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紫|聪明原配挽回老公 愚蠢小三疯癫人生

人生路漫漫
陪你走一程
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嘴里不停地絮叨着,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旁若无人的来回奔跑,眼神溃散无光,目光呆滞无神,手里拿着一个空药瓶,看到男人就迎上前去:“乖,听话,吃药药,吃了药药病就好啦,不会传染给我!”男人们像躲瘟疫一样绕着她走,她双手将药瓶高高举过头顶歇斯底里地大喊:“吃药啊!吃药啊!吃药啊!”············
这个招摇在兰珠婚姻里的女人疯了!
01
兰珠不漂亮,连好看都算不上,母亲说她是男人像。
兰珠脸长,方下巴,单眼皮,眼尾下垂。兰珠从来不留长头发,跟在哥哥屁股后面疯跑,爬山上树,虎头虎脑,真是没有一点女孩样。
左邻右舍就说,兰娃子投错胎,怎么会是个姑娘,就是个三小子。
农村孩子爱玩捉迷藏的游戏,就是大家都藏好,一个人去找,再找出第一个人前,如果有人跳进指定位置喊一声“报到”,那这个人就输了,三小子领着她的小伙伴,奔袭伪装,声东击西,屡屡得胜。
三小子不光游戏玩得好,学习也是名列前茅,把什么时候学什么安排得极好,从来不见她慌张失措的样子。
渐渐长大,男孩子夏天要脱光衣服钻到水里扎猛子,兰珠跟着去,男孩子们就会哄笑,谁扎得好,兰珠就给谁当媳妇儿,三小子脸红红的,变成了女孩子兰珠。
02
兰珠脑子聪明,在学习上肯下辛苦,念书念得专心致志,在许多农村姑娘扔下书本进城打工的时候,她考上了省城的医学院。
兰珠和其他温柔的女同学不同,胆子极大,有时候为了弄清楚组织的具体分布,敢独自去标本室观察半天,每次做切片,其他同学唯恐避之不及,兰珠总是第一个做好,同学就开她玩笑,说她是个男人。
兰珠不以为意,继续顶着她的假小子发型,素面朝天,一副黑框眼镜在教室和实验室之间穿行,毫不起眼。
兰珠是班里的第一名,年年都是,老师常常带她到医院里实地观摩,这让不少人羡慕,也有人不服气。
不服气的是一个男生,叫路平,是班里的第二名,路平人高马大,相貌堂堂,成绩又好,脾气也就傲,他很不屑于一个毫无亮点的女生稳坐第一名,尽管他冲刺多少次也总是差那么几分。
路平心中憋着那么口气,所以就格外留神,他要看看兰珠到底有什么奥妙。
兰珠一进教室,路平就挤破人群,冲到她旁边坐下,如果有人没眼色,路平就一直站在旁边,瞪着他,直到这个人受不了自己离开。
路平有时候向兰珠请教问题,兰珠毫不小气,把在医院观摩的笔记借给他,在追赶兰珠的过程中,路平越来越佩服这个其貌不扬的女生,她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一套解决问题的思路,走入迷局后的冷静清醒,路平不禁为之着迷,虽然这个女生一点都不好看。
路平总在兰珠身边环绕,姐妹们就问兰珠路平是不是在追她,她就脸红红地不说话,心脏咚咚乱跳。
他们甚至为神经虚弱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开了个课题,做出来的结果让老师大为惊叹,老师说他俩是双剑合璧。
路平来给兰珠送奖状和样刊,兰珠看到样刊扉页写着:
爱情神经虚弱,心被你偷走,如兰如珠的你,让我彻夜难眠,如我能伴你身边,我的神经和精神都将痊愈!题名路平。
03
兰珠有种涩涩的感觉,又渴望又纠结,她除了学习好,样貌一点也不出众,身材也不好,她有时候都嫌自己丑,怎么配得上又帅又有才的路平,他应该属于那些花儿。
兰珠没有回应路平,路平不服气的劲头又上来了,对兰珠锲而不舍。
五月份大家准备了很久的体能测评开始,结果兰珠长跑晕倒,路平飞一般抱起她赶往医务室,等兰珠醒来,路平已经错过了测评,只能毕业时补考,兰珠觉得很过意不去,路平却说,毕业时我还能和你一起长跑。兰珠就心软了。
实习结束,兰珠和路平表现优秀,都留在医院,路平在内科,兰珠在急诊科,工作稳定后,路平打算和兰珠结婚。
兰珠跟路平去见父母,路平的两个哥哥嫂嫂也来了,大嫂丰满漂亮,美艳动人,二嫂嘴巴蜜甜,能说会道,二老觉得很有面子,路平就说,你们那都是虚的,我媳妇儿可是有真本事,你们谁也比不上。
兰珠结婚后很快就怀孕了,路平每天早起晚睡,洗漱做饭,接送兰珠直到孩子出生都没有做过一次饭,洗过一次衣服,兰珠妈妈来照顾,发现根本插不上手又回去了,兰珠幸福得就像掉进了棉花糖。
第二次怀孕的时候路平放弃了进修机会,继续照顾她,她说希望是个女儿,路平就说一定要像你,兰珠说长得像我就不好了。
路平就说我喜欢你的样子,你专注的时候特别美,看不够。
兰珠就满脸红晕,羞涩不已,路平就把她搂在怀里,就像他们当年初恋的样子,时光易逝,他们的爱情依然新鲜。
虽然生了两个男孩,兰珠的业务能力一点没落下,医术越来越精湛了,常常被邀请回母校讲课,享受所有的掌声和灯光,马上就要提妇科副主任了!
