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贵,很贵

画家,美院毕业的。不过,毕业后她并没有从事画家这份职业,而是搞起了文字工作,专门采访画家、推介画作。性别优势、职业优势,她跟很多画界大佬关系都不错,还有私下喊她宝贝的,这些我都知道。她是标准的选择大于努力。若是她从事绘画这份职业,可能一辈子都很难出头,毕竟画家太多太多了,没有足够的资本铺路,你画的再好也很难出头,即便有机会出头了,也老了,这就如同我们去拜访一位画虎非常牛B的画家,据说在画虎这个领域属于南派之首,我们去他家,就是很普通的老房子,刚买的新车,一辆10万左右的长城SUV。我都觉得不匹配。画了一辈子,如此的专注,地域名气也不错,但是没有市场,没有得到权威认定,还没有进入中国美术家协会。而她选择的是什么?弯道超车,以自己的鉴赏为卖点,去鉴赏这些名家的书画,并且每篇都是主题性的,比较中立,不吹捧,专业性讲解,有点类似汽车之家的汽车测评,很多人喜欢看,而且她很用心,用心到什么程度?可能正在约会,大半夜了,要洗澡睡觉了,她还在电脑前改文章,还要特意解释一下:亲爱的,你先等等我,我需要改个东西……一大早,天还没亮,发现她光着屁股在写新的文章了。这就是专注、敬业。记得我写过这个桥段,我写过之后,貌似引发了很多的共鸣,大家纷纷找我倾诉自己遇到的“专注”人士,有的是遇到了教授,完事后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给学生批论文,有的是遇到了程序员,枕头旁还开着笔记本,还有更奇葩的,卖房的中介,一边哎呦着一边给客户回信息。她的职业就是门票,可以跟这些名家零距离接触,采访毕竟需要面对面,所以她手里拥有大量的画家资源,而且不是一般的拥有,是真正的拥有,例如有画家名气非常大,一幅作品售价数十万,字也写的非常好,我让帮我写俩字,我给开出的价格是5万元,她去帮我搞定呢?买了一篮水果,就OK了。我还要半疑惑的问她:你不会陪人家睡觉了吧?她的经济来源是什么?中介。中介啥?例如现在有很多的艺术品投资公司,他们需要联系这些名家,但是未必能联系上,即便联系上也未必能拿到比较合适的价格,那么就需要她作为中间人,毕竟她属于可以跟画家谈知心话的角色,可以直接谈价。她收入很不错。为什么?标的额大,佣金比例再低,也是大额。这玩意很怪,你看我在深圳买房吧,她也要跟着买,为什么她不怕我坑她?因为房子是看得见,摸得着,大家公认的价值体系,她也有自己的逻辑判断,并且她自己在深圳、北京都有房产,肯定是足够富有,凭我这么势利的人,她没钱我都不会带她出来玩,否则谁帮我买单。而她让我投资艺术品呢?凭我们的关系,我也要思考一下,妈的,不会套我吧?当时,有个画家刚出名,叫方向。一幅画很便宜。她极力推荐让我收藏,让我出100万,能买很多,我问她收藏的逻辑是什么?她说,画的好,有潜力。我觉得这个太虚了,让我拿100万买几张纸?万一赔了呢?我卖给谁?我若是卖不出去,在我手里就是纸。现在?涨上天了。我信任她,但是我还是有疑惑,毕竟是陌生的领域,还有就是怕她套路我,例如配合画家出货,让我当接盘侠,我知道她是自己人,但是还是有那么一丝顾虑。为什么房产投资这个领域最好忽悠人?看得见,摸得着呀。我关注了不少房产大V,他们怎么嘲笑股民:房子再怎么不值钱,至少有一堆砖头在手里,你们的股票跌没了呢?啥都没了。那么,房产增值快还是股票增值快?从理性上讲,股票比房产有潜力,前提是你能把股票跟房产一样做长线,但是这个是有难度的,毕竟80%的股民都是短线玩法。若是定性足够好,修行足够棒,那么投资股票是对的。若是啥都不懂,那么肯定是房产收益更高,毕竟本身自带三倍杠杆,哪怕5%的年化收益率也变成了15%。我们俩到达大芬油画村。我一看,妈的,名字起的真对,果然是个村。没有半点艺术气息。从业者也多是农民工的模样……逛了几条街,偶尔遇到正在做画的,这类叫画工,不要理解为了画家,这些人可能就是普通的农民工,他们不是画画,而是填色,就是原始图案都已经打印好了,只需要进行配色即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娃娃也能做。