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苑】张治国‖关于诗的含蓄

一、什么是诗的含蓄?让我们先看一首短诗《树》,这是一九四O年春天艾青在延安写的:一棵树,一棵树彼此孤离地兀立着…

一、什么是诗的含蓄?
让我们先看一首短诗《树》,这是一九四O年春天艾青在延安写的:一棵树,一棵树彼此孤离地兀立着风与空气告诉着它们的距离但是在泥土的覆盖下它们的根伸长着在看不见的深处它们把根须纠缠在一起诗人用的是象征手法,在诗的表面形象(树)的背后,隐藏着丰富的思想内容,读了令人感到“言近而旨远,辞浅而义深,虽语已殚,而含义未尽……”原来,作者巧妙地用“彼此孤离地兀立单”的一棵又一棵的树,却在泥土的覆盖下根须相连、亲密无间的情景,象征着在艰难的岁月里,人们在一种表面势力的强大压力下,于暗地里交臂携手、心心相印、团结反抗的精神力量。在这里,他明明写的是树,却又明明不仅仅是写树;在这里,读者想到的比他所写的不知要丰富多少倍。在八行诗里,我们可以理解内容是写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民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下,仍旧紧密团结,不屈不挠地英勇抗日;也可以理解为是写当年在国民党统治区里,我地下工作者在刀丛间英雄机智的斗争。这首诗给人的启示是多层次的,思想是富于“张力”的。它很象是一个艺术的“立体交叉路口”,使读者的想象、联想可以向四面八方展开。呵,因诗简洁、凝练,它的强大的艺术魅力正在于含蕴的丰富深厚。诗中的含而不露、耐人寻味的特点,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含蓄”。含蓄就是用极少量的具体的可感触的艺术形象,来表现极丰富的生活内容和思想感情;以瞬间表现永恒,以有限传达无限,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用富于概括性和内涵丰富的形象去遥指天外,给读者以想象的无限广阔的天空。这是不容诗作者忽视的重要的艺术表现手法。含蓄的手法有哪些?
诗歌含蓄的手法很多,挂一漏万地归纳有六种。一、通篇命意含蓄法这种手法是指通篇用暗示、影射、借喻、对比、烘托和虚实显隐等艺术手段,通过具体的形象,启发性却暗示出诗的背后隐藏着的思想内容。这里的含蓄,主要指诗意含蓄;具体手法是“象征”。象征就是把看不见、摸不到的抽象概念,寄托于具体的事物以表现出来。也就是说,用可感性强的富于多重意义的外在形象,暗示出生活的某种哲理或诗人的某种独特的感受。如著名诗人艾青《礁石》一例:一个浪,一个浪无休止地扑过来每一个浪都在它脚下被打成碎沫、散开……它的脸上和身上象刀砍过的一样但它依然站在那里含着微笑,看着海洋……“礁石”在诗中象征着被迫害者,然而它并不屈服。于是,我们可把“礁石”理解为一切被压迫的人民、被压迫的民族团结战斗、抗击旧势力的群像。一首诗,它所包含的间接内容越深广,则诗就越精练、含蓄、耐人寻味。二、虚实含蓄法所谓虚实含蓄法,就是作者不实写,仅仅在虚处着笔,让读者从虚的意象腾飞想象,去感受和捕捉诗中含隐的实的事物。如卞之琳的《断章》一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首诗写了一位“美人”,但诗人文啬得很,全诗没用一个“美”字,甚至连美人的相貌、体态、举止和服饰都不肯做少许描绘。那么,这个美人的“美”藏在什么地方呢?原来,它藏在“看风景人”的眼睛里,藏在“你”与“风景”的类比之中:“你”比风景更收吸引人;藏在“你”与“明月”的类比之中:象皎洁的明月挂在“你”的窗子上一样,“你”皎洁的美占领了别人思绪翻飞的夜晚;藏在“看风景的人”的梦绕情牵中,他们连晚上作梦都想到了“你”。这首诗虽然虚写,但是读者只消这么层层深入地思索,美人便会跃然纸上、立于读者心中了。