04
兰珠感动不已,想自己何德何能,让路平这样为他牺牲,她觉得自己最成功的不是学业和工作,而是嫁给了路平,视她如宝,以她为荣。
路平曾经水平和兰珠并驾齐驱,不相上下,因为照顾家庭和兰珠,渐渐不坐诊了,四十岁的时候孩子们上学住宿了,路平也上升无望,办了内退。
路平决定在老家的乡镇上开一家诊所,既可以不荒废医术又可以增加收入。
医者父母心,如果遇到穷困付不起医药费的患者,路平就干脆少收或者不收,患者们也无比感动,电视台还来采访过,路平成了小镇上的明星!
路平常常回村里给兰珠摘些新鲜蔬菜水果,买土猪肉,捕野鱼煮汤,兰珠心疼他看病一天,还给她送饭到单位,兰珠心里无比熨帖。
兰珠以为日子就这样稳稳当当过下去,她没有好看的容貌,但她的爱情甜到灵魂!
即使别人说她长得不好看配不上路平,也丝毫掀不起她内心的一点涟漪,她的爱情足够厚实!
05
老二媳妇给兰珠打电话,让兰珠来指点下刚刚高考结束的孩子报志愿。
没想到老二媳妇指着楼梯口一个门说,你看就那个女人,你仔细看看,我回村里割韭菜,亲眼看见三弟带着她进了果园,三弟还说她顺路来办事,她一个外地女人,去咱果园办的个什么事?
你留点心吧,怕是三弟走岔路了。
兰珠怔怔看着那个门,五雷轰顶,脑子嗡嗡响,她看到那个女人已然不止三十,皮肤洁白,长发及腰,绿花的裙子扭来扭去,描眉弄眼,搔首弄姿。
眼前妖艳的女人和路平给她带回来蔬果的那些画面交织在一起,旋转混合,变成一幅幅恶心的画面。
兰珠突然间又很沮丧了,这么多年,路平口口声声爱兰珠的才华,甚至放弃事业,但心里还是藏着那份没有得到的悸动。
一个风尘恶俗的女人凭一副艳丽的皮囊就把他勾到果园里去,与其怨恨这个女人风流,不如说是路平心里一直有一个饥饿的大洞,世间男人,躲不过情色二字,路平也是一样,亲手玷污了他们的爱情。
喷淋头的水喷涌而出,冷热不匀,兰珠哆嗦一下,感觉嗓子干渴,喘不上气来,她不知道划过脸庞的是泪水还是热水。
她望着镜子里庸胖的腰肢,发黄的皮肤,拿出一支口红,开始在嘴唇上涂抹,涂着涂着开始放声大哭。
她一把把唇膏甩到镜子上,镜子上留下一个红红的印子,就像穿过去一颗子弹!
兰珠病了,高烧不退。
06
兰珠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在村里的果园,到处是花,一望无际,突然兰珠听到有人叫她,回头望望,四下无人,她正奇怪,一个趔趄,她才发现脚下的野花生出长长地蔓子,面目狰狞越长越大,一层一层扑上来缠绕,兰珠使劲挣扎,筋疲力尽。
她大声呼喊,看见路平远远跑来,跑着跑着就掉进了一个黑洞,她一下惊醒,泪水汗水混作一团,路平抱着她,一脸惊恐,她抱着路平大哭。
这个男人她用一生来爱他,她舍不得就这么放弃他,那简直就是剜心啊,兰珠狠狠抓着他,都抠出血来,路平一声不吭,兰珠觉得这个男人还可救。
兰珠恢复以后,她跟院长提议,要去乡镇办一场关爱妇女,免费义诊的活动,院里十分支持。
兰珠给老二媳妇打电话让她叫上那个女人一起来。
老二媳妇问,三妹,你不是要做什么冲动的事吧。兰珠说不会,你们就当免费的体检。
兰珠果然见到了这个女人,她给这个女人诊断一番后,面色凝重地给她开了一张单据,说她情况不太好,但不确定,让她先不要告诉任何人,这里仪器不全,让她来一趟市医院找兰珠,确诊后再说。
这个女人一看这种情况,十分紧张,犹如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连忙点头。
第二天这个女人果然来医院找兰珠,兰珠带她去抽血,让她在门诊等,兰珠去给她拿报告。
兰珠回到办公室,找出提前准备好的一份疑似HIV阳性检测报告拿给她看,她一看立马吓得哆嗦,声泪俱下,抓着兰珠哭,求兰珠救救她,她不想死。
兰珠看着她可恨,心里想她到处勾搭别人老公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么一天,作孽害人害己!