一幅幅世界名作就出来了。很多上面直接标着:50元。她问,失望不?我说,意料之中。若是来旅游,买几幅画回去送人还是不错的,毕竟便宜嘛,而且还可以打个概念,这可是手工画的,不是复制品。她说,但是这里的装裱是世界级的。我说,领教过,我做的画先是在山东装裱的,找了代表山东装裱水平最牛的一家店,在青岛,但是离我心目中的水平差距太大,又拆了,后来发来深圳,就在这里装裱的,但是至于是哪一家,我不知道,因为不是我来装的,水平的确高,非常的漂亮。有家店,是收门票的,20元。这个有意思。对联写的很好,我问对联卖不?把小姑娘逗乐了,不卖。但是,门上贴的“福”是可以卖的,20元/张,是复印版,作成了礼品装,一提5张,叫五福,我觉得不错,要了一提,送了我们一张门票,允许我们进去溜达溜达。算是私人美术馆。把一套老破旧的客家宅院修葺成了一家很有味道的私人美术馆,花了六年的时间,里面有无数的宝贝……我不知道该定义他是画家还是书法家,就是把字当画去写的人。里面有很多他的作品。有幅小品我很喜欢,“心”字,写的很有味道,我问多少钱?答,6000元。我说,要了。我是想要了送给画家的,毕竟她陪了我这么久,而且她也觉得写的不错,贵点贵点吧,还在接受范围,理论上,按照我对书画行业的理解,现在能把一幅小品卖到6000元的书画家,还是需要足够的勇气的。听着很便宜,实际很贵了。毕竟比巴掌大一点而已。去二楼参观时,画家私下跟我讲:6000有点贵,要不要还还价?我说,我买来送你的,不能还价。她说,我不要,不要。她坚持不要,后来就没买,但是她还是蛮感动的,哇,董老师竟然有这个心,一个从来不舍得给女人花钱的男人……继续逛。无意发现了一家很有意思的店,这家店是做摄影作品的。画家说,这不就是你想做的事嘛。我说,是的。这家店的模式是什么?把摄影作品制作成了艺术品,可以是油画模式,可以是照片模式,可大可小,非常漂亮,不以作品内容定价,按平方定价。我挑了六幅有意思的,买了。三幅发到山东。三幅送给画家。她收下。这玩意很便宜,几百块钱一幅。她问,感觉如何?我说,做工不错,清晰度很高,但是缺少了一点艺术性,若是每一幅都采取限量,并且有摄影家的签名,有印章,那么整个游戏就有意思了,就真的成了艺术品,现在还是需要定义成装饰画。她问,你还想做吗?我说,之前,我有很多很多想做的业务,包括艺术品投资,但是现在我想做减法,在大城市有一点不好,就是每天都受到冲击,各行各业都有机会,我们总是这山看着那山高,什么都想做,他们经常开玩笑的说,在深圳大街上随意摸出来一个就是千万富翁,不说别的,一套房子怎么不要千万。这种冲击反而使我冷静下来了。一定要减。减到极致……所以,什么都不能多想,只安心写文章,这就对了,别的,都是错的。牛哥一直在跟我探讨一个话题,就是做什么业务可以快速的做成一家上市公司,他已经把人生目标调整为了十年内做出一家上市公司,让周围的兄弟姐妹都成为亿万身家,也算是自己的社会责任感。牛哥认为钱不是赚出来的,你再能赚,一年100万上天了。但是上市公司呢?要成就一大批亿万富翁。他希望我能列举几个比较不错的点,例如宠物市场,艺术品市场,我建议艺术品切入就是以银行的模式,两点:第一、解决保真问题,就是从源头解决。第二、解决回收问题,那么就实现了艺术品的投资属性。为什么房价一直在涨?因为,热钱没处去,你现在想,除了存款,你还能想出什么比较保险的理财方式?就是没有,大家都在找,没办法,找来找去,只能进入地产。昨天我还遇到一个读者,他和媳妇名下已经11套房子了,但是只能继续买,因为资金没处去,闭着眼买的房子呢?又都升值了。所以,什么才是房价的天敌?外汇。一旦资金可以自由外流?瞬间,一泻千里。但是,我又提到了一点,就是无论宠物市场还是艺术品市场,都是挑人的,就是需要对这个行业足够了解、热爱,外行是很难进入这个市场的。有一类公司未必能上市,但是肯定能赚钱,就是做小额的投资公司,是真正的去投资创业者,不是拿自己的钱去投资。我跟牛哥讲,砖家过去不是主要做会计业务嘛,现在逐步把主业转移到投资上了,一方面吸引资金到自己的创投基金,一方面不断地投资出去,其实这个很容易理解,我们当年要是投资砖家10万元,现在不回来100万了?牛哥说,这是我给砖家的建议。砖家为什么也嗅到了这一点?