这种虚实法,古曲诗歌中是常见的,姑汉乐府中《陌上桑》写少女罗敷的美丽,作者没有从实处一板一眼地写她鬓如刀裁、眉如弯月等等,而是从虚处着手,从侧面进行了烘托渲染: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罗敷的美,活脱脱地呈现于我们眼前,还可以让读者驰骋想象……这种描写方法,就是我们说的一滴水见海洋,一叶观茂林!三、跳跃含蓄法让我们读读张志民写的《就是这间房呵》一诗:就是这间房呵!三十年前一一我在这儿落了“草”。就是这间房呵!二十年前一一二伯伯在这上了吊。就是这间房呵!十年前一一姑娘们在这绣国旗。就是这间房呵!今早起一一村剧团在这学舞蹈……这里的诗句好象也在“学舞蹈”——急剧地、大幅度地从“三十年前”一直跳到“今早”。它把一个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凝缩进尺幅之间,从而含蓄地暗示出时代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这种表现手法就是“跳跃含蓄法”。凡读者凭想象能够得到的内容,在诗中都省略了,让读者自己凭生活经验、艺术想象、审美需要,去再创告诗中所省略掉(或含隐着)的部分。古诗云:“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这正道出了艺术的真谛。臧克家在四十年代也曾运用这种手法,写了一首题为《三代》的短诗: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葬埋。三个急剧跳跃的诗句如此简洁,没有细节描写,没有渲染烘托,更没有议论、阐述。然而读完之后,我们似乎能看到那瘦弱的孩子和满脸愁云的爸爸在板结旳土地上拉着犁杖,汗流浃背地挣扎着……我们甚至能听到一张破苇席把爷爷埋葬时的凛凛风声、凄惨的鸦叫和孩子们的哭啼泣。我们之所以能想到、听到和看到,就因为这些内容都是诗句暗示着的,只是已被诗人用“跳跃含蓄法”跨越过去、“跳跃”掉了。由此可见,这种手法确实能够成功地避免那些冗繁的过渡性叙述、琐细的描写,从而使诗走上精练、隽永的健康的道路。四、烘托含蓄法这种方法就是用截然相反的两种感情相互烘托、反衬,形成对比,从而使诗的情绪更加凝聚、强烈,诗的思想更加含隐、深沉,如臧克家的《黄金》:提防着黑夜,农民在亮光光的场子上做着黄金梦,梦醒了,他又把粒粒黄金去送给了别人。诗人用洗练的语言再现了旧中国农民的悲惨命运:辛苦了一年,总算收获了,望着场院上金黄色的粮食,一瞬间的喜悦使他们躺在粮食上进入了梦乡。他们在梦中得到了温饱,一年的操劳有了金色的报应。多美丽的梦啊,象五颜六色的肥皂泡,膨胀着……梦破了,只有黑暗的现实张着贪婪的大嘴,等着吞噬他们一年的劳动果实。他们只好拖着软绵绵的脚步,把那“黃金”般的粮食送到地主老财的粮仓里。多么不合理的现实!这理想与现实的相互反衬,希望与绝望的彼此烘托,“黄金梦”和黑暗日子的对比,在这六行诗里开拓出一个凝重的意境,启发读者进行思考。五、旁侧含蓄法在一场攻夺山头的战斗中,富有战斗经验的指挥员常常会想到从侧面突袭(出奇制胜)。写诗与它颇有共同之处。正面描写往往是“费力不讨好”、事倍功半的。如果从侧面着笔,常常使诗既含蓄,又有鲜明的个性。而“个性”恰恰是避免“雷同化”的具体体现。现在很多诗社诗友作诗,多是正面着笔,如写一个同题,多见雷同共性,这样如此下去,怎能打动人心,叫人产生共鸣?这样如此写下去,既没有了含蓄,将削弱诗歌吸引人魅力。含蓄的诗最忌讳贪多求全、面面侧到,以罗嗦冗长为丰富,以巨细不遗为充实,以包罗万象为深厚……懂得精炼艺术的诗人,总是十分吝啬自己的笔墨,在创作中,不是把意思真说或说尽,而是在诗的画布上只勾勒出一些龙头、龙尾,让读者根据这些“暗示”,自去在心里描绘那整条龙的完满形象。这种不正面描写、意思不直说、不说尽,而用“旁敲侧击”暗示启迪的手法就是“旁侧含蓄法”。