三间北房和东房。那时候正是饥荒年代,当然院墙都是用土打起来的。院门在东南角,院门紧挨着一间贮草房,依次是东厦房,厨房和北堂屋。后来我们六个姊妹相继长大,我记事时大姐已是十五六岁了,所以父亲和母亲又盖了几间低矮的房子。我们这个院子呈长方形,因为它以前是张氏家族的后花园,所以有很多树,有松柏、枣树、榆树、苹果树、梨树、花椒、白杨等。花有牡丹、玫瑰、芍药、菊花等多种花卉,简直就是一处植物园。再后来母亲为了能吃上菜,开了菜畦地。在堂屋前种上白菜、韭菜、番瓜、豆角。在院西种点洋芋。春夏季节我们院里花红树绿,秋冬时节果实累累,树叶红黄,也因此我们这个院成了春夏秋冬的浓缩院。尽管在这样美丽而温馨的院子长大,但我们的童年时代和同龄人一样,那时每家都在房檐梁上拴着秋千,这种玩乐男女皆宜,只要坐在上面,先一个人推几下,就荡起来。最高时双脚可以够着房顶。不过男孩子玩的最多,女孩子多的时间在空间地上画上方格叫“跳房子”。有时候跳绳,两个人先捏绳两端,只一个人跳,还有跳健子、踢砂包、抓蛋。男孩子不想荡秋千,也滚铁环,凡是能滚的地方都滚过去。院子里不过瘾就到院外的马路上去滚。特殊的年代有着特别爱玩的时光,那时候不光荡秋千,滚铁环,还把木头搁在短木墩上当马骑,有时乘大人不在,骑到院墙上或者果熟时摘果子解馋,经常闹的母亲晚上缝裤裆。墙上脚蹬的痕迹就像流泪一道一道的,大门锁不锁无所谓了。再后来大哥上学后,我们爬在房上看学校里打蓝球,也能听到朗朗读书声和唱歌声。我还记得一九七六年周总理逝世后,学校举行追悼会,不过当时我不知道周总理,但每个人胸戴白花,神情凝重悲哀,喇叭里哀乐低垂,凡是学校举行任何活动,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时光快的飞快,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们当年的院子看不到一草一木,全是水泥混凝土的灰白。望着镜子里两鬓斑白的我们和逝去的父母遗像,顿觉自己离花甲年岁不远了,想起我们儿时的天真烂漫,现在七八岁的孩子手拿智能手机低头“自言自语”或在游戏和虚拟世界里漫游,真可谓今非昔此啊!
作者简介:张国丁,男,生于1970年2月,甘肃省永登县连城镇丰乐村人,农民,现任村残疾人专职委员。曾创作四十篇首散文诗歌,见诸本县【乡韵】栏目、【文斋堂】、【当代文学集萃】、【世界作家文集】、【甘肃陇源文学】和【今日作家】、【中国乡村杂志】多家网络文学平台。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