就是热钱太多了,大家的钱没处去,投个十万八万的到你的基金,就当赌博了,而且还跟着学到很多东西,毕竟这些钱要再次投出去。回酒店。我把一套LAB的化妆品拿给画家,让她帮我快递回家,这是前几天我过生日她送给我的,所以我委托她帮我快递是最合适的。先打开检查了一下,把卡片拿了出来。她画了一只猪。还写了一句话:时光可能会辜负你,但是我不会。我心想,若是快递让我媳妇收到了,那完了,最近媳妇正在火头上,前些日子发生了一件更奇葩的事,我在深圳认识了一个姑娘,姓李,咱用代号L来标记,她是做什么的呢?非常奇葩的行业。做电动玩具测评的,号经常被封,但是粉丝无数,专门做进口款的,还送了我一个,说是比女人还女人,能让人上天。我也没在意。让我媳妇拆到了……媳妇肯定以为是我自己买的,心想,我难道还不如个玩具?我去跟媳妇解释了两次,媳妇就一个字:滚。L女孩很瘦,小腿很细,给人的感觉仿佛一用力就能掰断,湖南姑娘,做电台主持出身,后来只身到深圳闯荡。我们俩怎么认识的呢?她非喊我打球。我一看她头像很漂亮,就不愿意见她,不见,至少她还会继续关注我,若是见了,就失去了一个美女读者。所以,我要选择不见。但是,她逼的很急,天天喊,顿顿喊,每顿饭都问我在哪吃,要不要一起?后来,实在躲不过,见了一面。她跟一个帅哥一起。很漂亮,但是不是传统的漂亮,是有点3D脸的感觉,亚洲人的脸是平面的,3D的脸就是那种东南亚的感觉,很耐看。我问她是做什么的?她说,写公众号的。然后很不好意思的捂着嘴笑了,旁边的帅哥说:写小黄文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谁就是她。最早是跟着马佳佳、魏道道一起混的。她卖的东西特别贵,动辄几千,几万,而且回头率很高,很多女人换玩具有换男朋友的感觉,一看写的体验不错,马上买,要么买了送给闺蜜当生日礼物。私下里,我问她:你做这个,会不会让亲戚朋友误解?她说,我还好,家人比较开明。我说,若是在北方,你这就是潘金莲。她说,可能吧,在大城市大家对这个还是比较认可的,因为女性越独立,越是全方位的独立,不愿意生活中多一个男人,性意识解放伴随的都是生育率的降低。我说,整体是压抑的。她说,一方面鼓励生育,一方面禁止谈性,就是只能生产,不能愉悦。我问,那男生是你情人?她问,你咋知道的?我说,一看就是已婚人士,这方面我有直觉。她说,是的,我们认识很偶然,他是我的租客,一来二去就熟悉了,当时他已经结婚了,也没办法,只能这么相处着。我问,你有几套房子?她说,四套。我问,都在深圳?她说,珠海有一套。我问,都在出租?她说,是的,我住公寓,租的。我说,成功人士。她说,没有。我的直觉是她背后有男人……每一个稍微成功点的女生,都有独特的魅力,这种魅力会激发征服欲,这种征服比单纯的征服美色要有成就感。约球。小胳膊小腿,我发现她还挺强势,喜欢杀球,动不动跑后场,看来之前遇到的男搭档都很弱。对方也是混双,男强,应该接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25岁左右,女弱,女的长的很好看,一看就像富二代,开了一辆绿色MACAN,但是打球动作笨拙。男的杀球特别快,属于上手球比较出色的。上去我们就很被动。我跟L讲:所有的球,都打女生,就是放网,放高了也不要紧,让她扑……男生再牛B,我们不给你球,你还能牛B到哪?我拿到球以后,也打网前。只打她一个人。这种组合,生活中一定是女强男弱,就是女生的生活背景很出色,男生是服务角色,就是陪她玩的,但是长期这么组合也有一点好处,就是女生处理网前球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单纯的处理网前球,L是吃亏的。但是吃亏也要这么处理,否则肯定输,我建议L使劲往前站,给对方女生压迫感,逼迫对方只能打中后场,然后我这边要么杀要么吊。三局,全赢。下场后,我又一次鼓吹了我的理论:业余选手很少有研究战略、战术的,都是盲打,一旦谁研究一下战略,肯定赢。战略是用来干什么的?以弱胜强,以少胜多。若是有绝对的实力碾压,哪需要什么战略战术,泰森打我,一拳就直接毕业了。L特别开心。请我吃饭。她突然问我:你觉得我要不要生个孩子?