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家庭裂变,继父母子女关系何去何从? | 婚姻法苑

作者:桂芳芳 编辑:李津
图片:摄图网
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我们没有悟空大师兄的火眼金睛,难免会遭遇一段失败的感情。可失去了感情,难道还要赔上金钱和后半生?婚姻里,哪些是属于我们却被我们放弃的权益?哪些是不需要我们承担却被我们背上的债务?《婚姻法》会告诉你,法律是怎么解决你婚姻里那些事儿的。
——小婚家

01
生父母与继父母离婚,
继父母子女关系可以解除
慧慧5岁的时候,妈妈王玲和李涛再婚了,但是,婚后的日子并不如意。因为李涛和前妻联系比较密切,王玲经常和他吵架。在慧慧10岁的时候,李涛表示要和前妻复合,决定和王玲离婚。得到消息后,王玲心灰意冷,想彻底斩断和李涛的关系,为了确保女儿和李涛再无关联,她带着慧慧和李涛签订了继父女关系解除协议,表明慧慧与李涛的继父女关系自离婚后自动解除,李涛表示同意,并在协议中表示自己再婚5年中对慧慧的养育费系自愿赠送,不要求返还和补偿。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慧慧因为妈妈再婚而与李涛共同生活了5年,在这5年内,李涛对慧慧承担了抚养教育的责任,两人之间形成了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女关系。现在王玲与李涛离婚后,李涛不同意继续抚养未成年的子女慧慧,慧慧的生母尚在且也具有抚养能力,所以慧慧和继父的继父女关系是可以解除的。其实,我国法律并未明确继父母子女关系如何解除,一般而言,随着再婚夫妻的离婚,孩子与继父母的拟制血亲关系也就随之消除了,但王玲还是让女儿和李涛签署了“继父女关系解除协议”,这样的举动是给这段关系的解除加上了一把牢固的锁。02
生父母一方死亡,
另一方愿意抚养未成年人的,
继父母子女关系可以解除
王康7岁的时候,母亲徐珍和方明再婚了。婚后,王康与母亲还有继父生活在一起,方明对王康的生活、学习照料有加,这个三口之家还算其乐融融。但是,婚后第五年,徐珍突发疾病,被确诊为乳腺癌晚期,于当年年底离开了人世。徐珍去世后,方明对王康的态度发生变化,不再辅导学习,生活上也很少过问。失去了母亲的王康本身就很难过,继父态度的变化更是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不得已,王康联系上了自己的生父王大明。得知儿子的处境后,王大明决定亲自抚养他,并将他带回自己家。事后,王大明为了确保王康与方明的继父子关系解除,带着儿子与方明签订了解除继父子关系的协议书,为此,王大明还支付了方明在再婚期间为王康支付的养育费等合计5万元。《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最新解答》第20条第3款规定,“对于已经形成抚养教育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因生父或生母死亡导致再婚关系终止的,在继子女未成年的情形下一般不允许解除继父母子女关系。但如果生父母中的另一方愿意将未成年子女领回的,继父母子女关系可以解除。”王康因为母亲再婚而与方明共同生活了5年,在这期间,方明对王康履行了抚养教育义务,两人形成了具有抚养关系的继父子关系。王康的母亲去世后,生父愿意将他领回抚养,王康与方明的继父子关系可以解除。03
继子女成年后,
继父母子女关系恶化的,
可以解除继父母子女关系
1966年,马秀清再婚了,带着16岁的儿子马丁山和再婚妻子陈晓红及她的女儿陈玉生活在一起。后来,陈玉出嫁了,剩下的三口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2007年6月,马秀清去世,抚恤金由陈晓红、陈玉以及马丁山3人分得。因为抚恤金分配的问题,陈晓红和马丁山产生了矛盾,之后两人的关系一直不稳定。2008年春节期间,陈玉见母亲与马丁山关系不稳定,便暂时把母亲接到自己家住。3月份,陈晓红与马丁山再次发生争执,陈晓红向法院提起了赡养问题的诉讼。法院认定陈晓红和马丁山存在继父母子女关系,判决他每月给付陈晓红赡养费150元,小麦300斤,并承担陈晓红医疗费的一半。判决后,马丁山不服,提起上诉,但是二审维持了原判。这次判决后,陈晓红和马丁山的关系进一步恶化,每次陈晓红回家时,马丁山都堵在门口,不让其进入房间。所以,从2008年4月开始,陈晓红就一直住在家附近的养老院,马丁山从不去看望,仅按照判决书的规定按时给付赡养费。2013年,陈晓红再次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马丁山之间的继母子关系,但是被法院以继母子关系没有破裂为由驳回了诉讼请求,二审法院也维持了原判。两次诉讼,两人的关系并未因法官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变好,反而越来越恶劣。2015年,陈晓红再次提起诉讼,要求解除与马丁山的继母子关系,并要求马丁山支付一定金额的经济补偿(养育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使用费等)。为证明双方关系恶化,陈晓红提交了自己一直在养老院居住的证据和女儿陈玉等人的证言。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只是近些年来有些矛盾,还达不到解除继父母子女关系的程度,所以判决驳回了陈晓红的诉讼请求。这对于铁了心要解除关系的陈晓红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她再一次上诉。二审法院调查到陈晓红和马丁山因为继父母子女关系已经提起了多次诉讼,两人的矛盾一直没有解决,且双方都坚定地要求解除关系,法院多次调解未果,双方继母子关系已无维持可能,所以判决解除两人的继母子关系。《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最新解答》第20条第4款规定,“对于已经形成抚养教育关系的继子女成年后,继父母子女关系一般不允许解除。但如果双方经协商一致或双方关系恶化,导致继父母或继子女主张解除继父母子女关系的,可以解除。但解除关系后,对于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继父母,成年的继子女仍应承担赡养扶助的义务。”所以,对于陈晓红和马丁山这样持续恶化的继母子关系是可以解除的。继父母子女关系虽然是拟制血亲关系,但是我国《婚姻法》第27条第2款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而且,我国《继承法》规定,有抚养关系的继子女与婚生子女有同等的继承权。这意味着,有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之间既有抚养、赡养的义务,也有互相继承的权利。一旦继父母子女关系解除,相互间的权利义务也不复存在。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已经形成抚养教育关系的继子女成年后双方再来解除关系的,对于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继父母,成年的继子女仍应承担赡养扶助的义务。这也体现了我国法律对于赡养老人传统美德的坚守。亲子关系可以被法律拟制,但是亲情却无法被拟制。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以真心,方能被报以真心。愿所有重组家庭的父母子女,虽然没有与生俱来的血缘关系,但仍可拥有融入血液的宝贵亲情。
关于作者:特邀专家桂芳芳,上海埃孚欧律师事务所,深耕婚姻家事、财富管理法律服务领域,是专注于为家族(家庭)提供财富规划的专业律师事务所。lawyer66@vip.163.com。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中国情感帮助全媒体平台,关注女性自我成长、亲密关系维护。小婚家还为你准备了更多好文章哦,点点看↙↙↙
01.非典禽流感立下赫赫战功,73岁再战新冠肺炎|李兰娟:医生的脚步永远不能停
02.“硬核男神”钟南山,其人其家
03.“渐冻”院长张定宇,和死神赛跑的真汉子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内容】
亲密关系|沟通|婆媳
自我成长|安全感|渣男|前任
心理测试|出轨|男人说|离婚
亲子|家暴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我们尊重著作权所有人的合法权益,如涉及版权争议,请著作权人告知我方删除,谢谢。
投稿邮箱:1192562621@qq.com
转载及商务微信:jiaodanhong003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