07
兰珠安慰她说,先不要害怕,只是疑似,你先回去服药,注意休息,隔一段时间再来复查。
说罢,拿出两瓶药给她,这个女人紧紧抓住药和单子,腿软到站都站不起来,犹如一摊烂泥。
这个女人走后兰珠去血液科问了问结果,这个女人没有感染病毒,她长出一口气,回到诊室,看见那个女人的报告单掉落在地上,她捡起来吹吹灰抚平,然后去了小镇派出所,她跟民警说她在车上捡的,麻烦派出所联系一下这个人,这个单据应该挺重要。
民警认真看了看说这可了不得,还是上门去一趟吧。
兰珠知道,就一个疑似就足以让这个小镇沸腾起来。
兰珠接到老二媳妇电话,说警察来找那个女人了,问她还跟什么人交往过,那个女人吓得晕过去。还感叹这个女人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乱搞还有这么一天呢,报应。
这个女人疑似艾滋的消息像过电一般迅速传出去,不停有人打上门去,有男人,有女人,有老头,有老太,那些和她蝇营狗苟的人都冒了出来,那些曾被她迷得五迷三道,待她温情如水的男人此刻个个跳着脚,污言秽语,砸她门窗,扔她垃圾,老二媳妇也上门去说没法留她了,让她赶快搬走,她成了过街老鼠。
兰珠刚回家,路平扑通一声就跪在兰珠面前,说,老婆我对不起你,我做错了事,我不想死,我不想离开你。
其实兰珠已经知道是什么事,她故作镇定,听路平一字一句讲完事情的始末,她还是伤心了,她一直不敢想象路平和那个女人真的有肉体关系,她一把解下路平的皮带狠狠朝他抽去,一鞭一鞭抽到他满身血痕,抽到没有力气,路平呜呜痛哭任她打骂,兰珠伤心不过,一把扑到路平身上,两个人抱头痛哭。
第二天,兰珠陪路平去抽血,在等待的过程中,路平像个小孩一样依偎在兰珠身上。
结果出来后,路平是阴性,身高马大的他又哭了,兰珠安慰他,没事了,没事了,她知道这个教训足以让这个男人醒悟。
08
后来兰珠再没见过这个女人,听老二媳妇说,这个女人变得神神叨叨,老拿着药瓶跑到药房去买药吃.
人家一看是进口的维生素,药店没有,她就坐在药店里哭闹,药店没办法,就随便给她开两瓶小孩吃的维生素.
她就一把一把的吃,在街上拉住个男的就叫人家吃药。
人们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再后来就不见了。
兰珠回头想想这件事,十分庆幸自己得知路平出轨没有犯糊涂,但她永远忘不了那个招摇的女人和自己心碎的刺,她觉得HIV有时候不仅是病毒,更是一个伺机肆虐的妖孽,它吞吃所有的欲望,它撕开别人的面具,赤裸裸,血淋淋。
后来兰珠和路平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孩子,很好看的小姑娘,但眉眼间又特别像兰珠,后来兰珠也升了副主任!
再见兰珠时,她穿起了裙子,扎起了长发,淡妆眉眼,温婉淡雅,全然不见了老气和灰暗,他们一起在公园里和女儿放风筝,岁月静好。
往期精彩一键阅读
青青紫| 月子里 我差点被婆婆饿死
青青紫|分手后 前男友告我欠债不还
青青紫|善恶两重天 丧子失夫谁之过?
青青紫|终于翻身做了主人的母亲
青青紫|梅花开满了我的半张脸
青青紫|谁的青春不迷茫 爱上渣男后
超过3万人正在关注
一起走进青青紫的世界吧!随她一起春水煎茶,松花酿酒,看眼里的苍茫宇宙,读心中的沧海洪流
作者:四月
编辑:青青
爱我你就赞赞我
喜欢写作的,可以扫码进写作群,提供素材者一经录用五十元红包,投稿者视稿件质量100元至300元不等,随着平台发展稿费也会随之上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