我问,你爱他吗?她说,不是你见的那个男生。我说,我知道。她问,你怎么知道?我说,从坐姿,他是朝你坐的,你是朝外坐的,说明他在意你,你不怎么在意他。她说,差不多。我问,你为这个男生花过钱吗?她说,免过一段时间的房租,这个算不?别的没有。我问,你爱的那个人,你深爱吗?她说,过去,我看那些殉情的人,我觉得理解不了,爱情再重要也不能拿命玩,但是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我觉得若是他走了,我的人生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我现在特别怕他没了,毕竟他年龄大了。我问,你爱他有多深?她说,他身上全是优点吧,我一来深圳就认识他了。我问,他给你买的房子?她说,只有一套,龙华那边的,别的都是我自己买的,要么是他帮助了一点,他不怎么爱我,哪怕为我花钱也是觉得愧疚,但是他却是我的全部。我问,他们知道彼此的存在吗?她说,之前不知道,有次被你见的那个抓了现行,后来报警才解决的,年轻的这个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是后来也还是接受了,年龄大的那个他本身就不怎么爱我,觉得无所谓。我说,我觉得他是爱你的,至少愿意为你花钱。她问,你能给我个建议不?要不要帮他生个孩子?他现在有两个,都是闺女,我想给他生个儿子。我说,我的建议还是回归正常人的生活,就是找个同龄人结婚。她说,我试过,白搭,因为我总喜欢比较,他在我眼里全是优点,儒雅、博学、自律、顾家,我遇到一个男生就喜欢跟他比较,一比较就觉得太LOW了。我说,关键是生孩子是个系统的工程。她说,知道。我说,我觉得还是要慎重,他本人也未必同意。她说,他不同意。我问,你一个月单纯的房租收入有多少?她说,2万左右。我说,那养个孩子也没啥问题,毕竟这个收入是持续不断的。她说,这方面我不需要担心,事业我也做的不错。我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他们很少在一起,每次都是见个面就分开了,她认识他的时候就是粉丝见偶像,所以她一次次神圣对方和自己的爱情,越来越难以自拔了,除非有了新的偶像,新的恋情……否则?没人能拯救得了她。当然,也未必是拯救,她本身很沉湎,很享受。深圳最大的好处就是包容八卦,你有多么畸形的恋情大家也是包容的,也不多问,像我这么八卦的一看就是小地方来的,有窥探隐私的快感。她问,你享受这种被人包围的感觉吗?我说,过去很享受,现在不。这种感觉是很微妙的,例如我一到一座城市,总有N多人环绕着,什么都给安排的妥妥的,从机票到吃住,每天都有一群人陪着玩,以我为中心,每天都跟选妃一样去选谁陪着自己逛街,选中谁谁还需要刻意打扮一番。很容易迷失自己。这也是我后来回农村的缘故。想让自己冷静冷静。这是我十三四年前的生活常态,你想想,我这么丑的人,从小到大从来没被女孩喜欢过,瞬间拥有了一群女粉,那生活该是多么的变态。不管什么东西,都是过犹不及。现在,谁陪在我身边我都内疚,考虑对方的时间、开支,会不会耽误人家的工作,所以不是特别闲的人,我是不愿意让对方找我的,包括维维经常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都是拒绝的。何必跑这么远陪我吃顿饭?你安心在家带孩子吧,我自己解决。L这种呢?她需要我,心理上,精神上,事业上,都需要,那么她陪伴我就有意义,也喜欢哄我开心,我也愿意跟她交流,能学到很多东西,例如她提到了两点我觉得特别好:第一、只服务有钱人。第二、只专注小领域。你看,我也想服务有钱人,但是我总想跨行业服务,例如搞艺术品,搞骑行,都是一些看起来我很擅长,但是不够专业的领域。我在这些领域很难称王,为什么?精力用不上。我问,你拿到深圳户口时,兴奋吗?她说,很兴奋,以后门槛必然越来越高,有一线户口就是住在罗马城的人,有两个场面一直都是让我觉得很兴奋的,一是排了很久的队拿到了美国签证,二是拿到了深圳户口。我们国家越来越强大,但是只有去办理美国签证时才感受到我们的卑微,被拒了就号啕大哭,被过了就欢腾跳跃。