运用这种手法的诗歌往往是微尘卢见大千,纳须弥于芥子,含深蓄远,令人过目不忘的。例如金昌绪《春怨》这首:打起黄莺儿,莫教技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寥寥二十个字,使使读者看:一位欲睡未睡的少妇,事先把落在窗前树上的黄莺赶跑,深怕啼叫声惊破她思夫的好梦,使她不能在梦中与远在辽西征战的丈夫倾诉离情别绪。唐诗宋词中,描写少妇思念征夫的诗词很多,但这首《春怨》尤其含蓄有味。为什么呢?它妙就妙在不去正面状写闺中少妇的无限思念,也没有去直接描绘夫妇欢聚的甜蜜的梦境。而是从侧面着眼,集中笔墨,描绘了这位钟情的少妇在睡前打黄莺儿的举动和内心的复杂想法。这少妇的一“动”一“想”,给读者的想象开拓了广阔的天地。这首诗,构思新颖、不落窠臼;含蕴深广,个性突出。这些,恰恰是作者运用“以侧托正,以偏见全”的“旁侧含蓄法”取得的。六、结句含蓄法这种手法,主要是在全诗层层铺垫之后,结尾一句突然升华,或意蕴遥远,从而使诗的境界全出。这种手法,多用于短小抒情诗的结尾。如李季五十年代写的《黃浦公园》小诗:我从南京路,步行到黄浦公园。我用黄浦江水,洗了手和脸。过路的人呵,请不要发笑;我还是第一次来到上海,我要把童年的记忆洗掉。诗人风尘仆仆地来到黄浦公园,怀着掩饰不住的兴奋,用江水洗了手和脸。结句却说,“要把童年的记忆洗掉”。这个虚实契应(洗一一记忆)的尾句很耐人寻味。它启迪读者思索:为么么要把童年的记忆洗掉呢?童年的记忆是什么呢?通过咀嚼、体味(和诗卢其形象的暗示),我们蓦然悟到:上海这个“十里洋场”、“冒险家的乐园”,在诗人童年的记忆里,一定是昏暗、污秽、淫乱的。而今,解放后的新上海以它雄伟、秀丽、洁净的形象,激动着诗人,使他决定用黄浦江水洗去记忆里储存的坏印象。诗人用这样一个短短的、富于暗示性的结句启发读者:大上海大变了!试想,上面这首诗,如果没有结句的异峰突起,全诗会如何乏味!忽视含蓄手法,产生弊病有那四种?
一、直露直露就是浅露、直白,一览无余。虽然写得很清楚明白,还很抒情,但不是好诗,不值得提倡!写诗要用形象思维,即用那些新鲜的、富有活力的形象表达作者的思想,给读者留下驰骋想象的天地。有些作者往往不注意诗的含蓄,把思想直接了当地喊了出来。大家看看这首《地质战士之歌》,象不象我们常见那种叫人不称赞的诗歌写作运笔?地质战士英雄汉,一身都是胆。科学高峰,敢去占!世界尖端,敢去攀!困难面前有我们,我们面前无困难。要问力量哪里来?为了四个现代化,咱豁出命去干!这首诗旨在歌颂地质战士,立意不错。但作者把要表达的意思赤裸裸地罗列在字里行间,既不暗示着什么,又不含隐着什么,这样显然“窒息”了读者的想象力,使诗作干巴巴,硬梆梆。而且,作者忽视了形象思维,诗中使用的大多是一些口号和概念,如地质、英雄、科学、世界、尖端、困难、力量等等。这些词都缺乏形象性和具体感。“困难”是什么样子呢?“力量”又是什么样子呢?显然是不可摸、不可闻、不可见的,在人的心中引不起记的复现。大量地用这类缺乏形象感的概念来组合诗篇,必然“扼杀”了诗的含蓄,从而也“消灭”了诗味。虽然它有很强的思想性,洋溢着强烈的感情,但并不感动人。二、平泛平泛就是面面俱到,泛泛而谈,臃肿繁缛,缺乏精练。我们在枪诗练靶场见到的一百零四行、五十二行,就多属于这种例子,还有一些二十六行、十三行也多犯这种平泛之病……这次周阳生老师出题写《岁寒三友》,明明提了不少要求,其中就提到要含蓄形象写诗,目的是正确引导,可是赛手们多数还是重视不够,写出来令人不咋满意。纵观不少诗社,多少诗人写填绝律词曲,常见犯这种毛病。其实,含蓄的好诗,不需要表现事物发生发展的全过程。它往往只表现事物过程中最有特征性的一点,由此启发读者联想到(再创造)作者省略掉的全部思想感情。可以说,含蓄的诗,一般只表现一个如“黄昏”一词,让读者根据诗所提供的这个具体的“黄昏”,就能去回忆那已经过去了的白昼和展望那即将来临的夜晚,而非一览无余地去描绘白天、夜晚的全过程。