我说,感受过。她说,未来,到一线城市的难度,比移民发达国家还难。我说,现在就是。这个是,是指生存难度,未来一线城市的教育资源一定会逐步民办化,就是说入学名额本身不再是核心竞争力,真正的竞争力是父母的钱包厚度,你能拿多少钱送孩子参加各类培训,是100万还是500万,还是什么都不参加?这种竞争更残酷,更变态。(前几天有人科普过,在北京读六年中学,光参加补习班的费用就要过百万)包括我在深圳这些日子,我深刻明白一点,房产的各类限购并不限有钱人,只要你真有钱,一线城市有的是房子可以卖给你,学校也是如此。前提是,你想,你有。除了L,还见了一个女生,乔帮主,翡翠行业的人很多人认识她,做高端翡翠的,多高端呢?她的全部家当就在行李箱里,只做一些很贵很贵的翡翠,她自己不卖,只供货,例如牛哥那边也是她供货的,她供货是提供图片+价格,例如牛哥卖了一块翡翠,售价40万,这类一般都是面谈,然后乔帮主接着飞济南,客户来了以后,乔帮主把货拿给对方,同时把行李箱打开,看吧,这都是我们这边的高端货,对方以为乔帮主是牛哥那边的业务代表,觉得牛哥这边真有实力,光这么一行李箱就是上千万的货……成交后,牛哥按照乔帮主给的报价跟她结算,卖高的差价是自己的利润。她就这么飞来飞去。为什么这些卖家不自己备货呢?备不起,也不专业。我调侃她:我拜你为师吧。她说,可别了,我都崇拜你十多年了。我说,可不能这么讽刺我。她说,我从青年时期就开始读你文章。优秀的人总是会捧别人,把别人捧的心里痒痒,她经常读我文章这倒是真事,包括她认识牛哥也是通过我而产生合作的,她经常读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句子然后发给我,再单独探讨,例如我写过博物馆之行,她就去践行了,提高自己对玉石的审美……想想这几天见的人,谈的事,想来想去,还是高端生意好做,大家意识不到这个点吗?都能意识到。但是,为什么就是做不了呢?我觉得,最难的点,其实在于共鸣,就是要懂有钱人,若是我们自己本身不是有钱人,很难做得了他们的生意。例如L,她背后有个有钱人的男朋友,这就是她的教科书。那乔帮主呢?她是卖法拉利出身的,整天跟这些高端客户打交道,已经熟悉了他们的属性,包括谈判方式,做事风格,她出差要做头等舱,例如到深圳要住京基喜来登,你总不能让客户到汉庭看翡翠吧?所以,归根结底,要先成为有钱人,有钱人更在意的是感觉,不是那么在意价格,最后一晚,我请原房主吃饭,她在福田有9套房,现在住东莞,因为孩子在那边私立学校读书,去了一家很有味道的餐厅,这家餐厅要收服务费的,菜品也是相对比较贵的,客人不少,但是一点都不闹,很安静,很有秩序。原来,热闹的餐厅还可以这样安静。我很意外。服务得特别好,不是海底捞那种贴身服务,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专业式服务,我突然觉得收服务费这个模式真好。那么有九套房的人,是不是飞扬跋扈?不。更内敛,开了一辆丰田卡罗拉。要在我们县城,这个身价还了得?怎么不要横着走路?我问她看好深圳的潜力吗?她说,看好,因为深圳未来是面向全球的经济中心。所以她的投资布局有两类,一类是市区周围的小工厂,深圳的工厂再小也不要小瞧,也许是上市公司的配套公司,很小的工厂出货量很大。一类是高端写字楼。为什么要投资高端写字楼呢?她的观点是,越是高端的写字楼,空置率越低,而普通写字楼的空置率就会很高,写字楼收租要比住宅收租简单,因为面对的是企业,不是个人,个人房租是受工资制约的。看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投资观点。吃过饭,我们一起去爬莲花山,仔细看她的步伐,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年龄,我就想与她保持适当的距离,我怕别人会误解,以为我是小白脸,记得我们初次见面砍价时,几个小兄弟调侃我,意思是让我献身一次,肯定能砍下20万。男人,就这么坏。再老,也不放过!………………………………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