那样面面俱到地描写,往往流于“平泛”,失于“含蓄”,事倍功半。三、含混含混和含蓄仅一字之差,看似相近,实则别如天壤。轻雾索绕山水,会使自然风光千姿百态,更加妩媚,这叫含蓄。如果浓雾似水,伸手不见五指,甚至行车都要开灯,那不叫“含蓄”,而是“含混”了。含混就是诗意模糊、模棱两可,缺乏“清晰度”。如《手指》一诗:一刀砍在手背上,又一刀砍脱了二拇指,象杀了一条猪流了一板血,人痛得连嘴皮都咬破了。遭刀砍的脸色象白纸,他埋头走进屋就滚在床上,女人骇得流了一大滩眼睛水,男的还对女的说:“莫要乱厂风呵!就说我宰猪草失了手!”这首诗在意念上是含混的。它说了些什么呢?含隐着什么思想呢?我们很难捕捉到。全诗只提供了一个线索:“砍断了二拇指”。诗写于四十年代,也许是描述逃避征兵?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暗示性不够,交待得太模糊,缺乏再创造的“依据”,以致于读者无法腾飞想象,只好借助于猜测。谁能猜透呢?四、晦涩晦涩是诗意没有“范围”、“方向”,缺乏内在逻辑,成为没有谜底的哑谜。如一首诗《亲朋》:你是我的亲朋,天天和我冲锋。只要你一跺跺脚,地球就陷个窟窿!再看一首《我与你》:我还系着红领巾,就已经向你求婚。自从结婚以后,喜看儿女成群。两首诗中的“你”都意味着什么呢?真让人难以琢磨。后来,看了作者的解释,才知道他的前一首诗中的“你”,指的是钻头;后一首诗中的“你”,指的是诗。这样的诗,作者是“得于心”了,但读者却不能“会其意”,因为那“意”隐藏得大深了。诗的晦涩多是由于作者认识的混沌和感情的苍白造成的。这种诗实在不可取!
作者简介
张治国,出生于成都,随后迁回自贡至今。务过农、做过工,经过商,从过政。从小爱好诗歌,时有纸刋发表。近年来参加网络写作参赛,获得土茅赛杯一、二等奖和其他赛大奖。现在多参与诗群写作和管理,其中在滨城诗社副社长、群管,受到诗友和同仁的好评。另还自办五个诗社,吸收一千五百多位诗友,参与绝律词写作,出过多期诗刋。
56
往期回顾
【东方诗苑】张治国‖关于意境的四大毛病
【东方诗苑】张治国‖夏夜等诗三首和苏胜花甲寿联等对联三幅
【东方诗苑】张治国‖七月雨季里(外二首)
【东方诗苑】张治国‖盛夏情怀(外二首)
【东方诗苑】张治国纪实文学《快节奏慢生活》连载三《蓝天下的点滴怀念》
【东方诗苑】张治国纪实文学《快节奏慢生活》连载二《火灾后》
【东方诗苑]】张治国纪实文学《快节奏慢生活》连载一《日常所见》
【东方诗苑】张治国‖蜀南竹海印象等七绝6首
【东方诗苑】张治国‖写在“六一”佳节时等诗八首
【东方诗苑】张治国‖暮春等七绝10首
邀 请 函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6首或诗评、诗论、散文、随笔、杂文、小小说等作品,文责自负;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以及近照1-2张。欢迎自带音频,请附朗诵者简介和照片。投稿邮箱:13781647269@126.com,也可以发编辑微信(839963889)。
【关注平台】微信搜索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稿酬发放】5日内赞赏20元以上的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请作者及时添加微信(839963889)。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心灵港湾 情感倾诉 甜美回忆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东方诗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